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ICO将重演市场泡沫 专职诈骗者已经潜入

2017-09-02 09:41:00 猎云网 Venture 分享
参与

  Dean Takahashi是VentureBeat的一位记者。此次,他对风险投资家Austin Hill进行了一次电话采访。本篇报道是此次电话采访的记录。Austin Hill对整个ICO市场的态度并不乐观。在他看来,这将会重演一场多年前的网络泡沫。

  Austin Hill十分钟爱加密货币,这是一个围绕着像区块链这样的安全和透明的技术发展起来的新的资金生态系统。加密货币的创新激起了大批投资者的投资并催生了像比特币和以太坊这样的货币。

 
  区块链技术的基础是一种数字分类账,它是用一连串分布式计算机以一种公开的方式来记录每一笔交易。这种方式十分安全,并且支持虚拟货物、游戏以及在线娱乐的数字交易。这种安全的支付系统激发了更多的创新。像Hill这类的人群对此激动不已。

  Hill长期接触加密货币,也是Blockstream的CEO及创始人。Blockstream曾筹集7700万美元来支持它在比特币基础设施方面的建设。现在,他是一位风险资本家,而且是位于蒙特利尔的Brudder Ventures的一位合伙人。

  但是,同时他也是众多对加密货币感到忧心忡忡的人之中的一员,因为有那么多的专职诈骗者已经潜入到了首次公开代币预售(ICO)中去了。Hill看到大量的金钱流进了未受监管的代币预售中去,然后那些专职诈骗者就带着这些钱逃之夭夭。他警告说,将来会有一场灾难,就像再来一次当年的网络泡沫一样。我和他做了一次电话采访,以下就是我们谈话内容的记录。

  VentureBeat:你现在对ICO市场是怎么看的呢?

  Austin Hill:在我看来,这就像是要重演一遍网络泡沫一样。在ICO市场里,一种绝对非法的、不道德的、直接的骗局正大规模发生。而且,这种恶劣现象似乎还在继续。

  VB:这绝对会是一场淘金热,并且很疯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已经介入其中了,但是,看上去这个声明似乎并没有使之冷却下来。

  Hill:这个声明以及他们对以太坊的分布式自治组织The DAO所采取的措施确实是发出了一些警告。但是,在类似于淘金热的心态中,我们有企业家和团队说:“听,这简直就跟不要钱一样。”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规定的存在有很多真实的原因。一些投资家和普通人会说:“政府没有理由在保护我们免受诈骗者欺骗方面发挥家长式作用。政府规定获得认证的投资者的这种规则太可笑了。为什么就不能让每个人都参与进来呢?

  但是现实情况确是很糟糕的。我创立了世上最大的时间最久的密码朋克公司,对密码朋克技术进行研究。在比特币诞生之前,我们就有试着打造比特币。我们试图创造电子现金。在Tor出现以前,我们已经完成了Tor的早期工作。当时还是1997年。我筹集了7000万美元的风险资金来研究密码朋克技术。我永远都不会向消费者出售或承诺任何一部分,因为将事实与虚构区分开来的技术尽职调查是如此之高。

  回顾历史,1998年有一家名叫Jaws Technology的加拿大公司正推出自己的加密技术,它在温哥华证券交易所和纳斯达克小市值市场公开上市,这是一个水泵和垃圾场的缩影。他们请求媒体帮助,并大肆宣传自己,然而他们的基础科学是完全虚假的。世上的每一个计算机科学家都会告诉你这有多可笑。

  但是,当时很多散户投资者却在这里投下了大量的资金。结果表明,这就是一场互联网泡沫。他们高高地挥舞着双手,高喊:“世界需要加密技术,我们发明了我们自己的加密技术!整个世界都将使用我们发明的加密技术!”然而,任何一个人只要花五分钟的时间就能够知道他们其实就是卖“万灵油”的推销员。但是,他们却能够进入公共市场并募集资金,这是他们经营的一场骗局。

  我们现在正看到类似事件的重演。我们看到了一群出于善意的但又年轻无知的企业家受到ICO中免费资金的诱惑。他们把一些白色的文件包裹在一起,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的意图是最好的。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要编造一场骗局。但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那些他们所不知道的事情。他们将ICO作为一种获取免费资金的方式。在另外一些情况下,我不会那么慷慨,因为有一些不道德的人会设计这些ICO来作为从那些还不成熟的投资者那里敛财的途径。

  也有一些消息灵通的投资者和顾问正在招募年轻的企业家,他们实际上是在告诉这些年轻的企业家——不要为风险投资操心;忘掉里程碑;忘掉证明;忘掉任何东西;我将通过一个ICO帮助你筹集到2000至3000万美元。这些人将利润从后面拿出来,他们向这些公司收取费用,他们采用的是预先开采的或者是创始人级别的代币,可以在不进行任何授权的情况下进行转售。因为这个市场不透明且没有问责制,这些人在市场上寻找任何看起来受欢迎的或有市场的想法。

  他们跑去找这些企业家,扬言说:“我将帮你筹集2000万美元资金且不稀释股权。我帮助你进行一次代币销售。”这些家伙在后台收取费用、出售代币,而且很少会有风险,而且他们通常会努力不上市或避免与公司关联起来,这样一来,这些公司就会在他们转移到下一个ICO的时候承担所有的法律和执行风险。这样,整个市场就会马上处于崩溃状态了。

  VB:上周我同这些人交谈过,他们都有很好的说辞,但也有一些明确的危险信号。

  Hill:我现在可以用我所希望的智慧,或者至少是历史来回顾过去。我们在1997年的时候建立了Zero Knowledge,在互联网上发展军用级加密和隐蔽。我们特意将其设在加拿大,因为加拿大比美国更有利于出口机密技术。当时美国政府封锁了PGP,并阻止了加密技术的出口。

  这个司法套利相当有趣。但是,这并不重要。基于以太坊的例子——Vitalik Buterin和以太坊在寻找一个可以自由通行的司法管辖权,大多数的ICO都试图在瑞士建立自己的基地,最后,他们在瑞士的小州楚格发现了发展的福地。这些加密ICOs大部分都是司法套利并试图将自己建立在正确的司法管辖范围内。

  但是,美国政府并不在意这些。当他们决定这么做的时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所解释的《哈奇法案》是十分严格的。坦率的说,美国政府之前也这么做过。他们之前这么做的时候是为管理网络赌博。他们开始逮捕在美国落地的高管。他们把这些人从飞机上拽下来。你在德克萨斯州落地吗?我们因经营一个赌博网站而逮捕你。我觉得,这样的事情将会发生在ICO市场。

  这里存在着大量的法律风险。但最终,与实际风险相比,即与成立创企的艰险相比,法律风险就是一件小事情。我是一名风险资本家,我也是一名天使投资人,我坐在桌子的一边,明白要建立一个成功的公司成功的团队需要什么。做好一家公司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如果你看了考夫曼基金会最近的报告,你就会知道大约只有百分之四的风投基金占了百分之九十五的回报。挑选一支能够获胜的球队真的很难,挑选一个能够生产软件的团队同样困难。如果你在一家初创公司做营销或推广零售投资,普通消费者没有评估这种风险的能力。最终的结果是,你的主要目标要么是投机要么是创新。这对整个行业是很不利的。

  此外,在没有强有力的治理的情况下,给公司太多的资本也伴随着带来了大量的风险,有退出风险和未来融资风险。我认为,许多通过ICO筹集资金的公司正在关闭传统的企业并购退出渠道,如果这些公司未来需要资金,那它们将被排除在大多数传统融资的主要形式之外。

  VB:如果你看到了加密货币的资本化,那你就不会注意到,会觉得也许前五名是值得信任的。你观察整件事情,会认为整个事情都是很疯狂的。

  Hill:在很大程度上,它是一间纸牌屋。在计算机科学领域,可能有四五个项目在进行创新,或者正在做一些开创性的工作。除此之外,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要创造自己的货币呢?除非这是一个快速致富的方案,或者就是利用那些不需要传统的里程碑或验证的愚蠢的钱。

  Zcash?Znarks。就以太坊而言,我不能认同Vitalik所做的一切,但是这里面确实是有合法的创新的。比特币是突破性的创新。那些已经有一些新颖的和独特的项目你用一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其余的要么是分叉而来,要么是抄袭别人的东西,或者是用未经证实的有缺陷的科学来兜售白皮书。创造他们自己的货币的原因是这是投机者支付的捷径,这些投机者并不知道会有什么风险。而这些风险最终就像互联网泡沫破灭一样,一旦经济崩溃,就会对整个生态系统造成长达几年的负面影响,即使他们的初衷是好的。就像我说的,很多这些人并不明白他们所不理解的东西。他们有最佳的意图,他们正在被招募。

  VB:那么,这该如何解决呢?我们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中看到了市场的力量。

  Hill:这里面涉及到很多方面的因素。一来,我们对加密泡沫本身的财富有着难以置信的欣赏,从某种意义上说,你有我这类人,我隶属于一家风险投资基金。最近,我面试了一个人,他只有20岁出头,但是通过对加密货币进行投机赚了数百万美元,他有技术技能,但评估风险或进行尽职调查的市场经验还不成熟。“在这个行业里,我更像是一个幸运的赌徒”,我认为这是有风险的。

  有趣的是,我以前就看到过类似的事情。在2000年早期,有一波在线扑克玩家赚了一大笔钱。这些人在网络上赌博赢了数百万美元,因为每个人都在网上玩扑克。他们一年能赚很多钱,但那只是免费的钱。他们不会增值。对于个人来说,这些玩家从长远来看损失了大部分的钱。对他们来说,这就像是游戏积分。这些玩家中有一些人是把自己的技能从玩电子游戏转到在线扑克上。这只是另一种游戏货币。

  我们看到,类似的事情正发生在加密货币上。很多的这些赢家,很多这样的投资周期,都来自于那些在以太坊获得了80000%的回报的人。他们会说:“好吧,我不介意把25万美元的资金投入到一个新的ICO中去,并试图继续盈利。”这种人为的、虚假的市场必定会在某个时候碰壁。

  我并不知道刺激因素是什么。也不知道这些项目是否足够被报告为欺诈。看看Tezos。Tezos筹集了2亿4千万美元,这很荒谬且疯狂,我向计算机科学家们展示了Tezos的白皮书,其他人都很喜欢这个,但是他们只是笑了。他们开玩笑说,这一定是幼儿园的小孩子写出来的东西。大多数的创业公司都是抄袭和复制粘贴了别人的博士论文里的观点,并试图将它变为一个可信的想法来呈现,而在此基础上却没有什么硬科学。然而,他们和其他人正在筹集数亿美元的资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需要分解。

  VB:我今天讲了一个关于英伟达公司收益的故事,并与他们的CEO进行了交谈。他说,他们在与加密货币的挖矿相关的硬件销售上做了大约2亿美元的投资。看来这方面的市场依然强劲。

  Hill:不过,这种情况不会改变。加密货币的基本原理,或者可靠的比特币,以太坊以及真正的加密货币,这些都是有一些效用的,这是不会改变。挑战在于,市场的预期和炒作,以及人们试图将资金投入其中,这远远超过了行业的实际规模。

  VB:如果他开始给他的客户提供免费的GPU并且这些客户用他们采矿所得的收益回报了他的话,那我们就将陷入麻烦之中

  Hill:确实如此。他并不需要这样做。一两周以前,有一篇关于一组加密货币矿工租了一架波音747飞机在欧洲上空飞行并购买回图形卡的文章。但由于交货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无法按正常的方式订购,所以他们租了自己的飞机。

  VB:就一段时间而言总是会很有趣,但最终总会有人为之付出代价的。

  Hill:你如何才能将小麦与谷壳分开的呢?你要如何才能区分好的行为和坏的行为呢?我们很多身处比特币行业中的人都警告过Vitalik,他们违反了美国的法律,无论他们如何在瑞士建立自己的公司。我们担心他会被逮捕。既然以太坊已经在银行和其他人群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那么他被逮捕的可能性或者项目被攻击的可能性都会很低。至于下一个研究案例会是谁?很明显,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已经表示,他们希望对此作出监管。

  VB:你会如何描述你自己和你所做的事情与加密货币之间的关系?

  Hill:我是一名企业家和风险投资人。

  VB:你只是密切关注着加密货币领域吗?你有在积极投资加密货币吗?

  Hill:两者都有。我是Blockstream的联合创始人兼CEO。Blockstream是比特币行业中资金最为雄厚的创企。我们曾筹集了7700万美元用于我们在比特币方面的基础设施的改善。

责编:张之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