会做梦会失眠?在太空睡觉究竟是种什么感觉?

睡眠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而国际空间站中的宇航员处于完全失重的状态,那么他们是如何睡觉的呢?

为了防止在睡眠中飘浮并被撞醒,在睡觉时宇航员通常会使用睡袋,再把睡袋固定到空间站内的舱壁上。由于在失重状态下,睡着的人两臂会自己摆动,为了避免无意中碰到开关,航天员在睡觉时必须把双手束在胸前或放入睡袋中。日本宇航员若田光一(Koichi Wakata)在空间站曾经工作了4个半月,他说晚上把自己固定住是关键,否则就有可能碰到计算机和设备开关,导致其意外打开。

图示:2009年5月7日,日本宇航员若田光一在国际空间站的Kibo实验室睡袋中睡觉。

在太空中睡觉的感觉如何?

这个因人而异。据在空间站工作一周的加拿大宇航员朱莉·帕耶特(Julie Payette)说,实际上在太空中睡觉是相当舒适的,因为你可以在没有重力不断牵引的情况下睡觉。她表示,“我们在太空中睡得很好。我们每个人都有个睡袋,但睡袋漂浮在舱室中,所以你要做的就是把它固定在某个地方。”

而玛莎·艾文斯(Marsha Ivins)曾在太空中度过了42个夜晚,她的同事丹尼尔·巴里(Dan Barry)则在空间站度过了30个晚上。两人在谈到睡觉问题时都认为在太空中睡觉很棒。

图示:1999年5月,宇航员丹尼尔·巴里(Dan Barry)在国际空间站外执行太空行走任务。巴里喜欢在地球上蜷成一团睡觉,在国际空间站他用尼龙搭扣把膝盖固定在胸前。

前宇航员斯多里·马斯格雷夫(Story Musgrave)说,“宇航员在太空睡觉时,身体位置会受到一些影响。而四肢会在伸展和弯曲之间找到一种舒适的平衡。”

首先,在太空中睡觉不必担心身体会压住胳膊。宇航员们说,睡觉时身体没有压力感觉有点奇怪,有点像四肢放松地漂浮在游泳池里。

而在太空中生活了一年之久的斯科特·凯利(Scott Kelly)则认为,“在太空中睡觉比在床上睡更难。因为这里的睡姿永远都是一样的。你永远不会像在地球上躺在床上那样得到完全的放松。”

太空中睡觉的挑战

在太空中,宇航员的身体会同时被拉向各个方向,很难在睡眠中保持卷曲的姿势。因此,对于喜欢把膝盖抵在胸前,蜷在床上睡觉的人来说就是一个挑战。比如艾文斯和巴里在睡觉时都用尼龙搭扣把膝盖固定起来。

图示:1983年9月,指挥官理查德·特鲁利(Richard Truly)和任务专家吉安·布鲁福德(Guion Bluford)在执行任务期间打盹。

枕头也是一样。在太空中,艾文斯会把枕头绑在她的头上,否则枕头就会飘走,然后就会昏昏沉沉地醒来。

“你需要把后脑勺放在枕头上,”艾文斯说,“然后用魔术贴把后脑勺固定在枕头上。”

在他们离开地球的头几个晚上,巴里和艾文斯说他们感到有点尴尬。巴里描述说,他的手臂松开,浮在脸上,把自己拍醒了。但好在几天之后,巴里和艾文斯就掌握了睡眠的技巧,只要钻进睡袋闭上眼睛就可以入睡。

巴里说,任务结束时,他几乎可以在任何地方睡着。

“我可以漂浮在那里,”他说。“这是完全放松的睡眠。我喜欢在太空睡觉。”

此外,由于空间站上每隔90分钟就会迎来一次新的黎明。要知道太空中的“白天”并不是一切慢慢亮起来。前一分钟还是漆黑一片,下一分钟就像有人打开了明亮的大灯。宇航员们需要戴上遮光眼罩来阻挡光线。而国际空间站中24小时嗡嗡作响的设备,需要宇航员睡觉时带上耳塞。有些宇航员会有漂浮感或晕动病,而空间站的温度也会让人难以入睡。

身下没有床,导致宇航员会从自由漂浮的睡眠中醒来,感觉像迷失了方向,甚至会有种失去了肢体的感觉。根据IFLScience的研究,如果把自己紧紧地绑在睡袋里,这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

据《柳叶刀》神经学杂志报道,有了这些干扰睡眠的因素,宇航员失眠也是一个普遍问题。

虽然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要求宇航员在工作日结束后要睡足8个小时,但许多人熬夜看星星,或者夜里醒来后无法再入睡。事实上,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报告说许多宇航员会服用安眠药。

据报道,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甚至研制了一种能产生褪黑激素的灯泡,但宇航员每晚的平均睡眠时间仍比在地球上少30至60分钟。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