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互联,日本从工业制造做起

2019-03-21 16:48 言谈霓虹 陈言

  作者:陈言

  刚刚到日本,拿出苹果手机用谷歌信箱和朋友联系,着急的话,用脸书也能找到想找的人。买东西则是用亚马逊。上街的地图是百度,和国内朋友聊天用微信,购物时上一下阿里巴巴的网络,比一下价格。不论是中国的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还是美国的GAFA(谷歌、苹果、脸书、亚马逊),对于日本来说都是外国的软件。在日本人们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日本在这轮IT技术竞争中,已经落后了不少。

  另一方面,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虽然日本政治家、政府并未像某些国家那样强调工厂回归本国,但这些年日本的工厂重新回归日本的还真不少。日本员工的工资依旧很高,日元汇率也没有出现太大的下调,政策上的优惠几乎没有,但工厂能够回归,一个比较大的原因是,日本制造业走万物互联的路子,让成本有了较大的改观。和其他国家通过做物流、社交网络来获取市场美誉的做法,日本有很大的不同。

  日本更强调物联网的新作用

  进入2019年以后,世界经济显现出了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整个国际经济的下调,大概成为了各个国家都需要应对的问题。

  在日本我们看到的是企业从国外回归。如果说汽车行业中的日产、本田从英国退出,这和英国脱离欧盟有关,但更多的企业,比如我们耳熟能详的资生堂、狮王、尤妮佳、日清食品等先后回归日本,在日本大举投资建厂,这就需要花些气力去分析、解释了。

  日本对企业的政策条件没有太大的变化,企业需要处理的工资、能源、国内市场状况也没有变化,但制造本身发生了较大的改变。在中美等一些企业集中做物流、手机、社交网络的时候,他们在静静地做信息与工厂制造的结合,借用人工智能参与制造过程,用深度学习来提高制造效率等。

  我们通常认为,日本建筑工程缺少劳动力,建筑方面的成本会比其他国家高出很多。到了日本建筑工地一看,工程建设的人员并不多,建筑机械的自动化程度很高,通过物联网的方式让建筑工程能按计划进行下去。

  这背后和建筑机械物联网化有很大的关系。在日本·日立建机的工厂,笔者看到这里开发出来的自动走行系统(AHS),实现了自卸卡车的无人驾驶,降低了以往司机驾驶时追尾和翻车事故造成的伤害,卡车更可以与挖掘机匹配,自动完成装卸和运输工作。日立建机执行役专务田渊道文介绍说,“该系统应用了车体控制技术,利用了日立集团在铁路运输管理等领域长期积累的各种成果。”

  是日立集团构筑的物联网Lumada将工程地形用三维图制作出来,建机根据指令中心设计的工程方式进行施工。生产建机的工厂也将信息与制造联系了起来,大量的物联网技术与工程、制造联系在了一起。

  日本在IT方面的精耕细作更多地表现在了这里。

  用物联网方式实现个性化定制

  我们看今天的日本,不谈产品外形设计、功能齐全等,只从大量制造的角度看,这个国家依旧保持着强大的制造能力。如果有机会在更深层次的制造现场看一下的话,会发现这里在个性化定制方面,生产效率极高。一个比较大的原因就在于让物联网进入到了制造一线。

  去日立制作所的大瓮事业所采访时,看到铁路、电力、水处理等社会基础设施以及制造业和流通业中控制系统的开发和制造,至今其组装、配线等作业依靠手工方式,而且控制面板等产品更要根据客户需求不断进行设计和调整,“个性化定制”的产品呈现数量少、型号多的特点。

  靠生产线的信息管理、操作可视化,日立完成了所有个性化定制的产品的制作。笔者看到,工人在身旁的电子显示屏上看一眼图纸,接着操作一步。零部件的存放及提取过程被提前设计到了程序里。只有拿到应该按步骤安装的零部件,工人才能进行操作。拿了不该拿的零部件,货台上的提示音就会不断地响,直到换回正确的零部件,货台才停了响声。

  给记者做向导的大瓮事业所技术人员藤田幸寿说,“我们在过去20年里,始终都在进行生产改革,之前是部分改善,如今则是彻底打破生产、调度、设计、财务等各个生产部门界限的整体优化。这种物联网技术下的高效生产模式将生产时间整体减低了50%,也吸引了全球500多家企业前来参观。”

  当物联网能够解决生产中的个性化定制以后,日本企业搬回日本从事生产也就有了新的条件。物联网越是能深入到生产一线,也就越能提高生产效率。今后采购、生产、销售、服务过程物联网化,将会更大地改变现有的国际制造体制。日本制造依旧会和美国等国家的制造有着不同的特点,维持其稳定的技术能力。

  让物联网更多地和一个国家的制造业结合起来,这很值得我们借鉴。

责编:陶宗瑶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