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神秘学:有人说物理学与佛学殊途同归惹争议

2017-12-29 11:57:00 科技日报 分享
参与

  物理学家朱清时爱好禅修,多次公开演讲中,他杂糅佛学与现代物理学概念。有人批评说他打科学旗号宣扬伪科学。还有人考证,朱清时的理论来自一位禅修老师的“量子佛学”。其实量子跟灵修扯上关系,不是中国人的发明,始作俑者在西方。当代“量子神秘学”的中心是美国。近几十年的美国,大量书籍和学者探讨量子论与超自然现象的联系。

  (原标题:量子神秘学: 有人灵修之,有人说瞎掰)

  本报记者 高博

  朱清时说,物理学与佛学殊途同归,这引起了很多科学支持者的不满。

  科学家热衷于神秘学,应该宽容吗?科学界总归是不待见。

  理查德⋅费曼曾说过一句:“科学是相信专家也会无知。”这句话,物理学界拿来嘲笑另类科学家,另类科学家用来抗议主流学界的挤压,总归谁也不服谁。

  薛定谔开始,量子就被玄学盯上了

  量子理论刚进入大众视野的1920年代,就有欧洲学者组团探讨它的超自然意义。名气最大的是薛定谔(就是薛定谔的猫的薛定谔),他当时就认为人类意识在量子论里是关键。二战后,薛定谔还演讲谈量子论与人类意识的超经验联系。

  相信人类意识影响量子物理的薛定谔发明了一个词,叫量子纠缠,指的是两个量子微粒(比如光子)可以隔开几百万光年仍保持同步。爱因斯坦不相信,批评说是“幽灵般的超距作用”。但爱因斯坦到美国后跟人合作了一篇论文,倒是为量子纠缠做实验铺平了道路。结果实验证明,量子纠缠这事儿,真的有!

  尽管科学家们未必赞同,新概念给心灵感应爱好者喂了一片兴奋药:分隔万里能双飞,就是量子纠缠呗……

  1967年,诺奖得主尤金⋅维格纳一篇讨论身心问题的哲学论文,也强调有意识的观察者在量子力学里的未定角色。他后来跟冯⋅诺依曼在此问题上的讨论,给量子神秘论者一个话头。

  “新时代运动”将量子灵学推向高峰

  美国心理医生和冥想推广者劳伦斯⋅乐山(还健在,今年97岁)1970年代大力宣传:超自然现象源于量子力学,他还写了一套指导人开“千里眼”的功法。后来乐山说,千里眼、预感和心灵感应都有量子理论基础。

  时至今日,量子灵学蔚然大观。美国的物理学家们看不顺眼,逮着机会就狂剋;诺奖得主穆雷⋅盖尔曼造了一个新词组,叫“quantum flapdoodle(量子扯淡)”。

  今天的量子神秘学(或曰量子灵学),与半个世纪前美国发源的赫赫有名、于今尤盛的“新时代运动”脱不开关系。研究“新时代运动”的学者杨波说:“新时代运动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形成于英美并传播到全世界各地的一场社会运动,它以自我灵性成长为核心目的,包括各种哲学观念、社会政治主张、宗教实践、另类医疗实践、大众文化、文化产业等各方面内容,它带有宗教特征,但没有统一的教义和统一的组织。”

  新时代运动中有些爱琢磨的人盯上了量子论。基本逻辑如一位研究者所说,是“量子力学与相对论对世界观念和人类思维方式提出了颠覆性的变革要求。一些物理学家发现了一条与传统东方神秘主义相契合的思想渊源,它们有着相同世界观的物理学之道——以直觉体验达致天人合一、梵我一如的东方神秘主义,揭示出西方哲学主客二分、二元对立、理性思辨的意识思维模型的缺陷。这一思维模型长期停留在显性意识的逻辑推理和外在感观层面,无法进入深层意识结构,遮蔽了内在心灵与外在世界融为一体的一元认知视野,当然也就无法解释在认知层面出现的物质与意识之间新的关系问题,这是西方现代科学和主流哲学的共同困境”。

  而前文提到的“量子佛学”也认为科学分“外观”和“内观”,强调可观测实验证据的科学属于“外观”一派,光靠外观不能达到真理,必须要获得禅修“内观”一派的体验才能融会、证道。

  “出口转内销”的东方智慧

  美国物理学家卡普拉1970年代“开悟”,迷上了印度和中国的智慧,其著作《物理学之“道”:近代物理学与东方神秘主义》在中国多次再版。卡普拉推崇中国的老子,认为他早已表明了现代物理学的方向。据说,卡普拉这部半自然哲学半神秘主义著作揭示“当人们的探究进入到物质的更深层次,进入到神秘主义更深的意识领域时,在肤浅的机械论的日常生活外表的后面有一个不同的实在。”

  而网上传播的朱清时演讲中也说:“过去认为是组成客观世界的砖块的基本粒子,现在都是宇宙弦上的各种音符。多种多样的物质世界,真的成了‘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物理学到此已进入了自性本空的境界!……所谓关系者,缘也,关系实在论其实与佛学缘起说的基本思想一致。总之,在二十一世纪开始的时候,以弦论为代表的物理学,真正步入缘起性空的禅境了!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与卡普拉的悟道颇有相合之处。

  除了量子佛学,中国还有一些试图嫁接传统学说与现代物理学的尝试,如“易学宇宙学”,介绍“五种玄牝谷神(负弦量子)造化宇宙万物的自组织功能”等理论。

  总之,中西方的量子灵学者都以“意识到现代科学局限”为出发点,尊崇各种古传的神秘学。

  前述研究者说:“后现代科学在量子物理学、宇宙科学、生物学、心灵与意识等方面的最新研究,折射出传统科学理论范式的历史局限性,展示出后现代复魅的自然主义和灵性科学的发展趋势……这些理论的共同主张是,在每个个体理性自我意识模型的另一面,是一个剥离个人思维模型的人类共同潜意识原型,这一共同潜意识原型是与世界本体和宇宙信息场相链接的。而世界各大传统宗教和神秘主义都有着相关的记述和体验。”

  物理诺奖得主搞灵学,理直气壮

  国外也有个朱清时,名气更大,更挑衅主流——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布莱恩⋅约瑟夫森,超自然心灵能力研究者。1940年出生的他,少年得志发现了 “约瑟夫森效应”——就像幽灵穿墙,电流能通过两块超导体之间的薄绝缘层。33岁就拿了诺奖。

  约瑟夫森马上在剑桥大学凯文迪许实验室获得终身教席。没想到,他放弃了主流的物理研究,一门心思钻研“意识—物质统一性”。

  约瑟夫森二十几岁就喜欢研究超自然现象,如超感官知觉、心电感应等。他还相信量子力学与这些超自然现象有关联,想要解决“身心统一”这个千古难题。按主流物理学界的标准,他就此划入泥潭,跟灵学研究界混到一块儿去了。很快,物理学界侧目以视,他发论文哪儿也不收,还被预印本网站arXiv退稿。

  据网上说朱清时是为了养生修习禅定。这与约瑟夫森的经历有些相似。1971年,约瑟夫森偶然接触了先验冥想术(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当时,患失眠症的约瑟夫森从收音机听到先验冥想术的讲座,随着指导放松精神,竟然不靠安眠药睡着了,由此对禅定和东方修炼法门大感兴趣。

  近四十多年来,约瑟夫森教授孜孜不倦琢磨“心物联系”,探讨量子力学如何关联意识,科学和东方神秘主义的关系,解释通灵现象等等。敌军围困万千重,他自巍然不动。英国纪念诺贝尔奖百周年的诺奖得主邮票系列,有约瑟夫森一张。邮票上写:相信物理学将验证心灵感应,英国超自然研究将领先世界。约瑟夫森自称故意写这句,气一气狭隘的主流物理学界。

  2010年约瑟夫森来清华演讲他的理论,还告诉在座听众“别轻信科学家”。他演讲声称:宇宙大爆炸之前就有不依赖物质的生命,演化出了宇宙;量子力学中观察者的作用,人脑超自然的能力都是这种原始形式的衍生。

  科学名人堂里有一群灵学大腕

  大科学家爱好神秘学,这事儿古已有之。且不说最著名的牛顿沉迷炼金术(炼金术就是那个时代的灵修学,理论实践兼备),从19世纪开始,科学活动最昌盛的英美,灵学也最活跃,颇具创新精神。

  按照科学社会学者刘华杰的研究,近代唯灵论运动发源于1848年的美国;1882年心灵研究会在伦敦成立后,一批领头的科学家试图用心灵研究取代名声不好的唯灵论,让降神和神媒活动纳入实验科学轨道。

  一群有识之士集合起来,试图唤出彼岸世界的精魂。其中有美国实用主义哲学和心理学大家威廉⋅詹姆士,有1913年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得主,发现过敏反应的法国人查尔斯⋅里歇,还有跟达尔文共同提出进化论的阿尔弗雷德⋅华莱士。

  拿华莱士来说,他是多年搜集自然证据和深思熟虑后提出了进化论,但又认为人类意识和精神文明的进化应该有超自然力量参与。他晚年一面召唤阴间亡灵,一面出版《达尔文主义》捍卫进化论。

  写入教科书的成就看起来很“科学”,但科学家本人往往不科学,这部分常语焉不详。比如固执的约瑟夫森,他说“电流幽灵般穿越”就来自超自然现象的启示。再比如牛顿,鬼迷心窍浪费时间在炼金术,后来研究却显示,炼金术跟他的自然哲学有内在联系,牛顿从来严肃地一以视之。

  心智研究,迷信和科学曾难解难分。发明脑电图的汉斯⋅伯格,年轻时骑马摔下来,差点被旁边的车队给碾死,他姐姐同时在几百公里外突感不祥和焦虑,发来电报询问。这事极大影响伯格。他由此相信心灵感应,并最终发明记录脑电的方法,用于研究心灵感应。

  1927年灵学重大转折,领军人物莱茵,以杜克大学为基地创立“超心理学”(parapsychology),从此海纳百川。量子灵学就从属于它。超心理学后来上电视,商业化,与政府合作,大行其道;CIA长期资助超心理学现象(就是中国所谓特异功能)的“星门计划”,1995年才撤除。超心理学协会甚至在1969年以集体会员方式加入美国科学促进会。

  科学超级大国美国也是灵学超级大国,神秘主义从未因科学昌盛失去活力,而是生机勃勃,在科学的土壤上发新芽。量子神秘学可谓是花园中的一朵奇葩。

  他们想做实验证明:心灵超能力存在!

  爱因斯坦曾说,没有哪个真正成功的理论是单靠思辨的。美国的灵学研究者想必也认同这句话。他们身体力行去证明自己正确。随举几例:

  有灵学网站让访问者随便写一些单词,911事件后他们分析说,临近911时文字的“恐怖主义指数”大幅下降,或许很多人感到灾难恶兆,便积极地压制了负面想法;另一个测试让用户从五张图中选一张屏幕上即将显示的图, 911前,本该是20%的正确率降低到了1/2700,实验者认为这也说明人们不自觉地压制了预知能力。

  还有一个争议极大的“预知”研究。2010年,社会心理学家达里尔⋅贝姆实验认为:人在记忆任务中,对任务结束后才接触到的词语印象更深。贝姆说这就是预知,或超认知(psi-cognition)现象的证据。贝姆的实验看似周全,论文也写得规范。但一些重复实验并没有支持这个结论。但贝姆仍坚信实验结果。

  1993年,心理医生约翰⋅哈格林带领4000人在美国华盛顿集体禅定,并预言禅定将让华盛顿当年夏天的暴力犯罪率下降25%。哈格林一年后称自己预言成功,并写书说:发功的禅定者相当于整个社会的“洗衣机”。反对者则认为哈格林胡说,谋杀率其实上升了。

  在许多旁观者看来,量子神秘学叫做科学理论颇为勉强,因为它与被公认的科学不同,不能提供可重复的实验操作指南;而及时贴上“伪科学”标签是维护科学纯洁性之必须。

  无论如何,物理学家们如鲠在喉之时,使用科学概念的灵学,的确刺激和部分满足了许多现代人的好奇心。喜好神秘或许是人性倾向(科学传播者同样利用它来招徕顾客),有哲学家干脆认为:神秘像真实、美好和善良一样,是一种基础价值,人们渴望神秘和超自然。这或许是灵学绵延不绝的基础。

  根据权威调查,如今六成美国成年人不同程度地相信:有些人有灵力或者超自然的力量。

责编:陶文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