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漫天飞絮该有个时间表

每年一到春天,不少北方城市市民就开始头疼漫天飞絮,特别是对飞絮有过敏反应者。这些飞絮来自杨树和柳树的雌株,白色绒毛携带着种子随风走天涯,原本只是普通的树木生殖繁衍过程。但是,这样的繁衍是有季节性和周期性的,当一座城市内的杨柳树雌株同时播撒种子时,带来的影响可想而知。

要知道,被飞絮困扰的不只是过敏人群,还有消防员,因为这些飞絮富含油脂,非常易燃,10平方米的飞絮,能在2秒内烧完。在2017年,北京市曾出现一天因飞絮引发的火灾301起,这座城市的建成区域内,有200万株杨柳树雌株,平均每11位市民就能“分到”1株。

造成北方城市漫天飞絮的原因,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绿化时,考虑到综合成本、土壤条件、生长速度、成活率以及绿化效果等诸多因素,城市绿化多采用“北方杨家将、南方沙家浜”模式,即北方城市多用杨树柳树,南方城市多用杉树。彼时,华北很多城市都受到沙尘威胁,迫切需要大量植树绿化阻挡沙尘,小树苗若是长得太慢,短期内派不上用场,正因如此,在杨柳树引入时,前期生长速度较快的雌株受到青睐,被大量种植。这批杨柳树一起成年了,到了自然繁衍的年纪,之后发生的事情就可想而知了。当然,小树苗如果不通过DNA图谱检测的,一般人是雌雄难辨的,这也是雌株后来被大量种植的原因之一。

也就是说,尽管今天飞絮漫天,也不能完全否认,这一批成本低、长势好的杨柳树,在北方城市绿化过程中发挥的作用,特别是在对抗沙尘天气中。气象数据显示,北京地区春季平均沙尘天,上世纪50年代为26天,到90年代后下降到不足5天。

不过,功劳归功劳,问题归问题。飞絮给公众健康和公共安全带来的威胁,同样不能被忽视。治理飞絮的办法有很多,移走杨柳树雌株换用其它树种,或者通过“变性手术”砍去雌株树冠后嫁接雄性枝条,还可以使用各种药剂抑制飞絮。但是,每一种方法都有一定的困难,这样的困难不仅仅是治理过程中的资金和人力问题,而有如何精细化治理的问题,毕竟,树要一棵一棵地去解决。

治理飞絮的困难,公众其实可以理解。但是,面对年复一年的漫天飞絮,有关方面应当拿出一个时间表来,告诉公众,到底计划采取何种方式,用多久时间一步一步解决好这个问题,以解舆论质疑。很多事情,公众的期待,并不是“明天就能改好”,也知道改好需要时间,而是要有个可持续改善的计划公之于众,时间具体,操作方式可行。

漫天飞絮是个“小东西”,但背后其实是个复杂的“大问题”,在城市发展过程中,其实还有许多类似杨柳树雌株一样的事物,在经济、社会和技术水平发展程度有限的年代, 其“经济实惠见效快”发挥了很大作用。而今,其原有功能逐步被替代,缺陷之处暴露后,这些事物如何有序转型退场,新事物如何有效替代,值得有关方面思考。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