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信棋局:技术当先 落子世界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海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信”)是以家电为主业的企业,因为海信在家电领域保持着不可撼动的行业地位。2017年,海信电视零售额和零售量占有率再次双双占据中国市场第一。至此,海信已连续14年稳居中国彩电第一。同时,2017年突破3078万的用户数,奠定了海信“聚好看”作为中国最大互联网电视云平台的江湖地位。

海信成立于1969年,作为青岛“五朵金花”之一,在过去近五十年的发展历程中,从电视机定点生产厂发展成为集多媒体、家电、IT智能系统、地产及现代服务多元化经营的集团公司。“海信的发展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来的,国家以后还会有快速的发展,我希望海信还能跟上这个步伐。”海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厚健表示。

执掌海信27年的时间里,周厚健锐意进取,带领海信进行经营业务结构性调整、走出国门建立“根据地”。今天的海信已不单是“中国的海信”,也成为了“世界的海信”。

海信多元化业务发展有什么可以分享的经验?国际业务如何布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营商环境有何变化?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周厚健。

“硬件不挣钱”站不住脚

《中国经营报》:海信从2001年到2017年,整体无论是营业额,还是国有权益都增长了很多倍,逐步由“中国的海信”变成“世界的海信”。海信在供给侧改革过程中如何催生新的增长点?

周厚健:供给侧改革很重要的一点是“你的产品要准确对应需求”,怎么能很好地对应需求呢?实际主要是两个:一个要了解需求,另一个要有能力去满足需求。海信在这个过程中主要做了三件事:第一,持续不断、一以贯之地追求技术提升;第二,始终把人才放在最前面;第三,重视机制,重视企业的治理结构。这三件事讲透了是一件事,通过机制把人的潜能发挥出来,提高企业的能力与水平。

此外,还有重要的一个因素:中国改革开放的大环境。改革开放为想做好的企业创造了非常好的条件。我当人大代表当了五届,在第一届的时候,中国的经济总量占全世界的3.5%,到第五届,中国的经济总量占全世界的15%,而且仅仅是第四届这个五年,中国的经济总量从11.4%提高到15%,提高了3.6个百分点,3.6个百分点是多少呢?大概是一个英国的经济总量。

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国内目前有非常好的环境,可以说企业只要发展路径对了,肯定会取得不错的成长。海信的发展是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步伐来发展的,这个大的背景不能忽视。中国往后还会有快速的发展,我希望海信还能跟上这个步伐。

《中国经营报》:海信不仅在家电领域做得很好,在智慧医疗、智能交通方面也做得很好。请你谈一下带领海信走跨界发展的思路和经验。

周厚健:海信原来是一个电视制造企业,后来是一个家电企业,有冰箱、空调。现在海信已不是一个家电企业,或者不仅仅是一个生产家电的企业,海信还有很多技术含量很高的业务,这是海信经历了一二十年持续的结构调整的结果。其根本就是我前面讲到的技术问题,如果没有技术的话就没法提供市场需要的产品。

海信很早就看清这个问题,所以在技术上一直追求得很迫切,很强烈,很专注,一以贯之。在结构调整的过程中,一方面我们砍掉了很多低端产业,另一方面向电子信息技术比较高的领域迈进,在制造家电的同时,也做智能交通、智慧城市、平安城市。

《中国经营报》:此前有一个关于虚实经济之间的争论。近期,阿里巴巴投资了百联和居然之家,你如何看待线上资本走向线下,电商参与到实体经济的创新和发展中来?

周厚健:此前有个说法比较流行,说硬件企业(实体企业)不能盈利,只有互联网企业才能生存。在六年以前,我们就不同意这个说法。我曾经问过我们的同事,我说软件在哪儿运行?他说云端。云端真的是块云吗?不是,云端还是设备。软件还是要在设备上运行,没有硬件,软件是没法运行的,所以“硬件不能挣钱”的说法站不住脚。

假定你是做软件的,我是做硬件的,硬件不挣钱。资本是往收益高的方向流动,当我硬件不挣钱的时候,我还投资吗?不投资了还有硬件吗?没有硬件的话,软件就没法运行,那个时候供求关系颠倒过来了,硬件就值钱了。实际上,硬件、软件都是挣钱的,仅仅是在软件缺的时候软件利润高一些,于是人们的投资就会转向软件,转向软件以后,硬件就会缺了,这个时候人们又会转投硬件。这种周期应该是一个平均利润的表现,你可以看到最近存储器的涨价,那就是硬件,因为软件多了,数据量大了,没有地方存了,于是存储器就涨价了。现在你看到中国也好,国外也好,大量地往存储器上投资,那说明挣钱啊。这种资本转向不是一种转向,是一种投资,是资本总往收益高的方向流动的一个表现。

还定位低端制造一点希望也没有

《中国经营报》:2017年,海信在海外的业务有280多亿元的收入,运营得非常好。海信走出去进行全球化布局的经验是什么?

周厚健:有的企业走出去是为了规模,我认为做企业的根本就是盈利,但盈利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当期的盈利,一个是长期的盈利、持续的盈利。既要考虑当期盈利,还要考虑持续盈利。这就需要企业的能力,所以说走出去的过程应当是一面找准定位,一面想办法在这个过程中锤炼、提高自己的能力。海信不管是选择走出去的区域,还是选择走出去的方式,抑或是选择走出去的产品,我们都把“能力”这两个字看得很重。

比如说,我们认为海信走出去最重要的区域是美国,海信去年在海外的销售额44.7亿美元中有16亿美元是在美国发生的,这个销售数据的构成很重要,我们在美国规模比较大,在欧洲比较大,日本尽管不太大但是增长很快。

为什么我们把这几个地方看得很重?因为我们认为它有利于促进能力的提高。在中国如果想成为中国名牌的话,你在农村卖得再多都不是名牌,你要在上海、北京、广州、深圳这些城市卖得多。那么你在世界上想成为名牌的话,你在有些地区卖得再多也不是名牌,要在美国、西欧、日本这些地方卖起来才是名牌。所以说,海信选择的一些重点区域是这些地方。

《中国经营报》:海信前不久收购了东芝映像解决方案公司95%的股权,此前收购了夏普的美洲业务。由此有人唱衰日本的传统家电企业,你作为这么多年浸润在这个行业里的企业家,怎么看待这种交替?

周厚健:很多人在唱衰国外的家电,但中国的制造业和日本、德国还是有很大距离的,这一点需要承认,比如说一些很重要的材料、器件,人家做得比我们好。

其实还有不少人唱衰中国的制造业,唱衰制造业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国劳动力价格上涨,但也应该看到,像中国的劳动力相对价格这么好的并不多,中国开发能力的积累在提高,这都给予制造业很好、很重要的支撑。所以说如果中国的企业还定位在低端产品的制造,那么,一点儿希望也没有,因为在这些方面劳动力的价格水平根本没有竞争力。

举个例子,2011年和2016年,海信电视的产量正好翻了一番,电视产品的制造难度也提高了很多,海信的制造工人人数减了30%,效率提高很大,从700多万元的产量提高到1500万元,这就是刚才我讲的在制造水平上的提升,并不是劳动力价格低就能获得的。所以我讲中国的制造业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更大的自主决策空间

《中国经营报》:你如何看待营商环境与企业经营的关系?

周厚健:企业的经营是为了获利,或者为了效率,经济工作讲到底就是为了效率。企业涉及到经济领域,所以只要能给企业带来更高的效率,就是好的营商环境。比如说本届政府在砍减项目审批下了很大工夫,这是一个很大的改革。

这对改善营商环境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根本上就是提高了效率。总理在报告中讲到,进一扇门,“最多跑一次”,实际就是追求效率,想尽一切办法来为企业提高效率来创造好的营商环境。

《中国经营报》:海信是1969年创立的,你在海信工作了36年,这么多年你从事过技术岗位,也从事管理岗位,你能结合海信的发展谈谈国家营商环境的变化吗?

周厚健:这个变化是非常大的。企业当时没有太多的自主权,现在企业几乎完全拥有面对市场的自主权。实际上,没有这个变化就无从谈效率,无从谈效率就无从谈一个企业经营的增长。当每一件事都去问政府哪个部门,去问政府哪个领导,那商机早就没有了,所以这个变化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前海信做个几百万的投入都需要层层上报,现在海信做个几十亿的投入,几十亿的投资项目都拥有很大的自主决策空间,前提是不能错。

《中国经营报》:前段时间,皇明太阳能的董事长举报德州市委书记,你怎么看这个事件?

周厚健:中国确确实实有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后人不理前事。这个问题是营商环境的一个问题,但是从导向来看还是挺好的,皇明提了以后,接着临沂也有类似的事情,这说明人们敢提这个问题,人们敢向政府反映问题,敢向社会暴露问题。实际上。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是暴露问题,能暴露问题就能解决问题,只要中国重视经济发展,这些都会解决。

老板秘籍

海信走出去进行全球化布局的经验是什么?

有的企业走出去是为了规模,我认为做企业的根本就是盈利,但盈利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当期的盈利,一个是长期的盈利、持续的盈利。既要考虑当期盈利,还要考虑持续盈利。这就需要企业的能力,所以说走出去的过程应当是一面找准定位,一面想办法在这个过程中锤炼、提高自己的能力。海信不管是选择走出去的区域,还是选择走出去的方式,还是选择走出去的产品,我们都把“能力”这两个字看得很重。

比如说,我们认为海信走出去最重要的区域是美国,海信去年在海外的销售额44.7亿美元中有16亿美元是在美国发生的,这个销售数据的构成很重要,我们在美国规模比较大,在欧洲比较大,日本尽管不太大但是增长很快。

为什么我们把这几个地方看得很重?因为我们认为它有利于促进能力的提高。在中国如果想成为中国名牌的话,你在农村卖得再多都不是名牌,你要在上海、北京、广州、深圳这些城市卖得多。那么你在世界上想成为名牌的话,你在有些地区卖得再多也不是名牌,要在美国、西欧、日本这些地方卖起来才是名牌。所以说,海信选择的一些重点区域是这些地方。

为什么说中国的劳动力相对价格好?

其实还有不少人唱衰中国的制造业,唱衰制造业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国劳动力价格上涨,但也应该看到,像中国的劳动力相对价格这么好的并不多,中国开发能力的积累在提高,这都给予制造业很好、很重要的支撑。所以说如果中国的企业还定位在低端产品的制造,那么,一点儿希望也没有,因为在这些方面劳动力的价格水平根本没有竞争力。

举个例子,2011年和2016年,海信电视的产量正好翻了一番,电视产品的制造难度也提高了很多,海信的制造工人人数减了30%,这个效率提高有多大,从700多万元的产量提高到1500万元,这就是刚才我讲的在制造水平上的提升,并不是劳动力价格低就能获得的。所以我讲中国的制造业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周厚健简历

周厚健,1982年7月毕业于山东大学电子系,同济大学技术经济学博士,工程技术应用研究员。自1990年起,历任青岛电视机厂副厂长、青岛电视机厂厂长、青岛海信电器公司总经理、海信集团总裁;2000年,海信集团实行决策层与经营层分离后,出任海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至今。

周厚健先后被评为青岛市、山东省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山东省优秀企业家,中国优秀青年企业家,原电子工业部优秀企业家并被授予“金牛奖”。中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劳动模范,“环球杯”世界青年企业家大奖赛“经营才能特别奖”(中国唯一获此殊荣者),2000年和2005年两次被评为CCTV“中国年度经济人物”, 2017年再次获评新浪财经“2017十大经济年度人物”。2002年“中国质量管理突出贡献者”,2006年“中国杰出质量人”。第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深度

海信已不再是传统的家电企业

上个世纪90年代,周厚健就敢为天下先,用资本的眼光洞察市场。21世纪初,技术创新成为了海信的新名片。这家千亿企业掌门人身上既有山东人敦厚稳重的基因,也有“爱拼才会赢”的魄力,他的经营哲学犹如其名字一样——天行健,厚德载物。成功解决商标纠纷、成功研制高科技芯片,周厚健带领着海信一步一个脚印,从小工厂成长为千亿级的集团企业,从“中国的海信”成长为”世界的海信”。

“今天的海信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家电企业,而是集海信多媒体、海信家电、IT智能系统、地产及现代服务多元化经营的集团企业。”采访中,周厚健告诉记者。近期,中国迎来了第二个“中国品牌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国家权威部门在上海联合发布了“2018中国品牌价值评价信息”,海信凭借在技术创新方面的显著优势,蝉联“自主创新品牌”单项冠军,品牌价值417.48亿元,比前一届提高26.4%。

尽管品牌价值得到了权威部门的认可,然而在很多消费者眼中,尤其在IP营销、网红经济浪潮之下,海信却依然是一家低调务实的公司。不跟风,不炒作,海信踏踏实实走过数十年风雨,在掌舵人周厚健的指挥若定间,稳健发展。

原定于2017年8月退休的周厚健“被延期”退休,开始了新的“加时赛”。摆在周厚健面前的担子并不轻:他将在“加时赛”中完成海信集团激光电视、智慧城市产业、数字医疗产业、金融服务产业化四项任务。

作为企业家,绕不开的话题就是“营商环境”了,谈及近些年营商环境的变化,周厚健称现在的企业赶上了发展的好时代。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坚守实体经济、聚力高质量发展、推进新旧动能转换工程建设……一系列利好政策释放,有声音说“中国企业家的春天来了”。

时代造就英雄,在交流中,记者深切地感受到一个优秀企业家身上的家国情怀,周厚健坦陈其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带领海信发展的“加时赛“道上,周厚健必将踏准节拍,乘风破浪。

本版文章均由本报记者石英婧、陈茂利采写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