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企业跨界探路产业融合

从传统产业到新兴产业,当科技领军企业携多年技术积淀跨界赋能,将引发怎样的链式反应?华为在煤矿、数据中心领域的探索实践,显示了从新技术赋能到产业融合的前景:更加智慧、绿色的未来。

从智慧煤矿到智能矿山

“转载机准备启动,破碎机准备启动,刮板输送机准备启动……”在陕煤集团旗下红柳林矿业有限公司(下称“红柳林矿业”)的地面“太空舱”控制室,两名工作人员在监视大屏前按下“一键启动”按钮,井下的一只“机甲巨兽”开始活动,监控画面中黑色“乌金”顺着运输胶带滚滚涌出。

这是红柳林矿业综采工作面常态化生产的一幕,而这样的智能化场景如今已经贯穿了从采煤、洗选到装车等一系列产供销过程中。

据了解,红柳林矿业早在2012年就开始探索煤矿行业的信息化、智能化转型发展之路,然而在实践中却面临着三大挑战:缺少行业标准,数字化成本投入高;矿井各种生产设备接口不统一,生产数据没有统一格式无法及时上传;数据孤岛问题突出,各个信息系统之间无法互联互通。

这些挑战也是整个煤矿行业的痛点。国能神东煤炭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新华就曾表示:“神东有1370多家主要设备供应商,13.4万台各类设备,10余类操作系统,500多种需要适配对接的通信协议。不同的设备装置具有不同的操作系统,同一供应商不同时期提供的操作系统及应用也彼此不兼容,造成设备之间数据共享难,信息互通难,生产作业智能联动难。”此外,煤矿行业还存在全方位智能化建设难以批量复制、缺乏自主可控的操作系统等问题。

面对这些行业痛点,该如何破题?华为多年积累的技术优势又将发挥怎样的作用?华为煤矿军团董事长邹志磊在带队下了十几次各类煤矿,并与其他部门充分讨论后得出结论:智慧煤矿本质上是工业架构体系变革的一部分,解决方法也只能是建立统一架构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然而实践起来并不容易,华为不是在建一个“新城区”,因为不可能把矿下的原有大量设备和传感机全部换掉,华为是在做“老城区”的改造。为此,华为搭建了一个分层解耦的架构,其中矿鸿操作系统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矿鸿系统中,基础层是物联层,煤矿行业的数千种设备将通过统一的数据格式、统一的接入接口连接起来。第二层是承载网,数字孪生要求实时反映矿山的问题,华为5G技术最大的优势是低时延,这种低时延加上算力优势能够对煤矿下一步将发生的事进行实时预测。第三层和第四层是云基础设施和数字平台,在数据收集上来后,人工智能通过不断地吞吐数据进行学习,做大量的替换,提高对风险的识别力。在第五层,系统将帮助行业实现边开发、边运营,最终影响整个行业的商业模式。

2020年5月,陕煤集团与华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2021年2月,红柳林矿业牵手华为煤矿军团,围绕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新一代ICT技术与煤矿深度融合,先后完成智能地质保障系统、智慧园区与经营管理系统等13大项24个系统的项目设计和评审,多个系统已经上线运行。就在刚刚过去的5月17日世界电信日,红柳林矿业携手华为打造的华为矿山工业互联网平台入选《工业互联网世界》“2022特色专业工业互联网50佳”榜单,成为该榜单发布以来首家上榜的煤炭企业。

与红柳林矿业的合作只是华为在煤矿行业跨界赋能的一个侧影。作为华为最早成立的五大军团之一,煤矿军团成立短短一年多,不但深入行业打造了首个操作系统矿鸿,实现了行业的智能化,而且将华为在智慧煤矿积累的数字化经验迅速复制到矿山领域,帮助山东黄金、金川集团等企业实现了矿山智能化。在5月10日的南非数字矿业峰会上,华为推出了“智能矿山解决方案”,又开始将脚步迈向国际。

“帮助煤矿行业实现少人、安全、高效,让煤矿工人可以穿西装、打领带去工作。”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对煤矿军团成立初衷的表述正在变为现实。

开启数据中心行业整合

5月9日,中金数据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金数据”)与华为数字能源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华为数字能源”)宣布结成全面合作伙伴关系。作为国内首批高等级第三方数据中心服务商,中金数据在金融行业数据中心服务领域实力雄厚。

这只是华为数据中心能源军团成立不到一年来的“大动作”之一。就在此前2月,华为数字能源还与汇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汇天网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据悉,汇天网络在数据中心产业上拥有超前的规划和储备,多数据中心项目环京布局,提供20万个机柜服务于市场,与华为数字能源在2022年的合作金额规模预计将达到10亿元以上。

在与中金数据的合作中,华为的愿景是为我国金融行业提供坚强的“绿色底座”,而与汇天网络的合作,双方将共同率先打造全球最大的“源网荷储”的绿色零碳数据中心。不难发现,华为在数据中心这个新兴行业里引领着绿色低碳的发展方向,然而华为此时的进入对于数据中心行业而言或将有着更为深远的意义。

中金数据董事长杨洁在双方签约发布会上介绍,过去3年来,我国数据中心行业年复合增长率大概在30%以上,而过去15年其复合增长率都在18%以上,稳定而高速的增长是这个行业的特点。然而持续多年的高速增长,也使这个行业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发展不均衡,结构化矛盾比较突出。比如在北上广深等地区,数据中心行业受到了发展制约,但是在一些能源成本比较低的偏远地区,网络条件、工作环境条件又受到一定影响。在这样的情况下,数据中心行业开始进入整合阶段,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也是行业发展必经的阶段。

“行业集中度不高,所以一定有整合的需求。谁来整合?”杨洁分析:一是电信运营商,特别是三大运营商,现在占整个市场份额的45%左右,但正是因为太有优势了,所以转变动力可能没有那么强烈;二是国有企业,比如宝钢集团、武钢集团、中国电子集团等有着资源方面优势的国企,但其主业不在于此;三是第三方数据中心经营企业,这些民营企业变革意识、市场感觉要快于、灵活于前两类企业;四是大型科技企业,最有代表性的是华为。“从现在看,最有机会的整合主体可能是这四个方面力量的融合,各自发挥优势。”

快速扩展推动产业融合

从煤矿这样的传统产业,到以数据中心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华为为何能在短时间内迅速跨界赋能并颠覆行业?业界分析,除了在操作系统、5G、人工智能等技术上积累的优势外,华为还有两个重要的优势。

首先是军团文化的优势。在刚刚结束的华为第19届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详细解释了军团文化,华为的军团是个集成型组织,包括销售团队、服务团队、产品需求管理团队、解决方案开发团队、生态拓展团队,一个团队只针对一个行业,吃透和最终解决行业最大的难题,从而整合华为的生态资源,缩短了内部的管理链条,让研发更快地响应客户需求,形成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第二个优势就是华为对人才的重视。经过多年积累,华为形成了强大的人才组合,包括700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120多名化学家、六七千名基础研究的专家、6万多名各种高级工程师、工程师。近一两年华为又大量招聘天才少年,他们中间已经有不少人成为研发队伍的中坚力量,例如在煤矿军团中,反向使用5G,实现井下信息更高清、更全面的效果,还通过复用黄大年的密度法等解决煤矿储水层的识别问题,产生巨大的经济价值。

无论是在新兴行业,还是在传统产业,华为的跨界赋能都指向智能、绿色的未来,在解决行业发展痛点的同时,也将推动产业融合形成“共振效应”。正如杨洁在中金数据与华为签约时所感慨的:“这既是我们自身变革的开始,也可能是行业的一个变化的开始。”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