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欧黄渊普:关注新技术、新政策大势下的失落者

2017-09-25 16:20:00 CENR 分享
参与

  9月21-22两日,由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政府指导、亿欧公司主办的“GIIS-全球产业创新峰会”在罗湖区盛大启幕。

  亿欧公司创始人黄渊普在现场发表了以《新政策、新技术、新理念大势下的失落者》为主题的演讲,其核心观点如下:

  1、3年多以前,亿欧公司成立之初就在深圳设立了办事处,并在2015年8月起以独立分公司的形式运营。这三年多以来,亿欧几乎采访报道了所有有代表性的深圳创业创新公司,让北京、上海的风险投资机构关注到它们;

  2、创业创新的方向从2016年开始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一是门槛越来越高,二是创业创新越来越回归实体经济;

  3、亿欧网从成立第一天开始,就立足于实体经济,关注产业创新,亿欧所有的产品和服务都是围绕实体经济和产业创新开展,目标是为了把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和以消费升级为代表的新理念更好地引入实体产业。

  以下为亿欧公司创始人黄渊普发表的演讲实录:

  我是亿欧公司创始人黄渊普,老家是湖南省邵阳市绥宁县;我有非常多的亲朋好友在深圳工作和生活,但我来深圳特别少;严格意义上来讲,这是我第三次来深圳。

  第一次来深圳是在15年前的2002年暑期,当时我刚初中毕业,正准备升高一。当时我的姑姑在深圳打工(开餐厅),他们的儿子女儿、也就是我的表弟表妹留守在湖南老家。趁暑期,我的姑姑叫我把他们送到深圳团聚,也顺便让我出来见识一下世面。

  2000年前后那个时候,在我老家那边,说起要去深圳,足以令人兴奋不已。很多十三四岁的年轻人选择辍学去深圳打工,时不时会拍一些漂亮的照片寄回老家,让老家的亲人感觉到他们在外面做得不错,我的亲大哥、我的表哥、我的很多小学同学都是如此。因此,2002年暑期我送我表弟表妹去深圳时,我内心也充满着对深圳的期待。

  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从老家坐了一天一夜的长途汽车到深圳宝安区福永汽车站后,再坐20分钟的摩的向东,到达一个叫“西乡镇黄麻布村”的地方,在“黄麻布村”边上一家刚建好的工厂旁边,我姑姑开了一家小餐厅。平日里,我在餐厅帮忙端盘子洗碗,晚上会去黄麻布村的主街道逛逛,偶尔也会去一下西乡镇上看看,但没有去过深圳的中心城区。

  我在“黄麻布村”,经历了姑姑的电动车一次又一次被盗;我在西乡镇,看到过有人在前面跑、后面有几个人持着刀在追赶的场景。黄麻布村比老家的村庄热闹,西乡镇也比老家的镇上热闹,但我还是忍不住失望,那不是我心目中的深圳的样子。

  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那些在深圳工作的亲朋好友寄回老家的漂亮照片,背后更多的是艰辛,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甚至都没有去过真正的深圳:深圳中心城区。在“黄麻布村”待了一个半月后,我回到了湖南老家,继续读高中。后来去北京上大学、读研究生,去美国纽约实习,再后来在北京参加工作。

  工作几年后,2014年2月我在北京创立了亿欧网,专注报道和研究互联网创业及产业创新。赶上了资本和“双创”的政策风口,加上我们也很努力,亿欧网很快获得了风险投资,也很快建立了不错的行业影响力。当我们想更快地把影响力从北京往外扩时,我第一想到的是要去深圳办活动。

  2014年8月15日亿欧网第一次走出了北京,在深圳南山区蛇口工业六路附近的一家创业咖啡举办“亿欧网走进深圳”的沙龙,我也因此第二次来到了深圳,距离上一次已经过了12年。 2014年的“亿欧网走进深圳”沙龙,我们请了深圳本地的代表性创业者,包括房多多的创始人段毅、里外网的创始人廖元、云印的创始人张军、淘淘谷(TTG)的创始人熊科淼,也把北京的58同城、杭州的盈动资本的负责人请了过来。活动很成功,到场人数爆满;有300多人参加我们的沙龙,创造了那个创业咖啡厅办活动的最多到场人数。

  办活动之余,我也和在深圳的一些亲友联系。我的姑姑,她早已不在“黄麻布村”,12年间,她辗转于深圳和东莞的各个镇、各个村打工,但从来没有来过深圳中心城区。我的亲大哥,在深圳待了10年后,回老家成了家生了小孩,2014年时去了云南打工。我的表哥,他所在的工厂从深圳搬迁到惠州,他也跟着去了惠州。我的一位小学同学,2002年时因为会用电脑打字而在深圳有一份稍微体面的工作,12年后也因为适应不了移动互联网而离开了深圳,回到了老家。

  有一些亲友离开了深圳,也有一些亲友来了深圳。2014年8月份时,我读大四的亲弟弟来到了深圳实习;我高中班主任的儿子,研究生毕业后也来到了深圳工作。深圳,依然是湖南老家那边年轻人外出的首选之地。只不过,对年轻人来说,进入的门槛越来越高。

  办完活动后,亿欧网在深圳设了点,到2015年8月在深圳正式成立了分公司,并且有一位联合创始人常驻在深圳。总部在外地的第三方创业创新服务平台,没有哪家比亿欧网更加重视深圳。这三年多以来,我们几乎采访报道了所有有代表性的深圳创业创新公司,让北京、上海的风险投资机构关注到它们;我们收到创业者至少数十次的反馈,被我们报道后,北京和上海的投资人飞到深圳来看他们的项目,不少最终获得了融资。

  深圳是创业之城,2016年的“双创”主会场也设在深圳。但是很显然,创业创新的方向从2016年开始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一是门槛越来越高,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以消费升级为代表的新理念,这两个方向,并不适合草根创业者;二是创业创新越来越回归实体经济,以“供给侧改革”和“一带一路”为代表的政策,落脚点都是为了助推实体产业转型升级。

  亿欧网从成立第一天开始,就立足于实体经济,关注产业创新,这是我们和别的机构最大的不同。到目前,亿欧公司的线上平台除了亿欧网外,还有专注于产业创新人物的短视频项目“视也”,企业服务商精选平台“企服盒子”,产业创新研究院“亿欧智库”,产业转型专家网络“天窗”。我们也整合了线下能力及资源,把我们线下的各个产业峰会统一升级为“GIIS-全球产业创新峰会”这个品牌。

  所有的这些,目标是为了把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和以消费升级为代表的新理念更好地引入实体产业。亿欧公司从提供认知、工具产品、人才资本三个层面,助推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助力中国企业的“一带一路”扩张。我们把GIIS第一站,放在了实体经济基础、和对外开放氛围都很好的深圳。

  因为2017年的GIIS在深圳举办,这使我又一次有机会来深圳。这一次,我特意提前几天过来。从上周日开始,我先后拜访了码隆科技、土巴兔、高搜易、小闪、随手记、EasyGo、iPIN、即有分期、慧择、全屋优品等公司的创始人,这些大多是科技和产业结合的代表性公司。

  我们清楚地知道,线下实体经济是国民经济的主体,也是吸纳社会就业的主力。助力线下实体经济转型升级,不仅仅是国家政策,也与民众的工作和生活紧密相关。一家企业的转型升级失败,背后可能是几百上千的家庭陷入困境。企业要确保在接下来继续发展,可选的路有两条:要么嫁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进行纵向升级,要么抓住国家“一带一路”的政策走出去进行横向扩张。

  在新政策、新科技、新理念的大趋势下,企业的优胜劣汰会加速,一部分人注定会成为失落者。尽管如此,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去告诉更多的企业、更多的人去认知到这些大趋势,用新的技术和理念武装他们,使更多的人、更多的企业实现升级。亿欧公司希望的是,更多的企业能成功升级;我也希望,千千万万和我姑姑、大哥、表哥一样的普通劳动者,可以跟上时代而不是被时代落下。

  这是GIIS希望表达的主题,这也是亿欧公司一直以来坚持努力的方向。谢谢大家支持亿欧公司,感谢为这次大会做出贡献的亿欧同事,企业朋友,政府领导,谢谢你们。

责编:陶宗瑶(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