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自然界有真“丧尸”吃药吃不成丧尸

僵尸蚂蚁

僵尸蜗牛

2012年5月26日,惊悚的一幕出现在迈阿密街头。31岁男子鲁迪·尤金突然袭击路边流浪汉罗纳德,并啃食受害者头部。当警察连开两枪击毙鲁迪救下受害者时,罗纳德的脸几乎已被全部咬下。

这一景象经由摄像头拍下,迅速传遍了世界。模糊不清的画面,更加深了人们心中的恐惧——丧尸来了!

自然界有真“丧尸”

6月初,美国各大媒体都收到了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发布的公告,“CDC并不知道有病毒和条件能让人死而复生(或是某种造成类似丧尸的症状)。”

这则公告多少会让CDC感到一丝尴尬,因为就在半个月前,他们刚刚在自己的官网上贴出了一篇文章——“丧尸应对指南”。这是一篇向美国民众宣传防灾意识的文章,让CDC没想到的是,本来想用幽默的方式让公众接受所传达的知识,最后却“幽”了自己一默。

行动迟缓、浑身腐烂、以活人为食的丧尸(或称“僵尸”),早就成了电影、游戏界的宠儿,连续出现的吃人、杀人案件,也让公众开始怀疑现实中丧尸存在的可能性。甚至有美国媒体开始拿CDC的公告说事:“公告中只是表示CDC不知道有丧尸,至于丧尸有没有,公告一个字都没提!”

暂且不论丧尸存在不存在,自然界中,确实有些“丧尸”横行于世。例如巴西热带雨林中,有种名字奇长无比的真菌。它们可以寄生在蚂蚁身上,并且控制蚂蚁移动到适合自己生长的环境中。被真菌变成“丧尸”的蚂蚁,身体会被真菌逐渐占领成为“育婴房”,临死前的蚂蚁,还会爬上植物的叶子或高处,以便已经长出身体的真菌再次扩散。

螳螂也难逃“被丧尸”的厄运,而将螳螂丧尸化的不是真菌,而是一种寄生虫——铁线虫。铁线虫的成虫寄生在螳螂和其他直翅目昆虫的体内,这种直径不到1毫米的寄生虫,却能生长到30厘米长,想象一下,在不到10厘米长的螳螂中,生活着一个30厘米长的寄生虫,是多么“重口味”的场景。

如果只是寄生,还称不上“丧尸”,铁线虫为了完成在水中产卵扩散的繁衍使命,会驱使螳螂寻找水源并“投水自尽”,得偿所愿后,铁线虫就会破腹而出,进入水中产卵。

当然,并不是所有铁线虫都能成功驱使螳螂完成任务,如果螳螂未能到达水源,成长到一定程度后,铁线虫也会破腹而出,只不过其结局只能是被阳光晒干——无论哪种结局,被寄生的螳螂都只有死路一条(如果你觉得自己有足够承受能力,网络上有铁线虫破腹而出的视频可供欣赏)。

寄生物改变寄主习性的范例还有很多,不过寄生在蜗牛身上的一种寄生虫“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其能力可谓高超。这种寄生虫的一生要在两个寄主体内度过——蜗牛和鸟。潜伏在蜗牛体内是它的“胞蚴期”,“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会进入蜗牛的眼柄(也就是常说的蜗牛的“犄角”),让蜗牛的眼柄变成颜色鲜亮不断蠕动的“大肉虫”,并迫使蜗牛违背习性,爬向亮处和高处,吸引鸟类的注意。

在鸟类眼中,这一切可不会解释成一场重口味的寄生秀,而是一条自投死路的蠕虫在向自己招手。蜗牛成了牺牲品,大饱口福的鸟则成为新的寄主。

丧尸吃人不合算

如果你觉得虫子太小,不足以说明问题,那么弓形虫的例子,与人的关系则大了很多。

弓形虫也被称作“三尸虫”,光是名字就足够吓人,这种细胞内寄生虫能够随血液流动,到达全身各部位,破坏大脑、心脏、眼底等多种器官,致使人的免疫力下降,罹患各种疾病甚至死亡。而被弓形虫寄生后的一个症状,就是产生恐惧、精神分裂等精神系统症状。

就算没被任何东西寄生,人还能患上科塔尔综合征(Cotard's syndrome),一种自认为已经死亡,甚至认为自身躯体或内脏已经腐烂消失的心理疾病。患有这种罕见心理疾病的患者,会以虚无妄想和否定妄想为核心症状,即使与人说话,也会强调自己已经死亡这一“事实”,成为一具真实意义上的“行尸走肉”。

这听下来确实非常骇人,不过弓形虫顶多造成寄主的精神混乱,科塔尔综合征也仅仅是心理疾病,与有目的性地吃人还有很大距离。能够控制人类复杂大脑的寄生虫或者病毒似乎还没有进化出来,那么出现吃人丧尸的概率能有多大?

答案应该是:可能不大。

寄生虫、细菌和病毒感染在生物界非常普遍,但“丧尸化”却不算常见,这实际上是生物繁衍进化的结果。

现存的生物,其传播模式都是以本族群的繁衍作为大前提,换一个角度来说,任何不以繁衍为前提的生物,最终都会在生物界的优胜劣汰中灭绝。那些具有丧尸化能力的寄生虫也不例外,铁线虫杀死螳螂的目的是回到水中产卵;“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让蜗牛爬向高处是寻找下一代寄主——鸟类。照此逻辑,操纵人类变成丧尸同类相食,减少自身可以寄宿的寄主,实在是个不合算的买卖。

从这个角度看,“丧尸病毒”或“丧尸寄生虫”存在的概率实在很低。

不过这可并不意味着人类的绝对安全,能够杀死人类的病毒和寄生虫仍然很多,例如狂犬病毒就会使人产生攻击性——人并非狂犬病毒最希望的寄主。没准哪一天就有能把人变成丧尸又能找到合理传播途径的生物进化出来……

吃药吃不成丧尸

如果自然界产生丧尸病毒或寄生虫的概率不高,现行高科技人为制造丧尸的概率大不大?

让鲁迪·尤金成为“吃人魔”的便是高科技,一种新型毒品——“浴盐”。

科普作家、有机化学博士“馒头老妖”介绍,“浴盐”实际是一种卡西酮类衍生物,包括MDPV和MDMA等复杂的物质,从化学成分看,这些卡西酮类衍生物就是甲基苯丙胺——冰毒的亲戚。

“浴盐”具有强烈的神经刺激性,刚刚面世时,当时的美国法律未能对其进行限制,甚至一度被正大光明地制造和销售,被毒贩包装成为“浴盐”。不过“浴盐”的危害很快被发现并被禁止。鲁迪·尤金就是服用了这种毒品,从而产生了剧烈的精神错乱和攻击行为。

这也不是“浴盐”第一次犯错,“馒头老妖”介绍,《综合医院精神病学杂志》2011年报道了3例因服用浴盐后产生幻觉被送往就诊的案例,2012年1月《药物毒理学杂志》上,则列举了一个案例,一名40岁男子服药后,变得非常有攻击性。警察在制止过程中采用了电击,却发现这名男子异常亢奋,如同力大无穷一般,连续电击三次才将其制服。而在送往医院后,该名男子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不过,“浴盐”产生的混乱状态,与传统意义的丧尸还是不同。一来“浴盐”不具有传染性,二来“浴盐”导致的狂乱行为没有目的性,是因无法控制而攻击人,而不是想要攻击人。鲁迪·尤金尸检报告中提及,他胃中并没有人肉,也证明“浴盐”并不能把人转变为“丧尸”。

这也是现代科技的极限,药物可能导致精神的混乱,也能带来暂时的安宁,不过想要控制人做特定的行为,产生确定性的目的,目前还没有任何药物做得到。

“恐怖谷”理论

导致丧尸恐惧

如此看来,世间出现丧尸的传闻,目前还属于披着科学外衣的伪科学。那么人们为何对于丧尸既心存忌惮,又情有独钟?

日本现代仿真机器人教父级人物森政弘提出的“恐怖谷”理论,应可做个回答。1970年,森政弘提出一项关于仿真机器人的假说:当仿真机器人的外表和动作逐渐趋向真实人类,但又做不到完美模仿时,作为观察者的人类,存在一个产生厌恶情绪的区间,名曰“恐怖谷”。

“恐怖谷”理论很快就扩展到非机器人领域,恐怖片中那些面目狰狞的人偶模型(例如电影《恐怖蜡像馆》中的形象)和机械感十足但招人喜爱的机器人瓦力(电影《Wall-E》),都是“恐怖谷”理论的实际应用。

丧尸则是“恐怖谷”的完美演绎,想象一个人类站在你的面前,只有稍许形象(脸上的腐肉)和行为(吃人与跛行)的差别,这简直就是恐怖谷的谷底!

人类为何会产生“恐怖谷”?心理学目前仍没有最后定论。有心理学家认为,这是生物的本能所致——当感到不正常事物存在时,人类的本能回避反应。有实验证明猴子同样存在“恐怖谷”(当观看真实猴脸、仿真猴脸与卡通猴脸,猴子最讨厌仿真猴脸),似乎可以证明这一理论。

来自于认知心理学的研究则认为,“恐怖谷”是因为人类在观看丧尸等仿真人像时,出现了认知混乱,也就是白话中常说的“怎么看怎么别扭”,从而产生的厌恶感。

不过哪种理论正确并不重要,只要有人类克服不了“恐怖谷”的本能反应,丧尸这个经久不衰的伪科学命题,就能制造出持续不断的真实恐慌。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