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初履新联通第一板斧

2015-09-30 17:18:00 科技杂谈 谢丽容 分享
参与

  王晓初几乎是把刚刚在中国电信提出的4G+战略原封不动地带到了联通

  如果运营商对网络升级的认识止步于提升网速,就无法避免在产业变革中被边缘化。在比拼网速、覆盖之外,运营商需要来一场深度变革。毕竟,运营商未来最大的敌人不是彼此

  谢丽容 |

  王晓初履新中国联通董事长、党组书记不足一个月,中国联通的4G战略就从摇摆不定转而加速推进。

  9月22日,中国联通发布了新一代网络架构白皮书,中国联通总经理陆益民对外宣布,中国联通将加速4G网络建设,加快载波聚合(4G+)、VoLTE的部署,提升市场竞争力。

  8月24日,三大运营商正式进行了人事调整,工信部副部长尚冰接替奚国华出任中国移动董事长,而中国联通中国电信董事长互调,王晓初接棒联通,常小兵赴任电信。

  履新后的王晓初在9月初前往山东调研时就提出,中国联通资源要快速投向4G网络,加强4G业务宣传,强化公众对联通4G的品牌感知。这被解读为联通4G战略重大转向的积极信号。

  此前,中国三大运营商中,只有中国联通还在布局2G/3G的扩容工作,4G单品牌的用户数处于最低。这也直接导致中国联通用户数不断缩水,截至今年8月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从2015年2月以来,中国联通累计流失的用户数超过1.1亿户,而最早投入4G的中国移动4G用户总数达到2.29亿户。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行业人士认为,中国联通此时选择全面切入4G市场为时不晚,但要迎头赶上,相当考验决策层智慧。

  在比拼网速、覆盖之外,运营商需要来一场深度变革。毕竟,运营商未来最大的敌人不是彼此,而是更多未知的潜在对手。

  加速布局4G,复制电信4G+

  中国联通希望尽快布局4G。中国联通总经理陆益民宣布,中国联通将在今年内建设50万个4G基站,形成一个覆盖全国、总数超过120万个的3G+4G基站群,覆盖接近95%的中国人口。

  这个规划比中国电信整整晚了半年,但建设规划大抵相当。此前,中国电信曾对外公布,计划在今年底前建设超过46万个4G基站,使全国4G覆盖率达到95%以上。

  在中国移动面前,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实力仍然有所不济。中国移动在4G战略上走得最早,跑得最快,截至7月底的数据显示,中国移动已经建成94万个4G基站。无论从在网用户数还是基站规模,都遥遥领先于后两者。

  这种“一带二”的市场格局好比是一个相对稳定的三角形,只不过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各有包袱和优劣势。二者比较类似的境遇是,都是被中国移动激进的4G战略推入局的。最先布局4G的中国移动用户发展迅猛,对竞争对手争夺高端用户的趋势也相当明显,这亦导致一开始处于观望状态的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用户数陷入负增长。

  今年7月,中国电信提出了4G+战略。顾名思义,就是4G网络的演进技术。中国电信利用国际前沿的载波聚合(Carrier Aggregation,简称CA)技术,在原有4G网络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网络频谱,优化网络质量,大幅提升网络上行和下行速率而打造的业务品牌。

  载波聚合技术是4G向5G演进过程中的过渡技术,其网速可高达300Mbps,是4G网速的3倍。中国电信的计划是,今年下半年,中国电信将在主要城市(预计40个-50个城市)推出4G+服务。

  中国电信相关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中国电信已经在17个重点城市正式启动商用载波聚合网络,尽管王晓初转任中国联通董事长,这一规划不会改变。

  这令中国移动被动。有中国移动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在中国电信出台具体规划之后,中国移动计划部就立刻草拟了一份4G+建网计划,计划在今年底前,由各省公司在4G投资完成的情况下投资建设4G+,希望能在年底前建设6万个基站,占4G总投资的6%。

  上述中国移动人士认为,中国电信7月集中宣传“天翼4G+”,在舆论上营造了其与4G+的独特联系,并祭出了“比4G更快”的口号。这使得中国电信从4G竞争中跳出来,升级为比中国移动4G更快的电信运营商。

  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目前3G/4G用户数大抵相当,4G基站建设规划也大致相同,二者的优劣势在于,中国电信年初就确定了4G路线,抢先起步;但中国联通3G采用全球通用的FDD LTE制式,4G可平滑升级,在4G建网上不仅成本更低,速度也更快。

  “4G+是行业技术标准,并非中国电信独有,而是4G演进技术的必经之路。”上述中国移动内部人士称,中国移动过去一直在克制升级网络的节奏,希望最大化利用4G网络,但在中国电信的倒逼下,中国移动的节奏被打乱了。

  近期,中国移动宣布,已经在广东、上海、江苏、安徽和浙江五省市试商用4G+业务,预计今年底覆盖18个省的主要城市。

  王晓初上任之后,将中国电信的打法输出到了中国联通。中国联通无线首席专家马红兵9月在一个专业论坛上公开表示,中国联通将在2016年全网试商用VoLTE,届时,联通全网的网速也将提升到300Mbps,年底前,联通将在部分城市进行VoLTE试商用,并在部分地区试点载波聚合,届时这些地区网速可达260Mbps甚至300Mbps。

  从三大运营商公布的计划表来看,无论快慢,三家都将在2016年实现4G+的全网商用。爱立信的一位技术人士告诉《财经》记者,4G升级技术已是全球通用标准,是有固定路径的,但“这更具营销意义,4G比3G快,4G+比4G快,已经在消费者心中根深蒂固”。

  “在升级4G网络之外,消费者更加关心网络服务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上述爱立信技术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单纯的网络军备竞赛达到一定规模之后,消费者更加关心网络的强壮程度,因此,运营商还会将大部分精力放在现有4G网络的建设和室内覆盖上。

  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移动最具竞争优势,今年上半年,中国移动投入了大量资金进行4G室内覆盖优化,这令中国移动的4G信号在室内甚至要明显优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的3G网络。

  按照年初的规划,三大运营商2015年将在4G及4G+战略上总计耗费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资本开支。有行业人士推测,由于5G要2020年才开始商用,1年-2年里运营商将在4G及4G+保持持续的资本开支。

  在4G+网络军备竞赛中占优,只是运营商在短期内成功的必要条件之一。一家运营商想要稳健而持续地发展,还需考量战略设计、管理架构、运营机制等多种因素。

  深度变革使命

  “电信业在网络设计理念上一开始就选错了路,这造成了昂贵无比的网络,烟囱架构林立,无法支撑业务的灵活创新。”中国电信集团科技委主任韦乐平告诉《财经》记者。

  在运营商建设网络通路、互联网公司创新网络应用的这场移动互联网变革中,运营商正不断被边缘化。多位行业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根源在于运营商没有及时梳理调整网络建设和运营思路,在网络军备竞赛的道路上越走越急,钱越花越多,但越来越被动。互联网公司获取了利润更加丰厚的上层空间,运营商则越来越向微利的方向下沉。

  运营商已经意识到:改变不利局面,首先要在网络架构上彻底变革,必须重新定义和设计网络架构。

  9月22日,中国联通发布的新一代网络白皮书中提到,新一代网络将构建成面向内容服务的开放商业生态网络、面向云服务的极简极智弹性网络。

  简而言之,运营商需要设计一张更加智能弹性的网络,满足互联网业务创新对网络的灵活性、扩展性、智能化、低成本等要求。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地变现网络能力价值,成功转型。

  中国联通网络技术研究院首席专家唐雄燕认为,新一代网络需要在多资源协同下,以用户和数据为中心,通过在部署、服务和功能等方面进行多维解耦,实现网络基因重构。

  但一些投资者和行业观察者表示,在运营商对未来战略的规划中,有许多重要问题未得到充分解答,如网络变革的具体时间表是什么?网络变革如何与组织架构和经营战略结合?

  运营商认识到了最大化变现网络流量价值是最终出路,但具体实现路径其实并不明晰。埃森哲前资深顾问李军向《财经》记者表示,中国电信市场在全球范围内不仅规模最大,网络也最先进,运营商如何转型,国际上未有成功先例,中国运营商只能边走边看。

  多元网络和业务的整合问题,的确是除了公司治理之外,运营商面临的最大挑战。

  从去年开始,运营商经历了反腐风暴、降费提速、一把手轮换等大震动,需要在资费越来越低、市场越来越开放的前提下,短期内提升网速,为“互联网+”战略背书。外界看得比较清楚的是,运营商被动应战的成分居多。

  韦乐平说,网络架构重构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对大型的网络来说,彻底重构估计要十年左右时间才能基本完成。唯一不影响业务的办法是新架构与现有架构长期共存,平滑集成。

  在漫长的重构期内,运营商还需打通业务端链条,实现商业价值的卡位和放大,因为无论是个人、家庭还是企业物联网市场都是一个蓝海市场。

  运营商深度介入移动互联网价值链的整合胜算和价值有多大,目前仍需观察。理论上运营商可以向上延伸,打通网络和业务,但从过去的经验来看,管道和业务的打通相当困难。管道和政府企业物联网业务理论上有天然联系,但这个市场被包括互联网公司、IT公司在内的所有信息服务公司虎视眈眈,如何在一盘乱战中获胜,运营商并无把握。

  《财经》记者接触的多位行业人士认为,依照运营商目前的网络能力和经营能力,去争夺高利润移动互联网业务还很吃力,但若能从网络架构变革出发,强力整合业务战略,未必没有出路。运营商对网络升级的认识一定不能止步于提升网速。

  韦乐平总结,运营商网络架构变革不是技术变革,而是伤筋动骨的深度变革。只有高层介入才可能形成一个集团的战略决策,才能下决心从方方面面深度变革。

 

责编:陶文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