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政府禁止华为参与5G建设给中澳关系投下阴影

2018-08-24 16:12 环球网 方建春

  终于,澳洲政府禁止华为中兴参与5G竞标的大棒还是落下了,比预想的要快,但比预想的要间接。快在于我们预想在本月结束时重锤才会落下,间接在于措词还是没有直接说禁止华为、中兴投标,而是采用了隐晦的“可能受到外国政府法外指示,违反澳大利亚法律的供应商的参与,可能会使运营商无法充分保护5G网络免受未经授权的访问或干扰”。

  澳大利亚的保护费交得很及时,投名状很漂亮,美国政府应该很满意;利益之争,爱立信,诺基亚等竞争对手也很满意,垄断集团更暗自得意;党派之争,鹰派为了上位的箭射得很准;然而,苦的是民众,龟速的网络,高昂的费用,与全球领头羊不断拉大的技术差距。

  我们先来看看惊人相似的历史和澳洲政府因政治干预而自我吞下的苦果,但他们似乎有些健忘或者说是选择性的失明。2012年堪培拉政府禁止华为投标澳大利亚宽带网络项目(Australia's Broadband Access Network 简称NBN)。此后,2013年入主堪培拉的自由党最初预算花费295亿澳元于2020年完成其所有网络工程,然而,迄今为止预算不但攀升至560亿澳元以上,甚至还有很多地区依然用的是落后的铜缆。高昂的费用并没有换来预期的高速网络。我们用Speedtest于2018年8月23日实测的全球网速显示,澳大利亚网络下载速度为31.53Mbps,位居全球第53位,不到中国77.61 Mbps(排名第19位)的一半,甚至低于泰国的47.35 Mbps(排名第34位)。

  平等的竞争我们是欢迎的。2015年,诺基亚被迫收购阿尔卡特-朗讯。同年,爱立信与思科也被迫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两强合并的传闻也不时传出。这些正常的商业竞争我们是欢迎的,也是合理的。但此次澳大利亚政府直接以安全为由干预商业竞争,就明显违反了WTO非歧视性原则。

  中国的成长也是澳大利亚的机遇。若以PPP计量的GDP来衡量,中国已位居世界第一(中国2017年为23.3万亿美元,美国为19.4万亿)。即便用实际GDP衡量,我们也将在未来11年后超过美国(2017年中国为12.2万亿美元,美国为19.4万亿。若按2017年中国和美国年均增长6.9%和2.3%的增速计算,中国将于11年后超过美国)。中国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澳大利亚最大的顺差来源国。中国的成长也是澳大利亚实现大宗商品超级增长周期的保障。

  我想对澳大利亚政府说,你们带有色眼镜看人的习惯是否应该调整?你们因为华为的创始人任正非先生曾在军中服役,就认为华为服务于中国政府,有窃取信息的嫌疑。你们可曾记得,澳大利亚力拓公司曾派间谍刺探中国铁矿石情报,对此你们为何闭口不谈?那么我想问问,美国迄今为止的44任总统中,有26位曾在军中服役,那是不是他服务的部门或者企业都是间谍?英国哈里王子曾前往澳大利亚军队服役,那是不是哈里王子也有间谍嫌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其实,澳洲政府心里也明白,自身对中国依赖越来越强,所以未能直言禁止华为、中兴参与其5G建设。2017财年,澳大利亚对华货物和服务出口比重高达29.6%,是出口美国5.6%份额的5.3倍。全年对华出口增量为220亿澳元,占全年出口增量537亿澳元的41%。其中,仅铁矿石对华出口就高达128亿澳元。铁矿石也位居澳大利亚出口产品第一位。他们自己也需要知道,其国内市场仅占华为全球市场的极小份额,所以即便能临时阻挡华为前进的步伐,但影响不了大局。美国禁止在其国内市场销售华为手机,但今年二季度华为手机销量依然超过苹果位居世界第二。西方的遏制会成为我们进步源源不竭的动力。我们也会调整相关政策来维护公平竞争的环境,以防止这种不公平竞争情绪的蔓延。

  非歧视、公平竞争的澳大利亚才会更受投资者欢迎!

  (作者单位:方建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博士后)

责编:陶宗瑶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