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小镇质疑富士康百亿美元建厂不透明:突然就来了

12月16日消息,据The Verge报道,从某种程度上说,富士康前往威斯康星州的建厂之旅多是在国家层面上演的,特朗普总统和威斯康星州前州长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大力宣传这一交易,而批评者则抨击它是”企业福利过度“的典型例证。但围绕富士康的争斗也发生在威斯康星州小城——芒特普莱森特(Mount Pleasant)。

芒特普莱森特有2.6万人口,富士康计划在这里建厂。在那里,政客为了讨好这家科技巨头动用了大量预算,并因达成一项将对社会产生巨大影响的秘密协议而受到监管机构的抨击。与此同时,富士康的支持者和批评者住在相同的社区,他们在“村董会”(Village Board Meeting)和Facebook上争论不休。

在知名播客节目《Reply All》中,记者Sruthi Pinnamaneni讲述了芒特普莱森特获得富士康100亿美元投资承诺后发生的事情,以及由此引发的喧嚣。摘要如下:

问:你能介绍下关于芒特普莱森特的情况吗?这是个什么样的城市?

Sruthi Pinnamaneni:这是个令人惊讶的地方,这从我第一次开始和那里的人交谈就可以看出来。我曾想象过这个地方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并认为它可能是个后工业时代、有点荒凉的小城。然而,当我到达那里时,一切都与我的想象不同。这里非常漂亮,它是拉辛县向外蔓延形成的庞大郊区。巨大的村庄没有“心脏”(即核心区域),它就像一系列被高速公路、大片卷心菜地和购物中心分隔开的飞地社区。在这里,你能看到在国家层面上看到的所有其他群体和人物缩影。比如,当地活动家凯丽·加拉赫(Kelly Gallaher)是当地进步民主党的代表,而“村长”戴夫·德格鲁特(Dave DeGroot)则是“茶党(政治观点倾向于共和党的草根政治家)”的典型。

问:很多有关富士康美国建厂的报道都集中在国家和州一级,包括特朗普和沃克。而在芒特普莱森特这个小城,也有类似的补贴协议和冲突。德格鲁特可以说是支持富士康建厂的本土领军人物,你认为这笔交易对他有什么吸引力?

Sruthi Pinnamaneni:我觉得可用“以信仰为基础的经济学”这个词,来描述德格鲁特这样的人。他们认为,他们居住的地方是伟大的,你要相信它会取得成功。就在去年富士康交易传闻出现的前几周,德格鲁特成为了村长,所以他是个政治新手,然而他需要面对的却是对这个地区乃至整个州来说最大的事情。在与人们讨论富士康交易的财务影响时,不仅是在村庄层面,还有州级层面,人们都有同样的反应,即“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他们感到迷惑,想知道这是否正确。

问:你提到,即使对威斯康星州来说,这也是一项规模前所未有的交易,对芒特普莱森特这样的小城来说更是如此。在审查这个交易的过程中,确定它的潜在影响以及如何批准它的基本程序,这给地方政府带来了怎样的压力?

Sruthi Pinnamaneni:我认为,他们面临的压力是难以想象的,这也是真正吸引我去亲自看看的原因。我原以为这个项目会像其他许多国家那样陷入停滞,但今年7月协议宣布的那一刻起,不到6个月的时间,它就取得了重大进展。威斯康星州与富士康签署了协议,并帮助迁走当地人,我听着村董会的会议记录,以前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事情。我在电台工作,总是听各种录音,这绝对是不同寻常的,因为这些人试图在一个没有人承认这事正在发生的时候谈论它。所以,我认为他们可能无法处理好这么大一笔交易。

问:交易是否透明?人们是什么时候意识到富士康到来的?

Sruthi Pinnamaneni:谣言始于去年夏天。如果你关注凯丽的Facebook群组,你会发现第一个关于富士康即将到来的传言是在7月份出现的,也就是特朗普总统与保罗·瑞安(Paul Ryan)、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和郭台铭在白宫发表重大声明的时候。那件事一发生,村子里所有关注这件事的人立刻明白过来。他们说:“哦,他们刚刚在威斯康星州宣布了一项大交易,这里的每个人都从传闻和当地政府传出的小道消息中知道,有个庞然大物要来我们这里了,所以一定就是富士康。”

问:没有公开的公告吗?

Sruthi Pinnamaneni:没有,这是最疯狂的部分,对吧?特朗普总统7月份发表的声明,而村董会直到12月才正式提及“富士康”这个词,所以差不多过去了6个月。当他们确认富士康会来的时候,大部分的交易已经完成了。他们已经知道,这片15.5平方公里的土地将被划拨给富士康,他们也知道补贴方案的大致规模。但我想,在他们签署最终协议前,他们可能还谈判了两个月时间。所以,直到特朗普宣布协议将近8个月后,芒特普莱森特人才知道他承诺了什么,以及要划拨出多少土地。

问:当地人如何反应?

Sruthi Pinnamaneni:人们的反应有很大不同。最难过的是凯丽这类人,他们说:“这不是做事的方式,我们应该一起努力找出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而且,在他们看来,芒特普莱森特似乎并没有代表自己做过这么大规模的谈判,也没有获得足够多的好处。交易条款规定,芒特普莱森特需要收购一大块土地,它需要用借来的钱买地,然后将其交给富士康,凯丽和其他人对此都感到非常奇怪。所以,有些事情,他们认为听起来很不公平。然而,对于许多目睹旧制造业消亡的人来说,科技给人的感觉是闪亮而永恒的。所以对他们来说,富士康即将到来的想法显然是非常令人兴奋的。

问:德格鲁特对此持乐观态度,而凯丽却感到怀疑,凯丽还担心审批过程的透明度?

Sruthi Pinnamaneni:在富士康交易达成之前,凯丽称自己大约5年前开始涉足政治。当时,村董会试图撇开公众意见。此前,人们可以前往村董会,用3分钟阐述自己的想法。但凯丽从来没这么做过,甚至从未参加过那些会议,但她的朋友告诉她:“嘿,他们想把这种权利拿走,我们觉得这是我们地方民主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凯丽开始为之奋斗,他们必须坚持传统,然后她就开始参加会议。我认为确保透明度是她参与其中的重要原因。

问:富士康交易的谈判过程极其不透明,尤其是在芒特普莱森特?

Sruthi Pinnamaneni:比那更糟糕!

问:你对谈判过程有什么看法?芒特普莱森特需要掏了很多钱,还答应给富士康买地。你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吗?村里是怎么评价这个工厂的?

Sruthi Pinnamaneni:我认为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各种假设而签署的协议。当你问当地人:“这个补贴方案规模如此大,而芒特普莱森特的预算通常仅为1800万到2000万美元之间,你们却要提供7.6亿美元的补贴,同时还需要改变州级法律以允许芒特普莱森特兑现承诺,因为它被认为超出了谨慎的借贷比率。”他们的回答是,这是合理的,因为交易规模如此之大。也就是说,富士康给了他们100亿美元,这是很大一笔钱,所以很明显,他们必须以同样好的交易吸引富士康来这里。

所以我不确定他们的基本假设是否正确,但这是他们谈判的基础。县级政府签署了秘密协议,所以他们不知道其他州或其他城镇会提供什么条件,这堪称是典型的“盲人选美大赛”。每个人都在他们各州允许的范围内,盲目地给出最大限度的优惠条件。威斯康星州的沃克真的很想签下这笔交易,所以很多法律都被修改了——从金融监管法律到环境法律,目的只是为了促成这笔交易。

问:这在当地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Sruthi Pinnamaneni:我和许多住在划拨给富士康工厂土地上的人谈过,他们都被迁走了,他们支持这项交易。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他们很乐意接受这笔钱,然后为进步让路。但是他们觉得,芒特普莱森特处理这笔交易的方式非常奇怪,混乱不堪,他们承担了许多对他们来说超过极限的事情。他们向富士康承诺,他们将在几个月内从这块非常大的土地上迁走60家住户,显然这操作起来不可能太顺利。因此,我认为,出于这个原因,人们对村董会的领导可能会感到不满。

问:总体来说,批评者们对这份协议的签署感到不安,还是对市政府的执行感到不满?

Sruthi Pinnamaneni:两者兼而有之。有些人认为这笔交易对社区没有好处,事实上,他们认为这将是一场灾难。他们对芒特普莱森特处理这笔交易的方式感到非常不满,他们本应该获取更多信息,并进行更好的公关宣传。

问:你认为富士康想从芒特普莱森特得到什么?为什么他们选择威斯康辛州和这个小城,而不是其他地方?

Sruthi Pinnamaneni:我认为富士康来美国建厂是有道理的,因为我确信特朗普在施加压力。特朗普阵营的人在富士康与不同的投资者和其他人进行了会谈。我曾问及“在美国开厂需要哪些条件”,但遭到美国政府拒绝。事实上,他们发给我的声明是这样的:“跟任何人谈论任何正在进行的项目都是违反我们政策的。”

让我感到困惑的是,在与德格鲁特交谈时,我的印象是,还有许多其他城镇也在参与投标。他尤其想要击败附近的基诺沙(Kenosha),后者曾在其他不同的开发项目上击败过芒特普莱森特,所以他可能认为:“我们绝不会让基诺沙得到这个项目。”但基诺沙却自己退出了。到最后,只有芒特普莱森特在竞标。基诺沙当地政府负责人表示,富士康提出的要求在经济上是不可行的。他们说:“我们不会提供这些优惠。”因此,在争取富士康交易方面,芒特普莱森特付出了更多。

问:所以这不仅仅是各州在竞标过程中展开相互竞争,各城市之间的竞争同样激烈?

Sruthi Pinnamaneni:是的,后来,我采访过一位研究经济发展交易的历史学家,他称其为“逐底竞争”。他说情况真的越来越糟,我不明白为什么没有做出改变。这是一种非常奇怪、非常残酷的竞争方式,让各州和地方政府相互对立,而且它没有给任何纳税人带来最大好处。我不知道我们是如何进入这种模式的。

问:人们已经为工厂让路,有些建筑已经开始动工,芒特普莱森特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Sruthi Pinnamaneni:我去年10月份到过那里,并通过电话与许多人保持联系。当然,我还是《Better Mount Pleasant》杂志的热心读者,也是凯丽Facebook群组讨论的常客,《华尔街时报》对富士康和村里发生的一切都做了覆盖报道。看起来,富士康的第一期工程已经开工建设。他们建造了第一栋建筑,尽管场面和五到七年后相差甚远。第一栋楼是个仓库,他们要在那里为夏普组装电视部件。村民们想开始从富士康那里得到些财产税,因为他们需要对发行的所有市政债券支付巨额利息,这笔钱用于为富士康购买土地。我想他们将在明年组装电视机。

就地方政治而言,德格鲁特即将参加选举,而凯丽正在全力试图改变当地政府。我认为他们对州一级的变化感到非常兴奋,他们希望新州长至少能改变富士康绕过的某些环境法规。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如果富士康要在那里生产LCD屏幕,那就会产生大量的有毒污泥。因为工厂坐落在湿地上,所以人们从来没有计划过如何处理这些污泥。人们希望随着新政府的上台,事情会有所进展。

问:你认为芒特普莱森特最终会有个像富士康最初承诺的那样的巨型工厂吗?

Sruthi Pinnamaneni:我采访过的分析师表示,他认为富士康肯定会建造某些东西。不管他们建什么,对他们来说都是有经济意义的。但他觉得,这会给每个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他说:“我认为这不会是人们在提供巨额补贴计划时所想象的那种未来。”(小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