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启动第三轮虚假种草治理 累计处理笔记17.26万篇、帐号5.36万个

1月19日,小红书对外宣布,正式对微媒通告、成宝、南京贻贝等4家通告平台和MCN机构提起诉讼,这些机构从事“代写代发”虚假种草笔记的业务,帮助商家及博主进行虚假推广,对平台内容生态和平台信誉造成极大伤害,同时严重损害了用户的合法权益,为此小红书要求上述机构立即停止针对小红书的虚假推广交易等行为,并赔偿小红书经济损失1000万元,赔偿金将用于平台虚假种草治理。

与此同时,响应“清朗·打击流量造假、黑公关、网络水军”专项行动,小红书于19日开始第三轮虚假种草治理,在前两批封禁68个涉虚假种草品牌及线下商户后,小红书再度封禁包括渝舍印象、安隅酒店、广州曙光美容医院等在内的6家线下商户,以及佑天兰、至初、欧德堡等在内的7个品牌。

据悉,自2021年12月16日启动“虚假种草”专项治理以来,小红书共封禁81个品牌及线下商户,处理相关虚假种草笔记17.26万篇、违规账号5.36万个。

记者发现,被封禁的品牌在小红书搜索结果页面仅展示“该品牌涉嫌违规营销,相关内容不予展示”的提示。对此,小红书“虚假营销”治理专项负责人表示:“只治理平台内的虚假内容和账号,治标不治本,因此需要截断上游品牌‘代写代发’的需求,才能从根本打击到这个灰产链。”

因种草心智强,小红书被不少品牌盯上。通过外部中介机构或者平台,品牌以产品/服务置换或现金的方式寻找大量素人,在平台铺设违规营销的内容。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北京大学电子商务法研究中心主任薛军,在1月初小红书联合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举办的“网络生态治理”行业研讨会上介绍,网络黑灰产产业链有三个主要环节,它们紧密联系,相互分工:首先是需求方,希望借助黑灰产为其刷单实现流量造假。其次是承接需求的第三方代运营机构,比如刷单公司。最后是,领取类似“刷单”、“刷好评”任务的大量分散参与者。

根据媒体报道,这一“代写代发”的黑灰产链路通常为:品牌或承接品牌方需求的第三方中介机构,通过“红通告”、“微媒通告”、“番茄通告”等为代表的第三方接单中介平台,以实体商品/服务或0-1000元不等的现金,大量有偿招募素人,在小红书、抖音、微博、大众点评上生产内容。

薛军表示,委托他人进行虚假种草的商家,属于从事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而对于代运营的组织者和公司,既属于帮助他人进行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亦属于从事非法经营活动。“未来我们可以进一步推动这块的立法立规,将相应的罪名特定化。”

薛军认为,治理需要把生态链、产业链、利益链弄清楚,才能真正做到有效打击。如果只聚焦其中一段,上下游的问题不解决,问题很难有效根治。同时,薛军认为,违规营销等问题需要行业联动,各个平台对黑灰产的代运营平台、中介机构进行共同打击、治理。

“违规营销的治理,我们一定会长期坚持做下去。它是个持久战,有很多治理难点,不是通过单一平台能够完全克服的。比如,类似微媒通告、红通告等这些第三方接单中介平台,我们今天依然没有找到特别好的方法来打击它们,但我们会持续尝试、找办法。”小红书总编辑沈炼表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