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想造个最贵核电站 评论:没中国的技术很难成

2018-01-12 09:52:00 网易科学人 分享
参与

  去年从法国能源公司辞职的董事马格宁告诉我说,公司认为欣克利角C核电站对于证明“核电和法国能源公司在21世纪仍然可行”至关重要。他补充说:“如果其正常运行,这可能是一件好事。但是一旦无法推进,那么证明大家都输了。“

  法国电力公司2013年10月与英国达成的金融交易将为该项目继续输血 - 用马格宁的话说,这相当于让英国纳税人来资助法国的能源需求,这仍然是欣克利角核电站项目中最有争议的因素之一。

  考虑到其建设欣克利角核电站的决心,政府别无选择,只能任由法国电力公司提出各类建议。英国政府与法国能源公司就保证欣克利角核电站运行35年协定了一个固定电价。2012年,这一协议电价价格(被称为“执行价格”)被定在每兆瓦小时92.5英镑(MWh),然后随着通货膨胀而有所浮动。 (一兆瓦时大致相当于一小时内330个家庭使用的电力。)

  这意味着如果全国的电价如果低于每兆瓦小时92.50英镑,法国电力公司将从消费者那里获得额外的补贴,作为“补充“来弥补资金缺口。这将被添加到全国各地的电费中,也就是说即使你没有从欣克利角核电站获取电力,你仍然需要向法国电力公司掏钱。目前的英国电力批发价格是每兆瓦时40英镑。如果自2012年以来没有通货膨胀,那么每一位电力消费者将需要为欣克利角核电站产的每兆瓦时电力支付额外的52.50英镑。然而,由于协议电价与通货膨胀挂钩,执行价格自2012年以来已经上涨。(如果法国电力公司正按计划在萨福克的塞维尔开发另一个新反应堆,价格将会下降3英镑。)

  简而言之,政府并没有用纳税人的钱来资助法国电力公司,而是通过让电力消费者买单来达成协议。鉴于英国几乎每个纳税人都是电力消费者,所谓的区别只是形而上学。“执行价格是在电价非常高的时候设定的。他们在发生泡沫时签署了合同,“股票研究公司AlphaValue分析师胡安⋅罗德里格斯(Juan Rodriguez)表示,”这对于法国电力公司来说是一笔绝佳的交易。“相比之下,商业,能源和工业战略部则认为”政府谈判达成了一项有竞争力的协议。“

  事实上与目前的可再生能源成本相比,这笔交易看起来特别糟糕。在欣克利角核电站协定电价不断上涨的同时,能源成本却在不断下降。而且,正如公众账户委员会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出的那样,虽然能源成本在不断下降,却只是推高了对法国电力公司的补贴。报告指出:“没有人保护能源消费者的利益。”

  2013年12月,欧盟委员会决定,鉴于向法国电力公司支付的金额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可能扭曲整个欧洲的电价,因此对相关交易展开调查。而于2014年出版的相关结论文件有33000字,可以理解为欧盟拯救英国谈判的努力。

  欧盟委员会针对谈判本身提出了几个问题。首先,它表示支付给法国电力公司的巨额费用将给公司带来巨大的,不合理的优势。所谓的“协议价格”旨在“完全消除电力商业活动带来的市场风险”。

  其次,它指出,法国电力公司一直在向英国政府传递尽可能多的风险。相关合同包括英国从金融市场为核电站建设所需的任何债务在国家层面提供担保。另外,如果核灾难袭击欣克利角,法国电力公司将会幸免。环保组织的莫莉⋅斯科特⋅卡托(Molly Scott Cato)说:“我们为其提供了保险,所以如果发生了灾难,问题就会被直接摆在公众面前。核业务从来没有,也不应该由私营公司运营。”

  在欧盟委员会的评估当中,最严重的问题之一就是批发能源价格和协议价格之间的“差距”。这个价差目前在50英镑左右。欧盟委员会指出,一旦欣克利角核电站开始运行,法国电力公司所占有的市场份额将会非常可观,从而就有能力操纵整个电力批发市场。欧盟委员会认为,根据协议价格的计算方式,可能会“激励”法国电力公司“有策略性地影响参考电价”。例如,如果法国电力公司突然在预先计划的时间内向市场投放大量电力,这样电力批发价格就有可能大幅下跌。批发价格越低,与执行价格的差距就越大,因此消费者向法国电力公司所支付的“EDF税”就越高。正如欧盟委员会所说的那样,“纵向一体化运营商”如何“对这种激励作出反应”还存在一个问题。法国电力公司有责任为股东实现利润最大化。这也就意味着公司将有能力在一定的时间内操纵批发电力市场,从而有利于公司股东的利益。

  法国电力公司拒绝对此置评。商业,创新和技能部门发言人指出,能源监管机构Ofgem将负责监管整个电力批发市场。一位发言人说:“他们拥有各种调查和执法权力,可以监督和防止市场参与者操纵价格。”

  鉴于欧盟委员会的担忧,英国已经调整了既定计划,对和法国电力公司达成的协议稍作修改,以便于该项目产生的利润能够惠及到英国电力消费者。尽管如此,关于如何计算协议价格仍存在严重分歧,并且这一问题引发了迫使政府公布用于证明价格的文件的长期斗争。 2012年,由于准备与法国电力公司就协议价格进行谈判,政府聘请了咨询公司LeighFisher来评估欣克利角核电站的建设成本。 而LeighFisher估算的成本越高,法国电力公司的协议价格就越高。

  然而,正如英国国家审计署于2017年6月所指出的那样,LeighFisher归雅各布斯工程集团Jacobs Engineering Group所有。而在LeighFisher评估欣克利角核电站建设成本的同时,雅各布斯工程集团的甲方就是法国电力公司,其一些员工该被借调到法国电力公司。国家审计署指出,雅各布斯工程集团的不少工作人员参与了LeighFisher所做的成本核查工作。

  总之,就是说法国电力公司所雇用的一家公司旗下的一个部门向英国政府建议该向法国电力公司支付多少资金。2012年能源与气候变化部就清楚其间存在的利益冲突,但直到2015年8月,该部门才致信LeighFisher,要求公司确保项目“组织分离”。政府还要求对相应安排做出每月更新,但是审计署表示并没有收到这些信息。 2015年10月,在协议价格达成两年后,LeighFisher才签署了组织分离协议,其中包括“道德墙安排”。

  我最近在LeighFisher的网站上查找到电话号码,试图对他们如何将所谓“道德墙”付诸实践做出更多地了解。 “早上好,雅各布斯,”线路另一端的女性回应道。当我要求和LeighFisher的某个人说话时,那个女人似乎在搅浑水:“他们和我们没有关系。”当我向LeighFisher发送电子邮件后,雅各布新闻办公室的一个人回应道:“由于LeighFisher没有公关团队,他们委托我解释你的质询。”这样看来,目前根本不清楚他们所谓的”组织分离“是如何实现的。

  发言人通过Jacobs账户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强调说:“LeighFisher充分披露了与英国附属机构的关系,并制定了强有力的程序,以解决LeighFisher及其在英国分支机构的机密问题。 LeighFisher在整个过程中按照商定的协议管理工作和资源。“商业,能源和工业战略部的一位发言人告诉《卫报》:”LeighFisher向本部门证实,其与雅各布斯之间没有利益冲突,没有来自雅各布的雇员参与相关咨询工作。“

  2014年10月,英国政府修改后的计划被欧盟委员会接受。法国电力公司发言人说:“欧盟委员会对欣克利角核电站协议进行了长达10个月的详细调查,并且认为这与欧盟国家援助规则是一致的。欧盟的共享机制能够防止法国电力公司从欣克利角核电站获得过多利润。“

  然而奥地利对欧盟委员会签署欣克利协议提起了诉讼,认为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能提供国家援助。 奥地利农业,林业,环境和水务部长Andr?Rupprechter表示,“核电是过时的技术,我们不应该用政府补贴来人为干预。”

  今年夏天,当我询问相关情况时,法国电力公司新闻办公室告诉我,不可能去参观欣克利角核电站建设工地。幸运的是,法国电力公司为萨默塞特当地人免费提供了“参观新邻居”旅游项目,所以我只是加入了当地人的队伍便顺利成行。

  我造访工地的前一天晚上有一场风暴,整个场地布满了泥泞的水坑。随着巴士绕场徐徐前行,可以看到整个开发进度远未达到预期的水平。其中一位导游盯着窗外说道:“老实说,现在只是遍地的泥土。而麦克科伦教授表示,法国电力公司曾承诺今年将在新建欣克利角核电站举行圣诞晚宴,现在看来推迟到了2025年。就在我造访欣克利角的前几天,法国电力公司承认整个项目超出预算至少15亿英镑,而且可能比计划落后15个月。

  欣克利角C核电站将成为在这个区域建造的第三座核反应堆。最古老的欣克利角A核电站于1965年开始运行,并于2000年退役,现在破旧不堪,蓝色墙壁上有不少大洞。欣克利角B核电站位于A座右侧300米处,于1976年开始运营,计划在2023年退役。

责编:陶文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