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战场:中国将如何赢得探月新竞赛

2019-01-22 11:38 环球网

  【环球网科技记者 王楠】1969年,当美国的阿波罗十一号飞船在月球上空飞行时,休斯敦地面指挥中心建议宇航员们要留意“美丽的中国女孩嫦娥”,因为他们听说她在几千年前就已经登上了月球,并带着一只大兔子作为同伴。

(玉兔二号巡视器全景相机对嫦娥四号着陆器成像)

  中国的神话中一直都有关于月球的故事,“嫦娥奔月”更是中国上古神话传说中一个带有凄美色彩的典故。

  但当阿波罗十一号宇航员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后,迎接他的没有嫦娥姐姐,也没有与她做伴的兔子,在美国宇航员眼前的这个星球上,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没有一点生机。

  中国再次让月球探索者兴奋起来

  2007年10月24日,中国顺利将“嫦娥”送“回”了月球——探月卫星嫦娥一号发射成功。次年11月12日,嫦娥一号拍摄的全月球影像图顺利回传;2009年3月1日,嫦娥一号卫星按预定计划受控撞月,为探月工程一期——“绕月探测”任务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2008年3月,探月工程二期立项。

  2010年10月1日,作为中国探月工程二期先导星,嫦娥二号发射成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探测器成功落月,实现中国航天器首次地外天体软着陆,并开展巡视勘察和科学探测。嫦娥和玉兔终于在月球上相遇。

  与嫦娥一号、嫦娥二号实现的“绕月”相比,嫦娥三号的任务是“落月”,同时我国也把月球车“玉兔”号送上了月球。

  距离美国登月已经近50年过去了,2019年1月2日,中国发射的嫦娥四号探测器成为第一个在月球远端着陆的探测器,自此中国成为了第一个将探测器送到月球远端也就是月球背面的国家。

(嫦娥四号在中国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

  外媒指出,这次任务展示出中国成为太空探索大国之一的雄心,对世界大国之间的关系具有重要意义。而通过嫦娥四号着陆器与玉兔二号巡视器顺利互拍,传回的第一张月球神秘背面的近距离照片时,中国再次让月球探索者们兴奋起来。

  嫦娥四号开启月球探测新篇章

  受到中国登月计划的推动,其他太空机构组织正对月球表现出新的兴趣,美国、印度、日本和俄罗斯的一些太空组织机构也计划在今年实施月球探测。那么,是什么重燃了各国对于月球探索的兴趣呢?

  欧洲航天局探月小组的专家詹姆斯·卡彭特认为,对月球的好奇也许超出了纯粹的科学目的。他说:“这是人类探索宇宙的一种长期动力,以及对未来生存环境的重新思考。如果我们想要在地球以外的星球上开展一种永久可持续性的方式生活和工作,就要求我们不断去探索新的星球并学会在那里提取有价值的资源。”

  据悉,嫦娥四号是中国探月工程四期的首次任务,未来还将有三次任务。

  “一个是嫦娥六号计划在月球南极进行采样返回,到底是月背还是正面,要根据嫦娥五号的采样情况来确定。嫦娥七号是在月球南极一次综合探测,包括刚才说对月球的地形地貌、物质成份、空间环境进行一次综合探测任务。嫦娥八号除了继续进行科学探测试验以外,还要进行一些关键技术的月面试验。 中国、美国、俄罗斯和欧洲等国家都在论证,要不要在月球建立一个科研基地,或者科研站,比如说采用3D打印技术,能不能在月亮上利用月壤建房子等,我们要通过嫦娥八号验证部分技术,为以后各国一起共同构建月球科研基地,做一些前期探索。”中国国家航天局副局长、探月工程副总指挥吴艳华说,“探索未知世界是人类的天性,中国正在太空探索方面迎头赶上。”

  为太空生活做准备是中国探索计划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除了辐射监测和矿物学实验外,嫦娥四号还携带了土豆种子,蚕卵和拟南芥种子等,据悉与甘蓝和芥菜有关的植物常常被生物学家作为观察不同环境下植物表现的典型代表。研究人员希望土豆和拟南芥种子种子能够在100天内在月球上生长,这个过程将被相机记录下来并传回地球。

(一株棉花的棉籽在嫦娥四号着陆器上的水箱中发芽)

  负责月球植物实验的月面微型生物圈总设计师中国科学家谢庚欣教授表示,如果该项目成功,它对了解人类未来如何在地外星球生存具有重大意义。

  而在这场月球探索赛的你追我赶中,中国并不是唯一一个有登月野心的国家。

  太空竞赛又重新流行起来

  在过去20年里,月球探测任务主要采用航天器绕月飞行的形式。自1990年以来,美国以及日本、中国、印度和欧洲等新玩家已经发射了十几个月球轨道器。而在嫦娥四号登月后,俄罗斯和欧洲合作的“远景计划(PROSPECT)”也打算在2022年将登陆器送到月球南极的地下,研究其资源开采的潜力;而欧洲航天局也在日前透露,已经牵手了火箭制造商阿丽亚娜集团(ArianeGroup),以制定建造月球基地的计划,据悉该计划将从月球表面开采材料,并探索让人类在2025年之前登月并开始在那里工作的可能性;去年美国宇航局也计划在2023年将进行半个世纪以来的首次月球载人飞行任务。

  中国、美国和欧洲竞相建立前哨基地、提出开发月球资源的展望引发了一场新的太空竞赛讨论,而一些行业专家认为,中国目前正处于领先位置。

  乔治华盛顿大学名誉教授、空间历史学家约翰罗格斯顿表示,太空探索下一阶段的问题关键在于中国是否会与其他国家合作。不少国家对现代月球探测的合作性感到兴奋,太空机构正日益认识到国际合作与协调的重要性,这与月球探索早期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

  据悉,此次“嫦娥四号”探测器携带着由德国、荷兰和瑞典科学家开发的仪器登月。基尔大学的德国科学家帮助开发了测量月球辐射水平的系统、瑞典科学家设计的小型中性物质分析仪将调查太阳风如何与月球表面相互作用。在“鹊桥”中继卫星上,荷兰拉德布大学研究人员设计的无线电天线将接收到能够揭示宇宙起源的信号。

  美国航天局1月18日也发布公报表示,正就嫦娥四号任务与中方展开合作,预计将于1月31日利用美国“月球勘测轨道器”对嫦娥四号着陆点进行成像。

  詹姆斯·卡彭特表示,无论各国在太空的外交关系如何发展,各国和商业伙伴都应该努力为探索月球甚至探索宇宙而通力合作。

  “在嫦娥四号任务的论证过程当中,中国国家航天局高度重视航天国际合作与交流,也希望给国际的同行和科学家们提供开展月球探测的机会。我们愿在平等互利、和平利用、包容发展的基础上,同国际社会一道,携手推进世界航天事业发展。”中国国家航天局秘书长李国平说。

责编:王楠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