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科技成果“含金量”超2.4万亿元

2014年,国家科改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科院“率先行动”计划。如今,6年时间过去了,“率先行动”计划实施效果如何?

9月16日,在国新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中科院院长白春礼就“率先行动”计划第一阶段实施进展有关情况作具体介绍,并答记者问。

第一阶段目标任务全面完成

中科院“率先行动”计划分了“两步走”:第一步,到2020年左右,基本实现“四个率先”目标;第二步,到2030年左右,全面实现“四个率先”目标。“四个率先”,即“率先实现科学技术跨越发展,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科研机构”。

白春礼说,今年是“率先行动”计划第一阶段的收官之年。6年来,中科院广大科研人员矢志不渝,潜心研究,在深空、深海、深地等一些战略必争领域抢占了制高点,在量子信息、纳米科技、干细胞等若干新兴前沿交叉领域实现并行、领跑,在载人航天与探月工程有效载荷和应用系统、北斗导航等一批国家重大任务中发挥了骨干引领作用。

以深空领域为例。中国科学院先后发射了“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悟空”号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实践十号”返回式科学卫星等6颗科学卫星。这6颗科学卫星基本形成了中科院空间科学卫星体系化的能力,也在国际空间科学领域占据了有利的地位,从而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

这只是个缩影。据介绍,6年来,中科院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3项;作为主要完成人,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1项;作为第一完成人或完成单位,获技术发明一等奖4项,科技进步特等奖1项、一等奖6项,共获二等奖137项。在自然指数国际排名中,连续8年位居全球科教机构首位。在由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评选的年度中国十大科技进展中,中科院作为第一完成人或完成单位一共有32项,占比达53%。

6年来,中科院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使社会企业实现销售收入共计24350亿元,新增利税共计2983亿元;并培育孵化出中科曙光、寒武纪等十几家上市公司,为支撑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除了这些直观的数字外,6年来,中科院还坚持培养和引进相结合,凝聚造就了一批科技大家、战略科学家和领军人才。其中,赵忠贤院士、曾庆存院士先后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多位科学家获国家和国际重要科技奖项;中科院按照“成为国家倚重、社会信任、特色鲜明、国际知名的科技智库”建设要求,全面完成高水平科技智库建设的各项目标任务,为国家宏观决策提供了有力支撑。

“总体上看,我院全面完成了‘率先行动’计划第一阶段目标任务,基本实现了‘四个率先’,发展基础更加坚实,创新能力稳步提升,呈现良好发展势头。”白春礼表示。

启动高端芯片等领域研究

当前,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更加需要科技高质量发展。针对美国对我国高科技产业的打压,白春礼介绍,在项目部署方面,除了承担国家一些重大任务外,中科院设立了3类先导专项。其中,A类先导专项面向国家重大需求,B类先导专项主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C类先导专项是与企业合作重点解决“卡脖子”问题。

瞄准“卡脖子”问题,中科院2018年启动了超算系统、网络安全、潜航器3个C类专项,2019年启动了处理器芯片与基础软件、电磁测量、仿生合成橡胶、高端轴承、多语音多语种技术5个C类专项。经过两年攻关,有些已经取得了一系列进展。比如,高性能超级计算机在天文、海洋、药物等领域取得了具有国际水平的大规模科学计算应用。

“C类专项在组织模式方面,强化产品导向、应用导向,形成了‘研究所+企业+地方’三方面联合的攻关模式。”白春礼介绍,研究所主要负责关键核心技术攻关,企业主要负责工程化和产品化,地方给予配套支持。在保障措施方面,中科院出台了“攻关8条”,在骨干的薪酬、考核与岗位晋升、其他在研任务、后续科研任务保障、经费使用、研究生指标、荣誉奖励等方面都制定了相关政策,保障科研人员潜心攻关。

目前,中科院正在紧锣密鼓地谋划“率先行动”计划第二阶段的目标,并将继续针对一些“卡脖子”关键问题做一些新的部署。比如,航空轮胎、轴承钢、光刻机等,还有一些关键核心技术、关键原材料等。

“我们要把‘卡脖子’清单变成我们的科研任务清单进行布局。在第二期‘率先行动’中,将集中全院力量,聚焦国家最关注的重大领域,进一步加强部署。”白春礼表示。

不过,白春礼同时强调,中科院作为一个科研机构,不能包打天下,还是要聚焦关键的核心技术,瞄准关键的基础材料、关键核心的工艺、基础算法、重大装备等基础性、战略性的关键核心技术需求,在光刻机、高端芯片等方面,争取主动揭榜,发挥多学科综合和建制化优势,集结精锐力量,组织系统攻关,有效解决一批“卡脖子”问题。“因为科学院本身是个科研机构,不是一个在工程化、产业化方面很强的机构,所以科学院的工作主要还是聚焦在前端。”白春礼说。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