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成为中国下一个科技中心?

2018-07-14 17:18 财富中文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随着中国政府进一步加大对科技的投入,很多二线城市的科技中心如雨后春笋般迅速涌现,试图在发展高科技产业方面不落于人后。但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在“美好的结局”到来前,还是应该谨慎对待当下的火爆场面,正确认清炒作与现实的区别。

  “XXX(某中国城市)将成为中国硅谷!”

  相信不少在中国工作的朋友都见过类似的标题吧?其实不只是你们,一些专门报道中国的记者也早就对这类说法感到厌烦了,但是有什么办法?主流媒体仍然在不厌其烦地给各个中国城市打上“硅谷”的标签,不管这标签贴的是否合适。从北京到硬件生产中心深圳,再到阿里巴巴所在地杭州……现在甚至连上海也有了这样的头衔。

  然而不管宣传机器如何造势,事实是,中国目前仍然没有一个“科技先锋城市”能够和硅谷相提并论。得出这个结论很容易:硅谷所拥有的科技资源、人才储备和资本实力仍然遥遥领先于中国的几大科技中心。而且,科技城市所建造的只是中国自己的互联网,而硅谷的互联网却是世界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中国没有出一个新硅谷也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情。看看大洋彼岸的旧金山湾区,那里虽然聚集了令人惊叹的优质资源,但其所创造出的福祉却并没有让大多数美国人享用到,更不用说世界上其他地区的人民了。说得不客气点,硅谷所创造出的价值甚至都没有让其“臣民”享受到。是的,我知道,那里的失业率确实低,工资也的确比美国的平均工资水平要高,但同时也要看到,在那里工作的大部分科技人士仍然难以依靠工作收入让自己获得满意的生活。

  根据加州房地产经纪人协会(California Association of Realtors)的数据,目前旧金山的平均房价是100万美元。因此,想要买房的人,其年收入要在25万至30万美元之间。然而现实是,这座城市的居民平均年收入仅仅只有8万美元。也就是说,旧金山中上层阶层的人生梦想——买得起房、养得起家——其实也是一个近乎无法完成的目标。

  当然了,也不是所有美国城市的房价都这么贵。比如底特律,那里的房价大概只有15万美元左右。可是那里又并没有多少为科技精英们准备的职位。

  再把视线拉回中国,我们都知道,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已经达到了世界级高度;而相比于其他城市,那里的贫富差距问题也更加严重。更可怕的是,这些大城市仍然在不断扩张,看上去他们唯一需要的就是资源——准确地说,是继续集聚最好的资源。

  不过好在中国政府的核心管理层已经意识到了问题。为了缓解大城市的紧张压力,他们决定采取有效措施来“播撒财富”,让其他城市也能够享受到发展的福祉。当然,这样做还有一个更为直接的原因,执政者希望可以为二线城市争取到人才资源和投资机遇。

  于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大批二线科技中心如雨后春笋般迅速涌现。相比于北京、深圳,这些城市的发展方向更为专一;在不断摸索中,他们也渐渐形成了特有的科技精神和企业家文化。这其中,表现最为突出的有三座城市:成都、南京、厦门。

  成都:懒散的游戏之都

  作为中国西南大省四川省的省会,成都多年以前就已经名声在外了。除了他们独具特色的麻辣火锅和“可爱到犯规”的大熊猫,成都的另外一大特色是他们的茶馆。在那里,人们边喝茶边闲聊边打麻将——生活好不惬意!

  “成都的懒散是出了名的。我常常跟人说,要是WeWork到了成都,他们说不定会把公司的口号改成‘我们在工作,你们在睡觉’(We work, you nap)”,法国编程教育机构Le Wagon的成都分校负责人阿兰·桑切斯(Allen Sanchez)说道。

  如今,成都仍然以游戏闻名。不同的是,这次不是麻将,而是数码时代的游戏。包括手游公司尼毕鲁科技(Tap4Fun)、教育类游戏熊猫博士(Dr. Panda)在内的诸多游戏公司都诞生于此。而像数字天空(Digital Sky Entertainment)、天象互动(Skymoons Interactive)这样的企业则早已产出了多个知名作品。作为新兴的游戏产业中心,成都还吸引到了老牌游戏厂商的注意,包括腾讯、育碧在内的大公司也已经在此开设了游戏工作室。从劳动力市场角度看,这些企业的存在对于那些想要摆脱悠闲生活节奏的人来说着实是个不小的诱惑。

  “越来越多的游戏公司正在成都注册分公司,这样做的原因之一是相对廉价的劳动力价格。在这里,员工的工资水平只相当于一线城市的50%~80%。”阿兰·桑切斯说,“而根据我的HR提供的消息,这里的人们普遍更喜欢稳定的生活,对于大城市的所谓的‘大机会、大目标’,多数人都兴味索然。”

  南京:交通枢纽的历史变迁

  按字面意思,南京即是“南方的都城”。当然,这么理解也不算错,毕竟在中国古代,南京就曾经是多个朝代的首都。而这座城市之所以有着如此显赫的历史地位,部分原因要归功于其优越的地理位置。由于紧邻杭州、苏州、上海,又位于长江三角洲附近,南京一直是中国历史上重要的交通枢纽城市。

  今天的南京依然是交通枢纽,不过它关注的重点是未来的出行方式。今年6月中旬,当中国电动汽车初创企业拜腾宣布获得5亿美元融资时,他们同时也表示,公司的南京全球总部也将正式启用。

  比拜腾更早来到南京的是福特,2017年年底,他们在南京兴建的测试中心和创新空间正式投入使用。该工程耗资1.03亿美元,目的是充实其在亚太地区的科技研发力量。

  “之所以选择在南京建立测试中心,一个重要原因是这里的出行环境比较独特,值得我们仔细研究。同时,在这里我们也可以更好地了解中国消费者的不同驾驶需求。”福特工程学院院长、领导力与创新学院院长希恩·内维尔(Sean Newell)今年5月在南京创新大会上接受采访时说。

  事实上,南京在科技研发方面的吸引力不仅局限于出行领域。高度集中的高校资源提供着方方面面的人才,也让这座城市的产业布局有了更多的可能性,这是其他二线城市和广大三线城市无法比拟的优势。Innospace的毕珍妮(Jenny Bi)就曾直言:“这里的大学是各类人才的发源地,尤其在大数据领域,南京人才众多。”

  Innospace是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孵化器和合作办公空间,它在2017年将业务扩展到了南京。

  厦门:“美丽”之城

  作为著名旅游胜地,厦门绿树成荫的海滩和独特的维多利亚式建筑常常令来访的游客沉醉其中。可能也正是因为这座海岛与“美丽”和“美学”关系紧密,厦门最著名的科技企业也以追求美丽著称——这便是美图公司。按照中文字面理解,“美图”即是“美丽的图片”,所以顾名思义,该公司最擅长的就是美化图片。最近几年,其开发的App深受中国广大女性用户的喜爱。

  不过,美图并非厦门唯一的“名媛”,另一个“美人”——美柚(字面上翻译为“美丽的柚子”,但公司英文名为“Meet You”)也是一家不可忽视的重要企业。美柚App最初只是想帮助女性更好地调整生理周期,但随后,其功能逐渐发生了转变,现在它已经成为一款专注女性健康和美丽的社交网络应用。今年早些时候,美柚跻身“中国百大独角兽”行列。

  除了两家“美字辈”企业,厦门还诞生了一系列知名AR、VR公司以及许多人工智能研发企业和游戏公司。同时,作为中国重要的港口城市,厦门也是港口自动化研究的重要试验场。

  不过放眼福建省,厦门也不是唯一的科技中心。与其毗邻的福州近几年正在努力打造科技实力,其话语权已然不可小视。今年4月,首届中国数字峰会在福州举办,政府要员、商界大佬、科技精英悉数到场。大会的举行让世人见识到了福州浓厚的创业氛围,也促使更多创业者来到这里寻求发展。

  其中,泰坦加速器(Titan Accelerator)的CEO山姆·多恩(Sam Doe)就是其中之一:

  “最近两年,已经有很多科技巨头在福州‘安营扎寨’了,分公司、创新中心、孵化器……巨头们忙不迭的在这里推进着自己的各种项目。”

  多恩的泰坦加速器关注的重点是智能纺织品领域。他透露,其目前运作的项目已经得到了业界的关注,公司正在和亚马逊、微软、腾讯等公司商谈合作。多恩提到了东湖数字小镇,他表示那里之所以能够得到巨大发展,主要原因正在于后者成功地吸引到了诸多大公司的进驻。就在几周前,微软宣布,他们决定在东湖小镇开设微软学院——这也是他们在中国开设的首个创新研究院。

  真实,还是炒作?

  除了上文所提及的几个城市,中国还有很多“小型科技中心”。

  贵州——中国最穷的省份之一——目前正在努力转型成为中国的一座“大数据谷”。未来,水稻梯田将不再成为这里的标志性景观,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座巨大的“服务器农场”;西安市政府也渴望改变,他们想用高科技产业重塑城市形象,让这座历史古都更具未来气息。

  从宏观上看,自从中国最高领导人做出决议,要求中国在未来十年内在多个科技领域获得突破,并力争成为世界的领导者之后,整个国家已经开足了马力。在发展高科技产业方面,任何一个省份和地区都不想落于人后。

  然而,正如中国在很多其他领域的发展中呈现出的问题一样,我们还是应该谨慎看待当下的火爆场面,正确认清炒作与现实的区别。过去10~15年间,中国媒体们曾经争相报道那些外观上令人目眩神迷的摩天大楼,也曾经对所谓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城市”趋之若鹜;在他们的笔下,中国的未来是一个华彩绚丽的新世界,中国所打造的将是一个富有未来主义风格的新乌托邦。然而当浮华散尽,当更多的人走近这些“新世界”和“新乌托邦”后,他们发现,那些地方不过是些半真半假的虚无之所:有些报道已经被证明只是媒体赤裸裸的炒作,另外一些城市虽然做出了改变,但总的来看,其现实形态仍然与大部分人所预期的样貌相去甚远。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做得不好,事实上,中国近些年来的发展速度已经足够令人惊叹。如果非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地方,那便是欠缺一些自下而上的内驱力。要知道,没有哪个伟业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中国自上而下的行政管理体系确实能在短期内聚拢资金、有效调动资源,但要打造一个内生性的创新型文化却需要更久的时间。

  从目前看来,中国的这些“二线科技中心”既没有旧金山湾区人的叛逆精神和艺术家气质,亦缺乏教育水平高、开拓精神强的“北漂族”;与深圳、香港对比,它们也没有展示出过人之处。

  另一方面,外部环境对这些城市也不算友好。近几十年高速发展的经济虽然给人民带来了不小福祉,但同时也造就了严重的环境危机;基础设施建设的狂潮推动了GDP的增长,但也催生出了产能过剩的问题。

  如今,缺乏可持续发展能力的企业和政府的债务负担已经成为威胁中国、乃至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不安因素。在这种背景下,很难想象那些有志成为中国下一个大型科技中心的城市和地区能够获得充沛的人才储备,新锐的创业思维以及足够的市场需求。而没有这些,“科技中心”的理想就将沦为纸上谈兵。当然,我们确实可以对某几个城市抱以希望,但同时我们也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未来某些地方成为了“鬼城”,请不要感到意外。

  在中央所制定的发展规划的推动下,中国正在经历一轮新的技术热潮,可以预见,一些城市将因此获得新的发展潜力,这确实是一件好事;但在“美好的结局”到来前,最好还是冷眼旁观——毕竟,谁也不能够保证这场热潮不会成为又一轮的大型炒作。

责编:王楠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