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视线】电商出海:“云”上寻找非洲新商机

【环球网科技报道 记者 勃潺】创业第8年,Kilimall在非洲市场已经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根据Similarweb数据显示,目前,Kilimall是东非电商类排名第一的App,也是东非移动应用排名榜上的第八名。

事实上,近年来,随着中非贸易合作的加深,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在非洲市场寻求新的发展机遇。根据商务部最新公布的数据,2021年中国同非洲地区双边贸易总额突破2500亿美元大关,我国已连续13年保持非洲最大贸易伙伴国地位。去年11月,随着《中非合作2035年愿景》的制订,中国与非洲国家共同实施“九项工程”,更为中国企业出海非洲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Kilimall创始人、CEO杨涛看来,目前非洲的电商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在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上,不同的国家也处于不同的发展水平,因此,在推进非洲业务发展时,“我们采用一种掐尖策略,先做好发展得比较好、基础设施比较好的国家,做好这些国家可能我们需要一个周期,在这个周期过程中剩下的腰部国家会慢慢成长、成熟,我们做完头部再去做腰部市场业务。”

出海:面临数字化、本土化等多项挑战

业务出海并不简单,在杨涛看来,电商业务出海面临着数字化、本土化、全球化等多项挑战。

2014年,Kilimall创办于肯尼亚,目标是成为一个有亿级消费者的平台。当时非洲基础设施比较落后,几乎没有第三方公司可以进行合作,遇到支付或物流问题都需要Kilimall自行解决。

因此,Kilimall推出核心产品——电子商务支持套件(KiliE-business Enabling Suite),套件不仅包括电商交易,也包括履约、支付、售后以及大数据等。

在解决本土化方面,Kilimall通过线上和线下两种方式去把握购物习惯和需求偏好。对于中企来说,线上业务是强项,杨涛介绍:“我们通过大数据的不断判断和个性化的推荐、行为分析,不断去分析用户的行为以及标签,让电商业务的推荐越来越精准。”同时,Kilimall通过非洲员工的选品以及人工的干预,进一步提高推荐商品的精准性,让平台对非洲消费者购物习惯和需求偏好越来越准。此外,Kilimall也和非洲本地的网红、非洲的KOL合作,通过他们对需求偏好有更精准的把握。

据了解,Kilimall在2017年实现了100%的在线支付, 2019年实现了85%的订单次日达,2020年到现在,Kilimall已经在东非市场处于行业内的头部地位。

杨涛介绍,目前Kilimall 80%的订单来自于移动App,同时在非洲的基础设施领域、在物流履约方面实现了非洲市场的最高效益。“我们是非洲效率最高,盗窃率最低的仓库,达到了99.98%,支持订单当日达。”他表示:“我们在非洲创造了一万个左右的工作岗位,包括物流、快递员、客服人员、本地的卖家等,为什么我不在现场也能够让业务运行,是因为我们前面讲的这套数字化系统,它连接了整个非洲电商的上下游各个角色近万人共同努力。”

从非洲消费者偏好来看,也有当地的本土特色。杨涛说道,数据流量包相对来说单价较高,消费者对消费流量非常重视。同时,APP访问速度需要变快,从而提升用户留存,此外,由于非洲市场相对来说是个比较陌生的市场,因此需要高效的运营数据分析来降低运营成本,提高运营效率。

在这样的需求前提下,云计算成为支撑电商平台高效率运营的底层技术驱动力。杨涛介绍,在云计算的支持下,Kilimall每个订单的IT单位成本节约了30%以上。同时,通过与亚马逊云科技合作,Kilimall的下单转化率提升了15%。此外,云技术支撑也帮助Kilimall应对了业务发展所带来的潜在流量增长风险。

“云”出海路径寻商机

据杨涛介绍,在非洲传统贸易市场主要是以标品、爆款和基本的商品为主,而且非洲没有本地生产能力,90%的商品需要贸易进口,且80%以上依靠中国进口。同时,由于非洲的采购商在中国供应商里信用度低,绝大部分是现金采购,现金采购就会造成很大的库存风险,即如果采购的商品不精准,那么就会变成库存。所以基本上绝大部分的采购商会偏向于要么采购最基本的基础款,要么采购最便宜品类,不敢去扩展长尾商品。

杨涛说道:“但是你不卖并不代表没有需求,所以我们作为一个中国背景的电商公司,长尾品类、长尾SKU应该是我们发挥的优势。目前我们的SKU数量有数百万,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如何精准地进行推荐,亚马逊云科技AmazonPersonalize服务帮助我们有效克服了这个挑战。”

亚马逊云科技的解决方案具有灵活的弹性架构,流量增加时能够自动扩展计算资源,同时,高效智能的监控大屏Amazon CloudWatch(即监控和可观测性服务),节省了Kilimall的运维成本。

亚马逊云科技大中华区产品部技术专家团队总监王晓野表示,电商业务出海对云厂商的基础架构和服务提出了新的需求,包括提供全球覆盖的基础设施,持续改善针对不同用户的产品使用体验,同时通过积累的电商运营数据精细化地去实现电商的运营。

从亚马逊云科技本身的技术来看,通过现代化的应用设计来进行微服务改造,以应对大促、各种流量波峰波谷的时候,能够以微服务级别去进行敏捷扩展,此外,软件端到端流程自动化更新的能力也得到提升,帮助企业节约运营成本。

在数据分析方面,亚马逊云科技智能湖仓结合分析引擎,以架构的方式分阶段地去实现整体的技术底座的支撑,从而以灵活性和深度智能的能力为Kilimall这类电商企业提供用户体验、精细运营等方面的更多技术支持。

在杨涛看来,Kilimall在未来发展上,仍然面临着库存断货等问题。他说道:“因为当地没有本地化生产,从中国运过去,海运的周期需要高于两个月,这对于我们的规划能力、补货计划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接下来计划用Amazon Forecast(即基于机器学习的时间序列预测服务)实现仓库补货计划。同时,在大数据领域,也会加大投资,计划运用Amazon EMR(即云中大数据平台)深化数据分析。“

根据商务部信息显示,中国对非出口主要集中在日常用品、医药产品和机电产品等中国传统优势产品,而非洲对华出口产品主要是大宗矿产、能源,还有一些资源性产品。随着电商直播的发展,2021年卢旺达等非洲国家驻华大使通过网络直播带货,成功扩大了对华出口,中国消费者对非洲产品的兴趣正与日俱增。埃塞俄比亚的咖啡,马里的黄油、肯尼亚的红茶、喀麦隆的白胡椒、塞内加尔的花生、卢旺达的辣椒酱等商品都进入到中国消费市场,对非进口逐渐成为双边贸易增长的新亮点。

此外,《中非合作2035年愿景》《达喀尔行动计划(2022—2024)》等文件的发布为中非经贸合作指明方向。非洲大陆自贸区启动为完善产业链提供新机遇。对内有助于非洲国家加快整合碎片化市场,逐步扩大市场需求,并持续增加需求梯度层次多样化,推动区域贸易投资一体化和出口多样化。对外将为中非拓展产能合作空间、完善产业链布局提供新机遇。

Kilimall也希望能够拉动中国商品出海和中国供应链的非洲本土化。杨涛说道:“希望在未来三五年之后,非洲的大街小巷都有我们Kilimall的快递员,我们在非洲重要的交易中间,尤其是数字化交易,我们都能够参与其中。我们计划明年开放我们的Fulfilled by Kilimall,即FBK服务。这个服务在非洲也是一个稀缺服务,我们希望能够站在云科技巨人的肩膀之上越走越远。”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