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想造个最贵核电站 评论:没中国的技术很难成

2018-01-12 09:52:00 网易科学人 分享
参与

  在这几年中发生的一件事情是核工业的宣传攻势。整个行业派出了数十名说客,包括前能源部长布赖恩⋅威尔逊等政治家都在英国推动“核复兴”的想法。萨塞克斯大学科学与技术政策教授安德鲁?斯特林(Andrew Stirling)说,从2003年到2006年,“一个持续到今天的大规模亲核游说和相应公关活动在英国全面展开。”

  通过媒体和广告宣传,此前的关键信息被完全推翻。可再生能源是间歇性的,并不可靠。海外天然气进口受国外政策影响太大。 “绿色环保”的核能是完成二氧化碳减排目标的唯一可行办法。时任核工业联合会(NIA)首席执行官的基思⋅帕克(Keith Parker)表示,2005年英国大选成为各方意见交锋的焦点。他坦言:“这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来提高核电的形象。“在选举前的几个月里,波尔购物中心的陆军海军俱乐部和安妮女王门的圣斯蒂芬俱乐部等专属场所都举行了一系列会谈。行业领袖和专家齐聚一堂,向政治家和能源记者解释核能的好处。

  2006年7月,政府和此前立场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发布了一份名为“能源挑战”(The Energy Challenge)的新政策文件。该文件宣称有必要建立新的核电站来帮助英国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并确保未来不间断的能源供应。

图示:位于萨默塞特地区的欣克利角A核电站和B核电站

  为此绿色和平组织提出了法律诉讼,声称政府决策背后的磋商过程不完善。主审案件的法官也对原告,并于2007年2月裁定该程序有“误导性”,“严重缺陷”并且“程序上不公平”。布莱尔政府接受了裁决,但表示“这根本不会影响到政策”。

  安德鲁?斯特林(Andrew Stirling)认为,政府重燃对核能热情有一个至关重要但却无法公开的理由:没有民用核工业,国家就无法维持军事核能力。换句话说,没有新建核电站,就没有核武器的未来。斯特林告诉我:“目前世界上正在研究大规模民用新能源计划的国家要么是拥有核潜艇的国家,要么就是想要自行建造核潜艇的国家。”

  建造核潜艇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它需要相应的机构记忆(institutional Memory)和技术专长,而这些知识在没有实践的情况下特别容易消失。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民用核工业的产物。如果不断新建核电站,那么军队所需的技术和核打击能力将得到延续。斯特林告诉我说:“看起来政府正在故意创造一个有利于核电的环境,同时也有利于军事安全部门。“

  2007年5月,政府发表了题为《迎接能源挑战:能源白皮书》的文件,重申了对核能的热情,并宣称“核电经济发生了重大变化”。与20世纪80年代后期相比,政府声称现在正在与“一些表示有兴趣投资新建核电站的能源公司”接洽。

  2007年6月,戈登⋅布朗(Gordon Brown)从布莱尔接手政府后,向核工业的政策倾斜加快了。事实上,新任总理的兄弟安德鲁(Andrew)当时是法国电力公司(EDF)的通讯总监,尽管戈登⋅布朗(Gordon Brown)的发言人告诉我,总理任何时候都没有与安德鲁⋅布朗讨论过能源政策。

  2008年1月靴子终于落地。英国的新一代核电站得到了政府的正式支持。赫顿指出:“这是我部长生涯中最激动人心的日子之一。长期以来各个部长们一直都在做很多重要的事情,但是在部长职业生涯中可能都会有这样的时刻,当你静下来时会思考:'事实上这将会产生代际效应。这甚至会在离开后的50,60,70年后都影响到这个国家。“

  列在第一位的就是欣克利角C核电站。

  正当欣克利角C核电站项目要上马时,金融危机爆发了。赫顿告诉我:“金融危机的发生改变了一切。”先前表示有兴趣为新建核电厂提供资金的E.ON和Centrica等私营公司相继撤出。如果英国政府想要继续推进该项目,自己将不得不为核电站本身买单。这完全背离了以前的政策,即私营企业将承担核电站的开发成本和风险。英格兰西南部绿色环保组织Green MEP的莫莉⋅斯科特⋅卡托(Molly Scott Cato)说:“人们在基于一个基础达成了一致,然后又转到另一个基础之上。“

  尽管财政混乱,但英国政府仍然决心继续推进欣克利角核电站项目。赫顿说:“必须找到一条不同的路线。这个复杂问题的关键在于英国能源公司。该公司在2002年被政府从濒临倒闭中拯救出来,手中拥有许多建设新核电站的最佳地点。如果政府想要私营公司建造核电站,就必须把英国能源公司出售给其中一家公司。

  英国能源公司在2008年考虑了不同的收购方,法国电力公司对此热情最高。一位前政府高官表示,“有一次,我们试图让Centrica和英国能源公司合作。但是很快就意识到这将会像两个醉汉靠在一起寻求依靠一样。而法国电力公司是最好的选择。“在私营部门对欣克利角核电站失去兴趣后,由于没有备选计划,政府突然发现自己处于谈判的弱势地位。 MacKerron说:“他们也许根本没有预见到只有一个法国电力公司有意向。因此从某种情况上说,它们有点过分了。“

  2008年9月,英国能源公司被出售给法国电力公司。法国电力公司与代表英国能源公司利益的公务员进行了为期数月漫长而艰难的谈判,还经历了投标失败,法国公司支付125亿英镑接管了8家英国核电厂。它还宣布计划开发4个新的核电站。

  现在来看,法国电力公司并不像一个前来救场的骑士。公司的市值从2008年的超过1500亿欧元(1320亿英镑)跌至今天的300亿欧元(260亿英镑),法国核工业正面临着一场生存危机。由于法国的58座核反应堆中有很多都是在20世纪70年代建造的,现在都临近其使用寿命。整个法国核工业的退役成本不仅被严重低估,而且也没有任何新建核电站。目前,核电业务占到法国电力的75%左右,因此能源短缺的可能性日益增大。

  更糟糕的是,法国电力公司多年来建造第一座新核电站的尝试变成了一个日益尴尬的局面。法国北部海岸的弗拉芒维尔(Flamanville)核电站自2007年开工以来一直受到投资超出预算的困扰。目前预计要耗资105亿欧元(92亿英镑),基本与欣克利角核电站持平,是原来预算的三倍。此外,弗拉芒维尔核电站使用的反应堆也是新的加压反应堆(EPR),与欣克利角核电站项目一样麻烦。

责编:陶文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