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趣游戏董事长王佶:云游戏催生三大新经济

12月19日,在2019年度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上,世纪华通董事兼CEO、盛趣游戏董事长王佶出席大会,并发表了《无惧变量融合未来》的主题演讲。

他表示,云游戏带来的多屏合一将催生三大新经济,同屏经济将为整个行业带来用户和市场规模增长、平台经济有望诞生新的巨头产生新的付费模式、IP共享经济为存量业务找到了新的突破口。他认为,中国游戏企业经过端游和手游的洗礼,力量不容小觑,在做好游戏内容的同时,更应肩负中华文化“走出去”的使命。

在王佶看来,5G网络高速率和低时延的两大优势,实际上已经突破了云游戏发展的技术瓶颈。云游戏带来的多屏合一将推动用户规模增长,同屏经济有望使市场规模达到千亿水平。他认为,以盛趣游戏为代表的中国游戏企业,经历了端游和手游时代的洗礼已拥有了足够的竞争力。在云游戏时代,与全球顶尖企业同屏竞争,只有扎实做好内容,才能在云游戏产业发展的过程中收益。

新技术带来新的商业机会的同时,也会催生新的商业模式。王佶从两个方面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在云游戏领域,云游戏服务平台有望率先受益,并发展壮大,订阅付费模式和广告模式有望成为主流。在存量业务领域,IP共享经济模式将产生更大的想象空间。他以盛趣游戏《传奇》和《龙之谷》为例,《传奇》通过主动开发的策略,引入合作伙伴,做大做深生态圈,把传奇的IP的价值进一步放大。同样,近期《龙之谷》端游也与腾讯展开合作,探索IP的后续开发。通过IP共享模式,引入更多合作伙伴,持续的为游戏IP提供更加丰富的能力,将有助于整个IP价值的提升。

此外在云游戏时代的背景下,王佶认为中国游戏的出海战略也应有所调整,除了继续提升全球发行能力和丰富产品品类外,游戏企业应肩负中华文化“走出去”的使命,主动发挥自身优势,通过游戏产品,把更多更优秀的中华文化,用科技的手段来表达,用海外用户能够接受的形式传递出去。让游戏这个载体作为传播中国文化、弘扬中国价值的平台。他表示,盛趣游戏围绕这个使命已展开了积极的尝试,包括“互联网+中华文明”的重点示范项目文物加APP、釉彩APP、《南海更路簿》游戏等多个“文化+”项目。

过去的5年,在王佶的带领下世纪华通已完成了向游戏产业的转型。2019年1-9月,世纪华通总营收109.35亿元,是A股游戏公司阵营中首个营收破百亿的公司。在前三季度净利润上,世纪华通净利超20亿,也是A股游戏企业中净利润最高的企业。

以下是王佶演讲全文——

《无惧变量 融合未来》

今天我分享的主题就是身后的8个字:无惧变量,融合未来。本来我的稿子里对前半句的“变量”谈得比较多,因为这一年多来许多人都在讲“经济不景气”、“游戏难做”,的确在全球经济下探这个巨大的“变量”面前,很多从业者过得并不如意。但我转念一想,距离我们这个产业上一次的“时代革命”,也就是移动游戏的兴起,不知不觉已过了好多年,很快,随着5G技术的完善,云游戏的时代就要扑面而来。经验告诉我,每一次的技术升级,都会涌现全新的市场机会,造就全新的商业模式,形成全新的消费习惯,诞生全新的龙头企业。所以我临时调整了讲稿,决定把分享的重心落在主题的后半句,多讲讲我们的未来。

1、未来的云游戏时代,会让我们更直接地同全球对手过招

不久的将来,我们的玩家可以不依赖任何高端游戏设备,不需要下载游戏客户端,就能够畅快地体验原来需要高配置终端的3A级游戏大作了。5G网络高速率和低时延的两大优势,实际上已经突破了云游戏发展的技术瓶颈。未来主机游戏、端游、页游和手游产生的“多屏合一”、“同屏经济”也不再是“纸上谈兵”。预计到2023年,中国云游戏用户规模就将突破6亿人,市场规模也将达千亿级。

纵观中国网络游戏发展的历程,我们几乎直接跳开了在其他国家更为主流的主机游戏,直接耕耘在端游领域,也诞生包括我们盛趣游戏在内的诸多厂商,形成了有中国特色的“端游时代”。但是端游在全球市场中的份额和地位究竟有多大?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很清楚,因此也有了像盛趣跑到纳斯达克去上市,但是华尔街始终对我们的商业模式理解不清,PE普遍不高的现象反映了中国网游企业在国外上市的共性问题。后来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的网络经济出现了历史性的突破,移动支付,O2O,各类共享经济服务层出不穷。中国游戏企业更是在全球的手游行业中崭露了头角,目前中国游戏市场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的游戏市场,“中国力量”在各方面都不容小觑。

而即将到来的“云游戏时代”,则会让我们更加直接地与全球对手过招。为什么?因为玩家不再需要电脑或主机来运行游戏,那么游戏本身的品质就成为玩家选择与否的核心标准。由于大部分中国玩家并没有买X-box或者买Playstation,以后其实也没有必要买了!因为全球最顶尖的游戏都能够快速地凭借5G网络、通过云游戏的传输,“秒速”地投射到他们面前。那么问题来了,他们是玩索尼的、微软的、谷歌的、EA的?还是玩我们盛趣的、腾讯的、网易的呢?玩家可以用手来投票,而作为游戏研发企业的我们,只剩下把内容不断做好这“华山一条路”。只要这条路走通了,大家都能成为云游戏产业发展的受益者。

2、未来的商业模式,一定具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我如今所代表的盛趣游戏这家公司,过去革命性地首创了中国网游行业的E-sales模式,和至今仍是行业主流的FTP和道具销售模式。那么随着云游戏时代的到来,会不会产生新的商业模式呢?

答案是肯定的。首先是云游戏服务平台本身,把游戏放在云端服务器运行,把渲染后的画面传给用户,同时向云端传回用户操作。能够提供这一套“流式传输”服务的,可能就是未来最大的“渠道商”,所以我们有机会去创造这个新的巨大的平台;其次是用户对内容的购买,主要是基于付费订阅的模式——那么可想而知,随着云游戏用户规模的增加,内容的丰富和用户体验的提升,付费意愿和水平也会增强,平台的广告变现能力也会自然水涨船高。

未来的商业模式同样在“存量”业务里充满想象空间。我举盛趣的两个例子,一是《传奇》,它是我们如今仍然活力满满的“存量”,是每年收入超200亿元的大市场,作为《传奇》的共有著作权人以及中国市场的独占权利人,过去我们一边自己做,一边辛辛苦苦搞维权。未来,我们可不可以一边自己做,一边授权更多的人来合法地、良性竞争地一起以《传奇》IP为核心开发不同种类、不同游戏体验和乐趣的《传奇》游戏呢?盛趣19年的努力经营造就了6亿《传奇》用户的庞大规模,我们做《传奇》的“天猫店”和各授权人做《传奇》的“淘宝店”,这样的“生态圈”也许能让《传奇》这个“中国网游第一IP”的价值达到最大化。第二个例子是《龙之谷》端游,最近它在腾讯的wegame平台上开服以后,收入一下子翻了十几倍!而这个知名IP端游的后续开发和打造、与更多本土化内容的融合与合作,都将变得更有价值。所以我觉得“IP共享经济”这个商业模式,未来也很值得我们去探索。

3、未来的海外战略,更肩负中华文化“走出去”的使命

最后我想聊聊海外。现在很多公司都打“海外牌”,都不约而同地着力在全球发行能力的提升和产品品类的丰富上。

但是正如我刚才讲的,云游戏时代的到来会让区域的边界渐渐淡化,产品的竞争更加激烈。过去讲中华文化“走出去”,很多人印象里就是少林武僧、民间非遗等等;而在我们游戏圈,大家熟悉的《三国》、《西游》、武侠、仙侠等题材的游戏也在华语文化圈获得了一定的市场。但是,更多中国游戏企业在参与海外市场的过程中还是扮演“厨师”的角色:老外喜欢什么口味,我们就做什么菜。这样做当然没有问题。不过我们的出海企业,在深入融合了当地市场,充分了解了用户需求、把握了用户心理,也学习了更高级的表现手法之后—未来,可不可以通过游戏产品,把更多更优秀的中华文化,用科技的手段,用海外用户能够接受的形式,潜移默化地传递出去?事实上,行业管理部门很早就在做“中国民族网络游戏出版工程”,近年来一些反映中国传统审美的“艺术游戏”研发也得到了相当的重视。而我们盛趣游戏也在这方面做了十分有意义的尝试,包括“互联网+中华文明”的重点示范项目文物加APP、釉彩APP、《南海更路簿》游戏等多个“文化+”项目,都在“科技赋能文化”的公司定位下,既打造了极致互动体验的科技文化企业和文化内容,也在相当程度上为中华文化的“走出去”添了砖、加了瓦。未来的海外竞争难度虽然很高,但我们不就是一直在挑战高难度么?

各位领导,各位同仁,以上就是我分享的一些体会,谢谢你们的聆听!我们也许会因为经济的走势而焦虑,但是未来已来,想想那些新的机会、挑战和使命,就会像此刻的海口一样,心中温暖如春。谢谢大家!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