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岁老人收藏唱片达50多张

打开唱片机,放进一张列宁著作《欧仁·鲍狄埃》的朗读碟片,然后细细品味并模仿那声音,对67岁的左增杰来说,这是一种享受。现在,他想跟更多喜欢唱片、拥有唱片的人一起分享这种感受和回忆。

5月4日,在位于乌市铁路局十四街的家里,左增杰拿出自己珍藏的50多张唱片,说起了他和这些唱片的故事。“起初,我买这些唱片并不是为了收藏,仅仅就是喜欢听,后来买得越来越多,时间久了,竟成了一种收藏”。

左增杰是著名清将左宗棠之后裔。记者看到,在左增杰拿出的唱片中,除了有名著朗读外,还有戏曲、乐曲以及歌唱家专辑。这其中,有两张是左增杰格外珍惜的。一张是朗读列宁著作版《欧仁·鲍狄埃》,另一张是器乐曲《瑶族午曲》。“之所以珍惜这两张唱片,是因为一个是我购买的第一张唱片,一个是我最难得的一张唱片”。

拿着《欧仁·鲍狄埃》,左增杰回忆说,1969年那会儿还没有录音机,听音乐大多是用唱片机播放。那时候他喜欢上了朗诵,所以开始购买唱片和唱片机。“那时候我还是单身,自己挣的钱自己花。我记得那时候我的工资是每月48元,买这张朗诵唱片花了5块钱,现在想想挺不容易的。”左增杰说,那是他买的第一张唱片,也是他所有唱片中年代最早的一张。

“这张片子是最难得的一张,因为它带有我的回忆,而且买的时候也相当费劲。”左增杰小心翼翼地拿起那张《瑶族午曲》器乐曲的唱片。打开包装,唱片上还覆着一层薄膜,保护得非常好。

左增杰回忆说,上初中时他曾是学校演奏团成员,演奏过《瑶族午曲》后他觉得特别好听,想着要买唱片,但当时并没有卖的,这个事就暂时放下了。后来,他就去参军了。“直到我复原回来,买了几张唱片后,忽然想起了这个曲子,就到各个音像店去问,但都没有找到。最后我在南门一家音像店给老板留下了联系方式,让他到货后专门通知我,这才买上了。当我再次听到这个曲子时,就回忆起当初的青涩年华,想起了当初练习演奏的那些时光。”

一路累积下来,左增杰的唱片达到了50多张。后来,磁带慢慢替代了唱片,数码产品又代替了磁带,唱片渐渐被人们遗忘了。“我最后一次听唱片已经是10年前了,那是2002年,因为要去北京演讲,我又听了一遍唱片,学习一下。”左增杰说。

虽然听唱片对左增杰来说是一种享受,但现在他更多时候也是在电脑上听乐曲和朗诵。“我现在把这些唱片拿出来,除了能让自己回忆一下,还想告诉大家,如果有人有相同的爱好,我们也能一起交流一下,再听听我们那个时代的声音。”左增杰说。

昨天,记者采访乌鲁木齐收藏家协会会长海阳时了解到,新疆的唱片收藏比起内地来说并不全面,只是在个别人手里有一些藏品。“唱片收藏主要是看年代和质地,一般情况下,上世纪50年代以前的戏曲唱片比较值钱,另外就是上世纪60年代(文革期间)一些伟人的讲话比较有收藏价值,材质方面主要是黑色的硬胶木较好”。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