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的“困兽之斗”:三大业务纷纷受挫

2017-02-13 11:20:00 蓝鲸TMT网 分享
参与

  近日,移动数据监测公司Trustdata发布了《2016年本地生活服务O2O白皮书》,根据数据显示,在2016年O2O业务形态摆脱了团购的单一形式,逐渐演变为到店、到家、外卖三大板块。尽管美团依旧依靠交易额排名第一,但是其日成交量已经被超越。无独有偶,此前腾讯发布了《企鹅智酷中国科技互联网创新趋势白皮书(2017)》的报告,预测了中国互联网未来5年的发展趋势。对于O2O市场的判断是全球人口红利正在消失,将彻底告别野蛮生长。而被称为O2O行业的独角兽之一的美团,自然首当其冲受到了影响。

  

  据了解,在2016年,美团的主要业务包括,酒店、团购、外卖在内的多项业务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据媒体之前报道,美团的估值大幅缩水,公司估值从180亿美金下降到100亿,降幅超过三分之一,甚至连高管也在低价抛售公司股票。

  王兴此前也曾在某峰会上谈到,美团点评外卖业务依然在亏损。这也是美团点评合并后,王兴首次在公开场合透露公司发展业绩。

  有业内人士预测,2016年 “新美大”的亏损将会持续扩大,或将超过150亿元。2016年以来,关于美团裁员的消息不绝于耳,临近年终更被爆出通过强制转岗。一直被宣传为独角兽的美团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转型机会与盈利模式。

  执惠旅游创始人兼CEO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导致美团估值下降原因,一是美团T型战略覆盖面广、战线过长,在任何一个领域做深耕打实战会面临很多挑战,同时毛利率比较低,资金压力比较大。

  而本身缺乏造血能力的美团,只能依靠不断融资输血续命。迄今为止,美团先后经历了7轮融资。在F轮,美团为了换取28亿美元投资,竟与投资方签订对赌协议,承诺未来2到3年启动上市程序。巨大的资金缺口与日趋谨慎和理性的市场,让美团步履维艰。以往依靠烧钱换来的野蛮增长,已经不再适用。

  此前,金沙江创投朱啸虎表示,“2017年所有的超级独角兽都需要证明自己能够盈利。”美团是否具备盈利能力,从美团的主要业务的表现就可窥一二。

  外卖业务流血不止,成本上升

  对于美团的外卖业务,蓝鲸TMT曾在此前就有所报道,今年年初,工人日报曾发文《美团外卖员生存状态:负荷强罚款重》,由于外卖送餐员负荷强、罚款重、安全无保障等诸多“辛酸”现状,几乎每天都有送餐员离职,而作为一线员工,他们也是最容易接触到客户的,这将直接影响用户体验,从而对企业长期发展造成负面影响。而且也会导致送餐员的成本上升。

  据美团外卖送餐员表示,刚刚入职时HR就曾坦言,这边入职100人,隔壁可能有150人办离职,压力大,负荷强是常态,而所谓的高薪,有很多都需要交罚款。

  此前,曾出现美团与饿了么送餐员互殴事件及美团送餐员偷百度外卖送餐员配餐的事件发生,这对于尚处于激烈竞争状态的美团来说,不仅打击其平台的声誉,更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

  竞争对手方面,美团直接面临饿了么和百度外卖的正面竞争,后者流量和资金优势非常明显。并且决心很大。阿里巴巴复活口碑网以后与饿了么搭建的O2O矩阵显然不会轻易给美团机会。

  而作为美团外卖平台的代理商而言,由于平台烧钱严重,代理商也必须加入烧钱的行列。有代理商介绍,按照城市规模、经济水平、人口数量不同,美团将代理区域分为ABCDE五档,代理E级区域,需要至少向美团缴纳7万元保证金,而A级代理的保证金则提高到20万。在三四线城市,如此规模的投资并不低于创业。这直接导致代理商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他们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这场O2O大战中的牺牲品。

  酒店业务打法单一,盈利困难

  2017年1月9日,美团宣布结构调整,此前,一直宣称要独立融资的酒旅业务分拆失败,美团平台和酒旅事业群合并。在刚刚高调宣布与洲际酒店集团达成分销合作之后,美团平台与酒旅事业群就宣布合并,而非此前传闻的酒旅事业拆分融资,对美团而言是一件颇为尴尬的事情。

  而今年早些时候,曾有媒体曝出,美团屡见不鲜的刷单情况蔓延至酒店业务。中国网的一篇报道称,美团酒店对外公布的数据与对投资人公布的数据存在差异,“把钟点房、刷单量、未验证的和退款率等都计入了间夜量,刷单高峰期约40%的酒店间夜是刷出来的。

  2017年1月18日,蓝鲸TMT曾就宁波多酒店推出美团一事做了深入报道。由于美团单方面抬高抽佣并以各种名目收取杂费,导致多家入住美团的酒店以手动设置“满房”的手段,消极抗议美团,其中更有甚者直接退出美团。

  在发展酒店业务的过程中,美团存在一定程度的战略失误,就是继续沿用了团购与外卖的那一套“打法”:链接本地商户与本地用户,这就导致美团为酒店引流的顾客,以本地用户为主,其中不少都是酒店的老客户,而不是像其他酒旅平台那样,为酒店导入大量外地新顾客。这极大的制约了入驻商家的积极性,而且美团还不断提高抽成。让美团的酒店业务发展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团购业务逐渐式微,难撑大局

  作为美团的起家业务,团购一直是美团的强项,但是近年来,美团在团购的发展之路却不甚流畅。此前,媒体曾曝光武汉、杭州等多地KTV商家集体因不堪美团收取高额佣金发起抱团抵制;长沙坡子街大批餐厅发出告示,表示不接受美团点评团购;合肥100多家足疗店也集体从美团出走,起因是美团要求缴纳数万元上架费,并将抽成比例从6%提升至12%。今年年初,山东临沂多家KTV抱团推出美团。

  强势的美团,在成了近乎独角兽的存在以后,先是在内部清洗原点评员工,后是“套路”阿里出局。之后更是不断提高佣金抽成,使得其最依赖的团购业务,也无法顺利留住合作方与用户。为实现快速盈利,实现对赌条约,美团似乎有些病急乱投医。

  这几年,美团一直在强调多元化发展,在其可以参与的各个行业中都有所涉及,涵盖到餐饮、外卖、电影、酒店旅游、KTV、婚庆、美容等领域。但无论哪个业务板块都不缺少强劲的竞争对手。而美团的狼性文化使其四处树敌,从投资方到美团商户,几乎都曾被美团“套路”过,这也直接导致美团在不断状大的2016年,增速迅速放缓。

  纵观美团的三大主营业务,团购式微,外卖烧钱,而酒店业务还无法达到第一梯队水平,低端酒店难以实现盈利。而美团在多重业务中都采用一贯烧钱打法,不仅难以在日趋理性的市场面前获得成绩,更在加大资金缺口,今年1月下旬,曾有传言现在美团投资人转让老股的估值,比倒数第二轮融资时70亿美元的估值还低,最后一轮他们的估值是60亿美元。 也就是说,美团老股东为了安全退出,宁愿半价出售美团股票。如今的美团,不仅有一个对赌协议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于头顶,还面临着主营业务难找变现渠道的难题。对于美团而言,如果强行称其为独角兽的话,或许它仍在做着困兽之斗。

责编:陶宗瑶(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