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观影指南: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看不懂剧情了

《魔兽》电影终于要上映啦!但是官方并没有选取大家耳熟能详的几个片段作为剧情,而是从头开始,讲述第一次兽人战争时期的故事。怕自己看不懂,怎么办?没关系!读完这篇文章,这些都不是问题!

《魔兽》电影终于要来了!都说暴雪的游戏喜欢跳票,没想到它授权的电影居然比游戏还能拖——好在,这张画了N年的大饼,总算要在6月8号被送进观众的嘴里了。

导演邓肯?琼斯此次并没有选择玩家耳熟能详的阿尔萨斯堕落记作为剧情,而是把眼光投向了比较遥远的第一次兽人战争时期——估计是官方对《魔兽》这个IP很有信心,所以想从头打造一个电影宇宙的缘故吧。

只是这样就苦了不少观众——别说是那些压根没玩过游戏的人,哪怕是老一辈的Wower,对《魔兽争霸1》时候的剧情可能都一知半解——兽人到底是从哪来的?为什么他们的皮肤一会是绿的一会是棕色的?他们为什么要攻击人类?别担心,看完这篇文章,这些问题就将迎刃而解。

《魔兽》的序幕

在《魔兽》的世界观里,创世主的角色是由一群叫做泰坦的高等生物担任的。他们负责在宇宙中播撒生命、维持秩序,就好像是万物的守护神一样。人类的故乡艾泽拉斯以及兽人的故乡德拉诺,实际上都是泰坦的造物。

但上帝也会有当烦的那一天。被誉为“万神殿最强战士”的泰坦萨格拉斯,在长年累月的监视和对抗黑暗势力的过程中,逐渐对泰坦创造完美宇宙的计划感到怀疑。他认为,由于宇宙本身存在着无法弥合的瑕疵,所以绝对秩序的状态是不可能实现的。这位堕落的泰坦决定召集一支军队,通过消灭所有生命的方式,清除他们之前所犯下的“过错”。

这支军队由充满邪能的恶魔构成,他们被称为“燃烧军团”。在军团摧枯拉朽一般的攻势下,许多世界都被夷为平地。但萨格拉斯并不满足眼下的阵仗,他盯上了一个叫做阿古斯的星球,上面居住着一群与魔法有着天然联系的原生高等种族艾瑞达。他以无尽的力量与权势引诱艾瑞达的三个领袖走向黑暗,其中阿克蒙德和基尔加丹响应了他的号召,而先知维纶则警觉地带领部分族人逃离了燃烧军团的魔爪。他们乘坐飞船,并最终藏匿在了兽人的母星德拉诺上。已经变身为恶魔的基尔加丹对维纶的行为感到怒不可遏,发誓一定要找到这些背叛者,将他们一网打尽。

《魔兽》历史的大幕,正式拉开了。

兽人的堕落与德拉诺的灭亡

兽人是德拉诺星球上的原生种族,他们面相狰狞,力大无穷,以氏族部落的方式聚居着。他们的科技水平不高,信奉着可以操纵元素的萨满教。兽人虽然算不上什么和善的种族,但和《指环王》等魔幻小说里的设定不同,他们也并非邪恶的化身。

当维纶和他的族人降落在德拉诺上之后,他们改名为德莱尼(意思是被流放之人),并建立起临时的首都沙塔斯。他们和兽人有意保持着距离,两者井水不犯河水,这样相安无事的状态一直持续了许多年,直到基尔加丹追查到了维纶的下落。

由于不想打草惊蛇,基尔加丹想出了一个借刀杀人之计。他化作先祖之魂,给兽人中最具名望的萨满耐奥祖“托梦”,告诉他德莱尼实际上是一个潜在的威胁,如果不消灭他们,兽人就会迎来灭亡。耐奥祖对基尔加丹制造的幻象信以为真,于是联合兽人的各个部族,游说他们一起去攻打这些远道而来的外星人。

部落里有两个兽人对耐奥祖的看法提出了质疑,他们分别是霜狼氏族的酋长杜隆坦,和黑石氏族的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两人年幼时曾被德莱尼人所救,并有幸参观过他们的首都沙塔斯城。德莱尼的睿智和包容让他们觉得耐奥祖的话一定有失偏颇。

但是对于信奉萨满教的兽人来说,一切都要以先祖之魂马首是瞻。很快,能征善战的兽人军队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德莱尼打得溃不成军。然而随着兽人的节节胜利,耐奥祖却越发觉得事有蹊跷。他再也没有见过那天给予他警告的“先祖之魂”,而他试着去沟通元素的时候,也发现它们已经因为兽人伤天害理的行为而不再响应他的召唤。耐奥祖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被欺骗了。

就在耐奥祖迟疑之际,他的徒弟古尔丹站了出来。野心勃勃的他直接宣誓效忠燃烧军团,并向基尔加丹透露耐奥祖即将“叛变革命”的消息。基尔加丹让他饮下恶魔之血,赋予了他无尽的知识与能量,让他替代耐奥祖成为燃烧军团新的代理人。但他因为这份邪恶的“馈赠”,皮肤变成了可怕的绿色,相貌也变得更加丑陋不堪。他成为了历史上的第一名术士,使用着黑暗魔法,还能召唤恶魔为自己服务。

古尔丹的出现可以说为那些遭到元素抛弃而惶惶不可终日的萨满亮起了一盏指路明灯,他们纷纷丢弃自己的信仰,转而去研究术士的黑暗魔法。尽管杜隆坦已经意识到这背后的阴谋,但还是无力阻止自己的族人日渐堕落。

为了更好地奴役兽人,古尔丹还引诱他们像自己一样饮下恶魔之血——喝过血的兽人变得更加强壮,但也变得更加狂暴和好斗。他们的皮肤被邪能从棕色污染成了病态的绿色,而眼睛则变得血红。他们看似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力量,实际上却完全成为了燃烧军团的奴仆。只有少量的兽人没有被古尔丹的妖言蛊惑,其中就包括杜隆坦和毁灭之锤。

尽管这个邪恶的术士早就把杜隆坦等人视作眼中钉,但想要赢得这场战争,还是需要倚靠他们的力量。在恶魔之血的加持下,狂暴的兽人军队很快就攻破了沙塔斯城,并对城中的德莱尼施展了各种惨无人道的暴行。其中半兽人伽罗娜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生的,而身为刺客的她也会在《魔兽》电影中起到关键作用。

最终,在基尔加丹的授意下,兽人部落成功杀死了绝大多数的德莱尼人。而让古尔丹万万没想到的是,因为邪能的影响,德拉诺的土地开始腐烂、退化。兽人的粮食变得越来越少,因为饥荒和疾病而死去的兽人,甚至比战死沙场的数量还要多。眼看兽人就要活活饿死在这个日渐衰亡的星球上,古尔丹开始慌了。

萨格拉斯的潜伏计划

咱们把目光暂时从德拉诺上移开,重新说回堕落的泰坦萨格拉斯。前文提到过,他统领的燃烧军团,轻松征服了一个又一个世界,但却也遇到了怎么也拔不掉的钉子户——那就是艾泽拉斯。

一万年前,萨格拉斯曾经想通过传送门直接降临到这颗星球上,但是却被暗夜精灵等种族联手挫败了。传送门爆炸所产生的能量,直接让艾泽拉斯分裂成了四块独立的大陆。

经过一万年的休养生息,萨格拉斯以削弱自身力量为代价,终于来到了艾泽拉斯北部的诺森德大陆上,结果正巧碰见了前来调查的最强人类法师艾格文。萨格拉斯心生一计,在和她过招之后故意卖了个破绽,佯装输掉,实际上则潜伏在了艾格文的体内,伺机而动。

不久,艾格文勾引了一个男性法师,并生下了被称为“最后的守护者”的麦迪文。萨格拉斯趁机潜入了年轻的麦迪文体内,并随着他年龄与法力的增长,越来越多地在意识上占据上风。

暴风城的国王莱恩?乌瑞恩和大将军安度因?洛萨察觉到了童年好友麦迪文的异样,便委托达拉然派出一个叫做卡德加的年轻法师去当他的学徒,刺探他的秘密。卡德加惊讶地发现麦迪文的性格非常的反复,正常的时候就像一个睿智的贤者,把他的平生所学倾囊相授;但偶尔他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蛮不讲理,暴躁易怒。这实际上就是萨格拉斯掌控麦迪文心智的体现。

最终,被这个邪恶泰坦所支配的麦迪文,主动与远在德拉诺的古尔丹取得了意识上的联系。他告诉这位术士,艾泽拉斯大陆上充满着无尽的水与食物,只需要一个简单的传送门,并打败那些不堪一击的人类,就能掌管这片富饶的土地——萨格拉斯的如意算盘打得噼啪响:燃烧军团干不了的事,我就交给兽人去完成。

因为生存危机而焦头烂额的古尔丹就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于是,在麦迪文的帮助下,德拉诺的兽人建立起了黑暗之门,打开了前往艾泽拉斯的通道。这两个原本平行的世界,就这样被联系在了一起。

机敏的卡德加其实早已察觉到导师的异样,并向暴风城做了禀报。怎奈他们还是晚了一步,成群的兽人已经通过黑暗之门涌了出来。

当人类面对着这些被恶魔之血腐化的强大敌人,究竟该何去何从?而杜隆坦等少数尚存良知的兽人,能否挫败古尔丹的计划,解救自己的族人于水火?

第一次兽人战争,开始了。

结语

其实从先期影评来看,《魔兽》好像并没有达到粉丝们所期待的高度:人物关系梳理不清、剧情繁杂、节奏紊乱……好像游戏改编电影的每一个缺点,它都占了一份。

但我想,大家并不会太关心这些。或许对于我们来说,《魔兽》已经不再是一部电影,而是一种情怀。我们看到的不是兽人与人类的历史,而是关于我们自己的记忆。

“为了部落!”“为了联盟!”中国的电影院似乎一直以矜持著称,但我希望能在观看《魔兽》的时候,听到这样的呼声。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