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电网建设迈出重要一步

6月23日,新加坡能源市场管理局宣布,即日起从老挝进口100兆瓦电力,进口电力将途经泰国和马来西亚输送到新加坡,此举标志着老挝、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四国电力一体化(“LTMS-PIP”)项目正式启动,酝酿已久的东盟电网建设由此迈出重要一步。

“LTMS-PIP”项目是老挝、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四国于2014年9月共同提出的,是落实东盟电网建设的重要探路工程,旨在通过现有的电力互联设备提升互联能力,使各国能够得到安全、可持续的能源供应,为开发东盟区域低碳和可再生能源提供机遇,提高东盟能源的整体安全性和稳定性,促进该区域经济协同发展。

新加坡95%的电力都是由进口的天然气发电获得。新加坡所进口的天然气中七成以上来自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的管道天然气。2021年10月,印度尼西亚上游设施发生事故,导致从印度尼西亚输送到新加坡的天然气总量有所削减,总削减量占新加坡天然气进口总量的16%至20%。老挝电力正式输送到新加坡,标志着新加坡在进口再生能源方面迈出了关键一步。

长期以来,新加坡寻求能源品种多样化和多途径供给,注重逐步提高能源自给能力,以应对日益增大的能源缺口和价格上涨压力。除了拓宽进口天然气的渠道外,新加坡的另一个思路是直接从国外进口电力。2021年,新加坡政府宣布,计划在2035年前进口最多4000兆瓦的电力,以满足本地约三成的电力需求。电力进口来源地包括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老挝三国。

2021年8月,新加坡大士能源公司(Tuas Power)与马来西亚太阳能光伏开发商NEFIN签署谅解备忘录,计划从马来西亚进口100兆瓦碳中和电力。另外,新加坡还计划与澳大利亚在能源领域展开合作,拟在澳大利亚建造太阳能发电厂,将太阳能电力通过海底隧道经印度尼西亚输送回新加坡。

“LTMS-PIP”项目正式启动后,根据新老两国达成的协议,老挝电力公司将在2022年至2023年的雨季和旱季分别为新加坡供应100兆瓦和30兆瓦电力。老挝出售的电力来自水力发电,属于可再生能源。老挝近年来为了满足国内用电需求并提高对外出口电力能力,已经兴建和规划了一系列水电站,希望成为东盟的“电池”。

根据2017年发布的《第五次东盟能源展望》,由于经济增长和消费水平的提高,到2040年东盟的用电需求预计将增长2.5倍以上,未来东盟将面临显著的电力消费增长压力。目前,煤炭仍然是东盟国家用来发电的主要资源,且消费量仍在增加,这是东盟碳排放量不断增加的主因。据预测,东盟的碳排放量到2050年有可能增加至34.6亿吨高位。

东盟电网是一项重要的区域倡议。东盟领导人早在1997年就提出了东盟电网建设计划,目的是通过相邻国家间的输电网连接各国的独立电力系统以汇集电力,进而完成跨境电力交换,旨在加强区域能源安全,实现环保绿色低碳发展目标。截至目前,东盟已将东盟电网发展规划作为东盟经济共同体的核心项目来推动。

东盟电网建设采用渐进式的发展策略,第一步是实现成员国之间的双边互联,进而逐步延伸到次区域互联互通,建设北部电网、南部电网和东部电网,最终建立完全一体化的东盟电网系统。开发丰富的低碳能源资源如水力发电和地热等,解决能源资源分布不均、电力生产和消费区域不匹配等问题,加强区域内电力互联互通,统筹区域能源电力资源,减少碳排放,强化能源安全,已经成为东盟各成员国的共识。

东盟2015年制定的《2016—2025年东盟能源合作行动计划(APAEC)》明确在此阶段要推进16个、共45条双边电力联网项目的建设。根据2019年年中发布的《东盟电力互联互通项目进展与展望》,至2018年已有14个互联子项目投入商业运营,送电规模达550万千瓦。“LTMS-PIP”项目的正式启动,必将进一步加快东盟电网建设进程与成员国之间可再生能源的互联互通。

为实现绿色发展,东盟提出到2025年可再生能源的占比要达到所消耗能源的23%,各成员国根据本国实际和自然条件,在积极推进水力、天然气、太阳能和风力发电等的同时,部分成员国也在探索碳捕获储存技术以减少排放。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IRENA)有关负责人日前在新加坡国际能源周活动上表示,东盟希望到2025年利用能源的四分之一来自可再生能源,区域合作和国际合作将发挥重要作用。

东盟秘书长林玉辉表示,东盟未来五年将需要至少3670亿美元来为其能源目标提供资金,需要加强监管、扩大资金来源和改善投资环境,以实现能源转型目标。这也表明,东盟实现能源转型和建成东盟电网任重道远。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