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登:管理必修“生物学思维” 打造公司生态系

【环球网科技 记者 张之颖】人力资源与人才管理正面临全新环境的变革挑战,企业雇主和员工关系也正经历变化。企业逐渐发现,面对 “人”这样的概念,尽管精进各种技术手段、测评、心理学模型等,仍无法解决管理层遇到的所有难题。

针对此一趋势,樊登读书创始人樊登在第三届北森用户生态大会上指出,人才管理的关键在于是否拥有“生物学思维”。HR应该拥有生物学思维,打造公司生态体系。

生物学思维:复杂科学中适者的力量

谈及人才管理,HR必须要了解复杂科学和生物学思维。

以1900年的巴黎博览会为界,泰勒策划了一场秒表掐算现场砸缸的表演,使工人的效率提升了3倍以上,这成为科学管理萌芽的开始,此后资本家变得越来越强势。但大多雇主把人视为生产工具,认为他们只需完成规定的动作和任务。所以到目前为止,人类依然没有破解大脑的秘密——这属于复杂系统的思维。

樊登以蚁穴为例,指出人们倾向于以局部反映整体,但事实上,我们虽可以了解甚至掌控某只蚂蚁的行为,但无法完全掌控和理解蚁群行为。因此,樊登表示,当今企业人才管理的挑战是, 人们过于希望用简单系统的方法来解决  “人” 这样复杂的体系。

赋能:好的人才都是长出的,不是培养出来的

樊登指出,企业不能机械化和还原论地看待一个人的成长,不能机械化和还原论的看待一个组织的成长。HR作为打造公司生态体系的关键角色,要学习的是生物学思维:怎么让人才在丰富的土壤之上生长,比如加入丰富的手段或考评体系。要让人才自由地生长,HR一定要学会“赋能”。

说到这里,樊登推荐了《赋能》这本书。《赋能》作者是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的司令官,驻伊拉克的特种部队司令官。他从伊拉克退役以后创建了一个管理咨询公司,让人们从过去机械化还原论的组织变为生态系统。

当年在美国人打伊拉克的时候,两三个月时间内几乎没有伤亡就把萨达姆的部队消灭了。但在进入基地组织之后,美军的伤亡陡增。美军伤亡千人抓捕到的基地组织成员,连卡扎菲在哪里都不知道。

为什么打导弹部队正规军这么容易,打游击队这么困难?原因很简单,当美国军队是一个机械体的时候,和伊拉克军队的机械体相互碾压,唯一需要比拼的就是哪个机械体的效率更高,哪个机械体的碾压效率更高、能力更强、信息传递速度更快。

但当伊拉克的军队变成卡扎菲领导的基地组织的时候,所有的战事都发生在老百姓当中,每一个人都是反美的核心。某个人明明穿着很朴素,却突然拉响了炸弹炸死了周围的人,美军无法反恐的原因是找不到核心在哪里。

封闭组织的发展一定是熵增,熵代表组织的混乱。人越多,熵增越快,管理的摩擦就越多,就会出现大量的矛盾,人员的离职、员工的不满。

上天和圣人从来不关心单个人的发展,也不偏向某个公司。如果大自然说只偏向于人类,这对于人类是毁灭性的打击。所以企业人才管理如果要学习大自然的思路,你会发现,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要有生态化的思维模式。

自组织:更大自由度,更高成长空间

樊登轻松地说道,樊登读书将成为他最好的背书。2014年,樊登开始做线下社群,2015年业务进一步延伸到APP。从2016年到2018年,樊登读书增长了116倍。在这样的增速下,樊登却表示,自己不参与公司管理,公司也鲜少招聘,通常是愿意面试就录取。现在,公司几乎都是90后,年纪最大的是1986年的CEO,屡创佳绩。

“我发现只要激发这些年轻人,无论发展渠道、销售或产品,半个月他就可以成为行业专家。做产品需要磨炼,速度稍微慢一些。但是只要他愿意生长,就可以生长起来。”樊登说。

成功的背后,樊登透露自己利用的是 “反脆弱”的思维:大自然、复杂系统是反脆弱方式,你的不稳定性带来系统的稳定性,系统越稳定,子系统就会变得越不稳定。大自然不会偏向任何一个物种,这样大自然才能蓬勃发展。

那要如何将复杂系统的概念,注入到子系统?

“未来的组织转型,所有的机械化的组织将会转型成自组织。”樊登说,所有复杂系统最重要的标志是自组织。我们的身体是一个自组织系统,如果你的呼吸、毛发、新陈代谢都需要大脑指挥就完蛋了。正因为它是自组织,身体才健康。

对于HR而言,落实到人才管理的秘诀就是,让员工拥有三个最重要的心诀:第一,你要为社会做出贡献;第二,不论别人如何看待我、评价我,重点是我是否能学习和成长;第三,持续尝试新事物。

樊登补充道,创业如果只想为自己多赚钱,一定是失败的,就算赚了钱也失败,因为你没劲,赚了钱觉得没意思,不赚钱更没有意思。所以第一个心法是要为社会做贡献,阿德勒在《自卑与超越》写道,把自己的价值和社会价值结合起来,才能解决内心的自卑问题。

“当一个员工建立这么完美的驱动力时,无论他是不是为你打工,他都在这个社会上扮演非常重要的价值和贡献。”樊登表示。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