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王子”赵力:写出中国的《昆虫记》

“虽然此次野外科考与蟒蛇失之交臂,但遇到能捕鸟的蜘蛛也算是不虚此行。海岛生态系统的奇妙,让人感到震撼,人在大自然面前,始终是渺小的……”5月21日,成都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离开位于广东省珠海市的万山岛,结束了一段野外海岛考察工作。

野外是赵力的“科研天堂”。他曾为拍摄世界著名蝶种“梦幻之蝶”——金斑喙凤蝶,在海南岛南部的最高峰——尖峰岭顶上等了7天,最终近距离拍摄到了这一蝶种。

赵力也因此被业内称为“蝴蝶王子”。对此,他却说:“我不是什么王子,只是一个热爱昆虫的人。”

靠自学走进标本世界

儿时,很多人都对昆虫很感兴趣,但能将这份兴趣延续至成年,最后变成终身事业的,恐怕没有几人,而赵力做到了这一点。

“小时候,我常自制捕虫网上山抓蝴蝶,回家后父母会帮我找来纸盒子,把蝴蝶装起来。”谈及从业原因,赵力坦言,来自父母的支持是重要的原动力。

赵力曾表示,他幼时对昆虫的兴趣,得到了父母极大的支持。他父亲曾经说,赵力喜欢昆虫,就让他玩吧。

后来,赵力从图书馆里看到《少年昆虫学家》一书,这本书让他走进了标本世界。他根据书中所讲的方法、步骤,开始尝试自己制作标本。

上初中时,赵力对昆虫的热爱,偶然间被生物老师发现。在其指导下,赵力开始接触植物,并在初二时第一次参加生物竞赛。

时至今日,赵力对那场赛事仍记忆犹新。“当时有5万名中学生参赛,我仅获得第2名。考题中涉及100种植物,我只认识99种。”他说。

为了准备那次竞赛,赵力半年时间里认识了800多种成都地区的植物。“昆虫和植物的关系非常密切,那时的积累为我后来研究昆虫奠定了很好的基础。”他说。

曾险些命丧巨石群下

进入大学后,赵力开始野外探险。那时每年夏天,赵力都自费前往全国各地的蝴蝶聚集区进行调研。为了了解到珍稀的蝶种,他常要深入到人迹罕至的深山密林中去,住农家、啃干粮。

“1991年夏天,我曾经骑自行车调查了四川省境内10余个山区县的蝴蝶资源,行程达500公里,我以这次考察结果为基础写出了一篇论文。”赵力回忆道,正是这篇关于“四川西部蝶类资源调查”的论文,填补了中国西部蝴蝶研究领域的空白。

1992年7月,赵力赴四川省贡嘎山进行野外科考,来到位于山脚下的磨西镇时,突降小雨。细雨中,赵力猛然听到前方出现轰隆隆的响声,定睛一看——不远处很多巨石顺着山坡朝他滚来。

石头滚下的瞬间,赵力依靠本能反应迅速蹲下,只听得远处“砰”的一声巨响——离他不远处的一棵树被滚下的巨石拦腰打断,他躲过一劫。

30多年来,像这样的命悬一线,赵力还经历了很多。不过,这并未让他放缓脚步。东到浙江、西至西藏北部、北到大兴安岭、南抵海南岛……在我国的各个昆虫“聚集地”,赵力都用镜头和笔记录下了“虫虫世界”的丰富多彩。

让更多人看见微观世界

上世纪随着法布尔的《昆虫记》传入我国,昆虫热在我国悄然出现,无数人由此开始对“虫虫世界”着迷。

赵力也曾是《昆虫记》的“粉丝”,在掌握积累了一定知识后,他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自己能否写出一本中国的《昆虫记》?

经过10年的酝酿,赵力的梦想成真:《图文中国昆虫记》于2004年问世。书中精美绝伦的图片,妙趣横生的故事及点评,赢得了不少读者的好评。

通过读者反馈的信息,赵力得知,不少人过去不喜欢昆虫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从未能窥其真容”。因此,赵力开始琢磨上了微距摄影。

蜻蜓闪烁着晶莹光泽的复眼、毛毛虫身体上夸张的图案、蝴蝶扑向花朵那一刻的姿态……赵力边向记者展示微距摄影作品边说:“这可不是电影大师为我们营造的梦境,它们是微距镜头下真实存在的昆虫世界。”

“微距摄影能一下子拉近昆虫与人类之间的距离,把人们的眼睛带到了一个从未进入过的微观世界。在微距镜头下,我能看到昆虫世界那些不可思议的、神奇的、壮丽的美。这些美应该让更多人看见。”赵力说。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