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京:2019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

本报记者 韦 曦 周 洋

“今年是中国科幻电影的元年。”28日在电影《流浪地球》见面会上,吴京如此表示。提到中国科幻电影,总会被贴上“五毛特效”等标签。当《流浪地球》与其他9部新片定档大年初一上映时,中国科幻迷和观众的期待与担忧随之而来:真正的中国科幻电影会由此开始吗?

该片根据刘慈欣同名小说改编,讲述的是几十年后人类拯救地球的故事。吴京在片中饰演在拯救计划中起关键作用的宇航员刘培强,因忙于工作与儿子关系疏远。28日下午,《环球时报》记者专访了吴京(如图)。他之所以被关注,不仅是因《战狼2》56.8亿的票房纪录至今仍未被超越,也是因零片酬参演《流浪地球》的佳话。吴京自己也开玩笑说,导演郭帆“空手”套了“战狼”。

“在郭帆身上看到当年的我”

环球时报:郭帆曾提到“没有吴京就不会有《流浪地球》”,当时你为何零片酬出演并“带资进组”?

吴京:首先我要澄清,电影没了谁都行,没了导演不行。千万不能说没了我就没了这个故事。郭帆导演先找到我,希望我能去客串。当他前期跟我介绍整个故事包括各种物理数据时,说实话我一点儿都没听进去。不过,我反而从他身上看到2011年拍《战狼1》的那个我——四处跟别人介绍我电影中的直升机应该怎么开,我的坦克、埋伏、爆炸、狙击手是什么样,(电影)情感是什么样……那时的我和郭帆很像,都打了鸡血又濒临崩溃。当初我拍一部戏时,刘志伟导演说“我帮你,因为你对电影有追求”,所以我就跟郭帆说,“我可以帮你,但我就一个条件——你成功后要去帮助另一个‘吴京’‘郭帆’,去帮助新类型影片的那群年轻人”。进了组后资金有点紧张,我就说“没关系,我不要钱”,就是没想到客串竟然拍了31天,快赶上男主角的戏份了(笑)。后来没钱了,我就跟郭帆说,咱们是拴在一条线上的蚂蚱。我付出心血在电影里面,不愿留有遗憾,所以我就投资了。现在我们老开玩笑,郭帆空手套战狼(笑)。郭帆说“京哥,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有他这句话就够了。

环球时报:郭帆并没有太多代表作,为何对他如此有信心?

吴京:代表作只不过代表在某一个领域成功而已。我以前也没有代表作,当时怎么能知道《战狼》能成功?一个人的内在气质和能力有时与外在表现并不一致,只要能看到他的真诚就可以了。郭帆导演的真诚打动了我。

“给中国孩子种下科幻种子”

环球时报:平时会看科幻电影吗?

吴京:我对科幻这种题材并不太了解,不是铁粉。但我特别想通过这次拍摄了解科幻的概念,以及科幻与电影的结合——对这些我一直在思考、探索。其实我太太是科幻迷、是大刘(刘慈欣)老师的粉。她人生第一笔稿费是中学时写的一个科幻短篇。

环球时报:中国观众对国产科幻片的要求比对好莱坞更高?

吴京:是的。中国科幻迷期待了那么多年,所有世界级(科幻)影片他们应该都看了,欣赏水平是世界级的。但他们还是宽容地在等待中国科幻电影,我觉得特别可爱。

河南大旱是1942年吧。如果那时候谈科幻,不会觉得你是神经病吗?现在,中国在月球背面着陆,是全人类都没干过的事情,这种科学进步和发展给我们奠定了一个坚实基础。以前电影中总说“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的沧桑苦难”,现在很多中国电影则看向未来。也希望《流浪地球》能给孩子们心中种下科幻的种子,尤其是中国的孩子。

环球时报:刘培强这个角色在小说中没有太多笔墨。电影中如何把握?

吴京:电影中导演给我安排了一个儿子,跟我现实中差不多。我也因经常拍戏跟儿子吴所谓有点疏远,我很内疚。希望能让我的孩子觉得爸爸是个英雄,给他心中留下好的向往。我这次在电影中也是个英雄:开着宇宙飞船,在木星和地球之间,就像驾着七彩祥云。

环球时报:说到超级英雄,更多人会想到好莱坞。在你看来,外国人会接受《流浪地球》以及里面的中国英雄吗?

吴京:我觉得如果我们是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话,为什么不能接受呢?难道连这点胸怀都没有吗?

“《战狼3》不会被票房限制”

环球时报:《战狼2》票房目前是中国电影顶峰。希望《流浪地球》超过这个纪录吗?

吴京:其实《流浪地球》已经赢了。你想,中国电影有人拍过这样的东西吗?没有,就没有可比性。我说它一百分也好,零分也好,都可以,随着观众的喜好去评吧,但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应该给予奖励。因为它会给后面的人和中国科幻电影留下很多经验。这部片子7000人的工作量,起码培养了7000人对于科幻电影的基础知识,这种贡献是巨大的。

环球时报:透露下《战狼3》的进展?

吴京:这是个秘密。我不会想着超越《战狼2》的票房,给自己限制个数。那绝对是给自己挖坑,多傻。

环球时报:以硬汉形象出名后,以后是否考虑转型?

吴京:硬汉有很多表现方式,不见得非得开枪杀人才是硬汉。你觉得刘培强是个硬汉吗?如果是的话,那我就继续。▲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