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到境外建电站 国内光伏企业出海自救

在光伏上游制造业产能过剩、需求萎缩的情况下,到下游建光伏电站成了上游企业发展的趋势。

近期,德国拜尔能源集团(下称“拜尔能源)董事长王学军的业务变得比以前更繁忙。“目前除了尚德、阿特斯等少数企业没有接触外,其他民营光伏企业基本上都与我们洽谈了在海外建光伏电站的事情。”王学军昨天对《第一财经日报》说。

除了民营光伏企业对在海外建电站积极性很高,一些央企也在考虑进入该领域。多位央企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正在寻找合适的时机到海外建光伏电站。

出海自救

2011年,中国光伏组件的产量占到全球近80%,产能严重过剩。目前光伏制造业的毛利率下降至5%左右,而下游电站设计、建造的利润率水平却在上升。

“在近一年半的时间里,光伏电站的投资成本下降了60%。”王学军对本报说,随着上游产能过剩,利润被挤压、转移到产业链下游,光伏企业到海外建光伏电站正在成为一种趋势。而且持有光伏电站的投资回报率不断在上升,建设并持有光伏电站已成为企业资产保值的方式。

受益于此,为中国企业到海外投资光伏电站“牵线”的拜尔能源近两年发展迅速,其营业收入、资产规模等指标的年均复合增长率都超过100%,而这正是整个光伏行业发生变化的一个缩影,多家企业近期都宣布在海外建设光伏电站。

超日太阳能(002506.SZ)日前公告称,该公司已与S4 Clean Energy Projectos Esolucoes Sustentaveis Ltd签订协议,双方将在巴西合作开发建设272MW光伏电站项目。双方还计划设立合资公司从事太阳能电站开发、建设、运营和销售。超日太阳能表示,将通过巴西光伏电站项目的逐步落实增加组件销量、增厚企业盈利。

海润光伏(600401.SH)近日也宣布将在海外投资两家与光伏电站业务有关的公司,涉及的项目地点位于美国和澳大利亚。

此外,从国家发改委10月底批复的海外投资项目中也可以看出,多家企业正在进入海外光伏电站领域,包括海润光伏在罗马尼亚投资建设122兆瓦光伏电站项目,聚能硅业有限公司增资聚能(卢森堡)有限公司,并在意大利和希腊投资建设光伏电站项目等。

不过,国内光伏企业在海外建立光伏电站也面临着诸多风险。中投顾问新能源行业研究员沈宏文对本报记者表示,在海外建光伏电站的诸多风险中政策风险尤为突出。世界各国纷纷对中国光伏企业、光伏产品“开刀”,国内光伏巨头在海外生存环境日益恶化,建设光伏电站也极有可能遭到当地政府的“刁难”。

央企入局

此前在海外建设光伏电站的多为光伏上游的民营企业,如今一些央企也加入了“战局”。 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某内部人士对本报透露,该公司已在海外选定了两个光伏电站项目进行投资,目前正在对该项目做详细的建设开发规划。

光伏电站项目一般分为ABC三个阶段,分别为项目开发、建设和持有阶段。

“之前我们的合作伙伴比较青睐A+B的合作模式,现在一些企业,尤其是央企也开始采用A+B+C的模式。”王学军说,“最近我们刚与两家央企达成了合作协议,未来我们将在罗马尼亚合作建设光伏电站。”

不过更多的央企仍处于观望之中。大唐新能源公司海外事业部某负责人对本报表示,大唐新能源此前在海外主要是做风电项目,现在也渐渐开始关注光伏电站的相关情况,“如果能找到当地政策稳定、投资回报率在12%以上的光伏电站项目,我们可能就会投资建设。”

与民企相比,央企在海外建设光伏电站的投资决策显得比较缓慢。“我们其实两年前就想在海外建光伏电站,但直到现在都还在研究之中。”东方电气新能源事业部某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说,有时候在国内建一个电站都要花一两年的时间,在海外投资的话时间周期就更长了。

除了光伏上游产能过剩,民企、央企纷纷到海外投建光伏电站还与国内市场的不成熟有关。沈宏文认为,相关部门、地方政府关于光伏电站的补贴政策较为苛刻,落实程度并不理想,严重制约了国内光伏电站市场的健康发展。

王学军也表示,如果国内能制定相关政策,让光伏电站发的电能完全并入电网,同时降低光伏电站的融资成本的话,国内光伏电站的发展可能会更快。

附表到海外建电站的部分国内光伏企业

公司 海外建电站地点

超日太阳 巴西

海润光伏 罗马尼亚、美国和澳大利亚

聚能硅业 意大利、希腊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