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真的能“剧透”人生吗

“只需1毫升唾液,你就可以轻松在家获取基因检测报告,包含祖源、运动、营养、美肤、健康、心理9大类的200项报告……”几个月前,我看到了这条广告,于是花了几百元,并寄出了我的唾液。

两周后,拿到报告的一瞬间,坦白讲,我被震撼了。这一毫升唾液“出卖”了我太多的信息。比如,我是60.55%的北方汉族、38.41%的南方汉族,至于还有0.90%的韩国人血统,似乎和家族记忆中,祖上曾往返东北做木材生意有一丝微妙的关联。

基因不仅暴露了我的现状,似乎还将“剧透”我的未来。比如,我患“老年性黄斑病变”的概率是普通人群的4.98倍——我外公目前正受此病困扰,而患“特发性肺纤维化”的概率又是普通人的2.17倍——我爷爷因此病逝。

在惴惴不安中,我翻到了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社会与文化心理学教授斯蒂芬·J.海涅的《基因与命运》一书。DNA双螺旋是否编织好了我们无可逃脱的宿命?

必须要承认,人类有一些性状受到基因的影响,比如身高、体重、眼睛的颜色、新陈代谢率;很多心理性状也可以遗传,研究表明,基因对智力、性格、自尊,乃至患上精神分裂症的可能性都有很大影响。接下来说的可能你不信,但基因的确还能影响更多:是否喜欢爵士乐、看多长时间电视、是否愿意买很多巧克力……

比起看手相、测星盘,基因占卜学简直太科学了!基因似乎是不可抑制的核心力量,最终决定了我们是谁。

2014年英国播出过一档电视节目《已故名人的DNA》,主持人马克·埃文斯就是基因宿命论者的典型代表。爱因斯坦为什么那么聪明,玛丽莲·梦露为什么那么迷人,希特勒为什么那么邪恶,他相信只要读取这些名人的基因信息,就能得到问题的答案。

有一期节目,埃文斯试图解释猫王的死因。他得到了一份猫王的头发样本,基因检测结果显示了可能导致偏头痛、青光眼、肥胖症等疾病的因素,而猫王生前恰恰受到这几种疾病的困扰。埃文斯由此总结,猫王的早逝是基因决定的宿命。

真的是这样吗?海涅教授表示,事实上,大部分症状都不是基因直接导致的。比如,大约有97种常见的基因变异会增加患肥胖症的可能,而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带有。与其说,猫王死于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他生前吸食多种毒品),显然人们更愿意相信死于基因。

而事实上,就算是身高,可遗传性高达80%-90%,但与人类身高相关的单核苷酸多态性竟然多达294831个,而且所有基因变异组合在一起,也影响不了人类身高差异的一半。这意味着,想通过基因工程定制后代的身高,就必须调整胚胎里的近30万个基因,成功概率还只有一半。与其费这个功夫,不如多喝点牛奶。

“就像醉汉在路灯下面寻找钥匙——因为那里光线好,我们也常常容易用‘开关思维’来理解基因,有这个基因会怎样,没有又会怎样——因为这是思考复杂问题的简单方式。”海涅说。

社会心理学家曾做过一个实验,让斯坦福大学的白人和黑人学生做一个很难的语文试卷。第一组直接考,白人和黑人的成绩没有差别;第二组在考试之前要求他们说明自己的种族,结果,白人答对的题目数量是黑人的两倍。还有类似的测试,在数学考试中提醒女生注意自己的性别,那她们就会考得更差。

所以,如果你相信基因,你就可能真的被基因影响,即便那不是基因的锅。还记得吗,除了基因,我们也曾相信过血型,这方面日本人是专家。他们认为,O型是乐观向上、意志顽强、善于交际的人,但又有点以自我为中心,同时是个工作狂。

小时候,我曾在爸妈的书架上看到过一本讲“血型与性格”的书,从书中分析,我应该是个妥妥的B型(正好我爸也是B型),直到多年后体检,才知道自己是O型。更有趣的是,我对照O型特征,居然也觉得很符合——这大概就是算命的原理。

我们被基因的“力量”所折服,有时候我们也愿意相信“罪魁祸首”是基因,因为这听上去比自己的不作为更容易让人接受。比如,我的基因报告说,我是一个“主观幸福感弱、情绪稳定性弱、抗职业倦怠能力弱、抗焦虑能力弱”的人。这样一来,工作以来的种种不快都找到了不可抗的原因,心中一下子舒坦不少。

《基因与命运:什么在影响我们的信念、行为和生活》[加]斯蒂芬·J.海涅著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