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胤:初心至善、持续创新是让轻松筹领跑行业的价值观

2018-08-27 21:29 轻松筹

  2018年是打好脱贫攻坚战的关键一年,国务院扶贫办数据显示,中国有1.73亿人口会因大病而遭遇困境,其中有3000万人会因病致贫。

  如何让贫困及普通家庭破解看病难、看病贵?尤其是遇到了大病重病该怎么办?显然,单纯靠基本医疗保险的方式并不够,这就需要整合政府、企业、社会多方力量,形成基本医疗、大病保险、医疗救助、商业保险配套的健康扶贫体系。

  轻松筹就是众多参与医疗扶贫的社会力量之一。通过在社交平台为病患发起众筹,以及发展大病互助、医疗保险等业务,轻松筹让普通甚至贫困家庭快速筹得治疗费用,让他们有了面对治疗重病的勇气,而不是束手无策、听天由命。

  “轻松筹”让他们看得起病

  陈荣乐是广东汕头人,今年26岁。2011年,他从老家来到东莞读大学,毕业后在东莞从事媒体广告行业。今年6月,陈荣乐先是出现感冒发烧的症状,而后开始恶心、呕吐甚至每天有数次的严重心悸。7月,陈荣乐经过医院的一系列检查后,被确诊为“慢性肾功能失调尿毒症”。

  根据汕头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肾内科的医生评估,陈荣乐肾功能严重受损,需要做肾移植手术。在做换肾手术之前,他需要一直做透析维持现状。初步估计所有费用将达70万元。由于医保能涵盖的费用有限,陈荣乐家庭条件也很一般,无法筹集这笔治疗费。

  就在此时,朋友们帮他在“轻松筹”上发起了项目求助,并积极扩散,在短短几天之内就筹集到33万元善款。这让陈荣乐颇为感动,并表示要积极治疗,以此来感谢朋友、同事以及陌生人们的善意。

  陈荣乐的例子并非个案。

  《让爱不迟到,救救这个东北财经大学女硕士!》《伸出援手,拯救一个年轻的生命》……类似的筹款发起项目在“轻松筹”上数不胜数。他们有的十多天,有的几天,甚至有的几个小时就筹集了治病所需的款项,让他们更有勇气面对病痛,不因为“穷”而错过治疗的机会。

  过去三年多,轻松筹已经为全国超过160万个家庭筹集了超过200亿元的善款,在全球183个国家和地区拥有5.5亿注册用户。

  “轻松筹”为何能做到快速筹款?按照流程,在“轻松筹”的大病救助栏目下,发起人只需3分钟填写资料,就可以发起筹款。通过社交平台的分享,可以让众多爱心人士关注到筹款信息,及时让筹款人获得资助。在这一过程中,许多明星也会通过自己的微博等转发求助信息,参与公益资助。伊能静、袁弘……他们都通过转发“轻松筹”的筹款项目,为病患及时筹得费用。

  同时,通过“轻松筹”获得的资助可以随时提现,不收手续费,让筹款可以尽快地用在治疗上。

  “承载了这些家庭的希望之后,没办法不做这个事情,只能想办法做下去。”这正是轻松筹创始人兼CEO杨胤的心声。

  不只是大病救助,轻松筹旗下的轻松公益、轻松互助、轻松e保,这些模块的联合,成就了轻松筹这一全民健康保障第一平台。

  为现有医保体系作补充

  在《我不是药神》里,药贩子不屑一顾地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这句话让不少国人感同身受。

  今年4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财务司副司长刘魁曾表示,我国建档立卡贫困户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比例均在42%以上。患病的农村贫困人口中,年龄在15岁至59岁占农村贫困人口的40%以上,他们基本上都是所在家庭主要劳动力,患病不但要发生治疗费用,还会因为丧失劳动能力而直接影响创收,使家庭陷入贫病交加境地。

  也许有人会问,大家不是有医保吗?为什么还会看不起病?这是因为,中国目前的医保在很多方面会有限制。

  比如对于广大农村地区的人群来说,他们基本上参与的是农村合作医疗。选择不同的地方看病、门诊及住院报销比例均不一样。例如在住院方面,镇卫生院报销60%,二级医院报销40%,三级医院报销30%。大病报销的比例也是随着医院级别的提高报销比例逐渐下降。有的人到北京看病,几乎享受不到医疗报销的额度。但众所周知的是,大病患者往往要到高级别的医院才有治疗的机会。

  同时,城镇医保的报销比例虽然相对农村合作医疗要高,但比例仍有上限,同时许多药物、治疗的费用不在报销范围之内,例如只有进入医保三大目录(药品目录、诊疗项目目录、医疗服务设施标准)的药品和治疗才能享受医保报销,其他药物或疗法必须自费。特别是很多治疗癌症的昂贵进口药物和疗法不在基本医保的报销范围内。

  比如有神经性肿瘤的患者在治疗过程中,使用大量进口药及诊疗设备,十几万元的治疗费用只有约三分之一在医保报销范围。有癌症患者为了更好地获得治疗,不惜卖房来筹集治疗费……这正是患者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在基本医疗保险作用有限的情况下,有的人选择了商业保险作补充。不过,商业保险费用较高,按照目前主流的保险价格,50岁的人想要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一个人一年的保费要3000元以上,这并不是一个轻松的数字。同时,许多人由于健康问题,直接被保险公司拒保,无法享受这项服务。

  因此,轻松筹的大病救助通道就派上了作用,成为帮普通甚至贫困家庭抵御大病风险的补充性通道,助力医疗扶贫。

  为何“轻松筹”可以信赖

  有人说,“轻松筹”筹钱那么“轻松”,那岂不是可以借助人们的善意,随意编造个遭遇疾病的理由就可以不劳而获?假如善意被随意挥霍,那么“轻松筹”还能持久、值得大家信赖吗?2016年,社交媒体就被《轻松筹?轻松骗?》《轻松筹?另类发家致富手段》刷屏,将“轻松筹”推到风口浪尖

  “信任”是中国公益事业最受关注的问题,受捐群体的真实性和资金流向的公开透明度,将很大程度上影响平台的公信力。

  为了让自己变得可信赖,从而帮助更多迫切需要筹资治病的家庭,“轻松筹”从完善自身机制做起,并运用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对筹款的真实性和资金流向进行把关。

  前些年,轻松筹团队花了8个月时间,几乎走访了很多三甲医院,找专家询问不同病种需要的金额,建立了一个不同病种所需治疗金额的数据库,以避免筹款者的“漫天要价”。

  如今,轻松筹推出了【轻松助善】三步法。一是,通过技术升级,严把审核关,在轻松筹大病求助通道发起的项目须通过人工、大数据等手段审核通过后才能发起筹款,上线了现场视频验证等手段;二是,在行业内首推“黑名单”制度,轻松筹将把“黑名单”与同行业平台共享,并上报网信办、卫健委等相关政府部门,通过多方联动,让黑名单发挥最大效果,惩戒不法行为,维护行业环境;三是,畅通举报渠道。轻松筹与有关职能部门的举报电话均可作为举报渠道。轻松筹还公布了微博、微信等新媒体举报渠道,依靠群众、全民监督,形成政府、企业、群众多方联动,齐抓共管的局面。同时,轻松筹呼吁社会各界人士共同监督,积极提供举报线索,让“骗捐”完全失去生存土壤,让每一份爱心都能流向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去年7月,轻松筹携手六大基金会启动了“阳光公益联盟链”,接入了红十字基金会、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等五十多家公益机构组织,从而让捐款变得“阳光、透明”,每一笔爱心支持资金,从捐款人到受捐人,每一步都清晰可见,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保证资金可追溯。

  2016年8月,民政部公示了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遴选结果,轻松公益与新浪微公益、腾讯公益、淘宝网、蚂蚁金服公益等平台一同入榜,这说明轻松筹的运作获得了官方的认可。

  同年9月,首部《慈善法》在我国施行,其中规定:慈善组织通过互联网开展公开募捐活动的,应当在民政部统一或者指定的慈善信息平台发布公开募捐信息。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和个人基于慈善目的,可以与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合作,由该慈善组织开展公开募捐,募得款物由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管理。这让“轻松筹”的运行变得于法有据。

  当然,“轻松筹”并没有因为获得了广泛认可就停止了发展的脚步。相反,他努力让自己更完善,变成覆盖更多人群的综合性互联网健康保障平台。为了平台发展的可持续性,轻松筹推出了轻松e保服务,通过商业保险的盈利,来支持轻松互助、大病救助的公益事业。同时,他还与政府部门、企业、其他公益组织合作,参与各种健康保障的公益活动。

  轻松筹的相关事迹得到了媒体的关注。

  今年2月,东方卫视以纪录片的形式讲述了中国侨联“精准扶贫光明行”活动,讲述了中国侨联、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联合轻松筹在精准扶贫领域所做的努力以及如何帮助眼病患者重见光明的故事。这项行动让许多有致盲性眼病的患者恢复视力,有了改善生活、参与工作的能力。

  今年3月,日本顶级媒体NHK报道了“轻松筹”通过互联网众筹救助困难群体的事迹。轻松筹已经成为中国式互联网创新健康保障的代名词。

  “我希望你一辈子都用不到轻松筹,但如果你需要,全世界都会在这里帮助你。”这便是轻松筹的心里话。

责编:王楠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