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梁军:一个不安分的电视行业搅局者

2016-06-07 15:36: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近日,第一财经频道《中国经营者》播出的新一期节目《如画而乐电视梦》中,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做客其中,独家透露了关于自己和乐视超级电视的那些事儿。

  

  2012年做了一个重要的人生决定,在乐视一个季度当一年使

  主持人:您比我想象当中要瘦很多。

  梁军:也可以这么讲,其实是为了给乐视站台,也为了自己能够在乐视能坚持住工作,专门做的减肥。我们一个季度当一年使,一个礼拜工作六天,然后每天晚上9点之前回家算早的。

  主持人:其实大家特别好奇对于梁军先生,因为大家都知道,您原来是联想的老兵,您是在2012年的时候加入乐视的,而且那是您人生第一次跳槽。

  梁军:这你都知道。

  主持人:所以当时是贾跃亭自己挖的你吗?他怎么挖的你?

  梁军:是这样的,它有内因和外因两个因素的综合,最后使得我做了一个重要的人生决定。实际上我研究生一毕业就进入联想,正好赶上联想做PC发展最辉煌的那段时间,见证了PC从1995年到2000年最辉煌的那段过程,后来我负责联想的服务器业务。联想的服务器业务实际上是我建起来的,做了大概七八年服务器业务,不过它发展太慢。在联想内部,我2007年跳到手机业务,做了几年下来,虽然它是在移动互联网,但它依然还是围绕硬件,曾经在2009年的中国互联网大会上,大家在讨论3G来了,一个手机到底能干什么。这样的问题如果今天问起来,你根本不了解市场感觉很OUT。对我来讲,我是一个属于在公司里比较另类的,我非常渴望有朝一日有机会能够了解了解互联网公司到底是怎么干的。

  主持人:其实您的内心也是个不安分的人。

  梁军:对,当然这是指的内因。外因,确实当时也有人来找我,当时我也跟贾总谈过几次,其实我不认识他,坦率讲,当时甚至都不知道乐视这家公司。但当时打动我的非常重要的有两点:第一,2011年的时候,乐视在整个内容的布局上是全网内容版权最丰富的,几乎具备了垄断性的内容版权。而当你拥有版权的时候,能做的事情非常多。原来在联想内部做分析的时候,也觉得需要有内容支撑才能让硬件产品长上翅膀飞起来。第二,贾总看似做互联网出身,但是他对硬件产品有特殊的爱好。

  关于讲故事,如果你认可就是在讲战略,如果不认可觉得就是在吹牛

  主持人:说到贾跃亭先生,有人说他是一个非常会讲故事的人,甚至是企业界故事讲的最好的人之一,有人说他的故事讲的有点太多了。

  梁军:外头人看贾总这个人和我们坐在公司里跟他互动,事实上还是有很大不同点的。第一,你说他有没有钱,他是很有钱,但实际上他每天都泡在公司里,第一是工作狂,第二是对产品痴迷的研究。你们要去他办公室能看到,我们所有的新产品在他办公室摆的满满的,他只要坐在办公室,不是去研究什么新玩意儿,就是拿着遥控器,拿着手机,去摆弄我们所有的新产品,发现问题马上打电话说,把工程师叫上来,要跟他探讨一下,他有一半的时间是跟工程师一块研究产品。外界可能不太理解,他实际上是对产品非常痴迷,而且把90%的时间坐在办公室,他几乎没有什么社交。

  主持人:他朋友多吗?

  梁军:他朋友是多,但是他会朋友,基本上都是晚上9点以后。回到讲故事这个事情。就是说在中国,“讲故事”三个字多少有点负面,不像老美,讲故事,任何一个成功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在中国讲故事,就觉得你们是在吹牛,忽悠一下股市,PPT公司,发布会公司,现在的专业名词非常多。实际上,我们所讲的东西,跟别的公司还是有差异的地方。2012年9月19日,乐视网对外宣布成立乐视致新,我们要进军智能电视领域了,我们内部激动人心,发布会准备了很长时间,把这个战略丢出去了。丢出去以后,唯一的反应就是我们的股价从此以后往下跌。2012年9月19日之后,我印象中是从27块跌到2013年1月的13.5块左右,跌了一半。

  嘉宾:他们觉得你不专注吗?

  梁军:他们觉得互联网这样一个轻资产的公司,凭什么做一个重资产的电视,你没有工厂,也没有开发能力,觉得你们肯定不是讲战略,肯定是在讲故事。2012年从9月份开始,投资部拉着我,三个月之内见了无数的投资人跟他们讲我们的战略,这个体会我很深的。实际上如果你认可就是在讲战略,如果不认可觉得就是在吹牛。

  主持人:当时苹果电视、谷歌电视已经出来?

  梁军:谷歌电视2012年在拉斯维加斯CES发布,但是没成功。苹果,我们也听说在2012年要发布智能电视,但到今天为止,实际上依然没有上市。所以说,很难在这个行业里找到第二家跟我们比,没有比照对象。我们是第一家从全新的互联网和用户的视角来谈智能电视。大家从不看好到观望,到觉得现在乐视做的还差不多。

  高配置对于智能电视很重要  至少要满足5-7年使用需求

  主持人:有人说占领电视机就是要占领整个家庭娱乐消费的客厅的终端。中国的互联网创业都很尊敬苹果,大家有不同的学习方法,小米想做一个它的生态,它的生态去跟它的智能终端去做,你觉得小米的生态和乐视的生态相比有什么不同?

  梁军:实际上我们并不想评价我们的竞争对手,但你提到了这件事,我曾经在微信圈里评价过小米的一款电视,我主要是盯着电视行业的一举一动,并不是小米一发布产品,我们上来就踩两脚。而是他一发布那款产品以后,我有一个群,叫游戏大咖群,中国的那些做电视游戏相关的四五百号人都在这里面。当时我记得他发布的是1G内存的电视,从传统意义上来看,1G内存勉强能用,只能跑小游戏,大游戏玩不了,当时那个产品一发布出来以后,首先炸锅的是群里,大家说小米怎么会做着做着又做回去传统的电视机,为了性价比把产品弄得很低,大家感觉不适应。

  嘉宾:您认为硬件在电视上很重要吗?您认为打游戏的刚需会超过电视的刚需吗?

  梁军:感觉乐视是飙配置,非常高的配置,确实很重要。一个是内存非常大,处理器性能非常强,主要的因素是为了让这台电视机能够在一个家庭使用环境下坚持五到七年,大家想想看,哪款手机能用五到七年还能保持使用,根本用不了。别说五年,三年前的智能手机现在拿过来看,很多应用  都用不了了。但是我们要让我们的电视机能够在五年以后,还能升级,还能玩新的东西,就要求你现在的硬件必须预测未来。

  嘉宾:我印象中,我们小时候的电视是一个柜子,四只脚,然后电视的门还得拉开,但到了超级电视,智能电视,对老一辈的使用者来讲,已经有了使用障碍,他从来没有碰过互联网,怎么样踏入您的智能电视、超级电视领域?

  梁军:我举一个例子吧,2012年的时候我们就讨论过,能不能把过去电影院的场景搬到家里,坐在沙发上打开我们的电视机,通过电视机来看正在播放的电影。我们做电视激动是在于这有可能开拓了一个全新的,完全不是过去传统电视机市场的模式,甚至我们的电视机已经被认证成了电影播放机,能够正式进入票房分帐系统。另外,您谈到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电视机跟个人消费品不太一样,它是一个面向家庭的产品,有接近70%的乐视电视用户是三口及三口以上的家庭用户,他们都是拥有小孩、拥有老人的家庭,也许购买的人是年轻人,实际上使用者包括他,包括他的小孩,还有家里的老人。

  传统电视厂商面临互联网冲击,我们是光脚的就奔着梦想地方去

  主持人:去年去了珠三角地区的很多电视的厂家,包括创维,您对于从传统领域出来的人,毕竟在电视领域有很多粉丝,有它的品牌,有它的用户群,他们开始转型做智能电视的话,有怎么样的优势?

  梁军:我跟记者沟通的时候,他们问的我更多。就说那些传统电视机企业做套操作系统加个软件,不跟你的乐视一样了吗,人家还做了很多年,凭什么乐视后来的啥都没有开始干就能超过人家,仅仅有版权是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的。第一,我们要看一下电视机行业过去三十年的发展,这些传统的品牌,他们的投资,他们的经验,他们的干部,所谓的社会圈子积累在哪儿呢?他们都是围绕着屏幕做研发,谁在领导屏幕呢?前二十年是日本厂商,后面十几年是韩国公司,可以理解为是一个火车头,所有的车厢就是传统的电视品牌公司,而那个头在屏幕上,所有人不得不围绕着屏在跑。今天我们谈的智能电视,屏幕只占用户的一半,另一半是什么呢?另一半用户讲的是你有没有内容,交互是不是足够流畅,我用起来是否体验足够好,是否能让我在视频之外找到更多好玩儿的东西,而这些设计恰恰不是传统厂商的优势,而是乐视的优势。

  嘉宾:跟乐视挑战,我觉得小米、华为更是对手,因为乐视是从电视切入终端,然后建生态,小米是从手机建生态,是很相似的,华为也是。其他传统的电视制造商确实商业模式已经老化了。

  梁军:更难的是什么?往往都是一个传统企业的领导,总经理、CEO决定了,我要转型,我要互联网化,我要跟这些竞争对手竞争,难的不是他们,难的是他底下中层员工,过去几十年轨迹发生变化的时候,面临新的互联网冲击。而我们相当于光脚的,本来什么也没有,从零开始,上来就奔着我梦想的地方去,我们80%多的人来自于手机行业,因为找不到电视机的开发人员,只有百分之十几的人来自电视行业。大家一开始思维就不是说我是做电视的,而是我是做智能设备的,做智能化,做操作系统。你能想象吗,我们的电视遥控器是可以升级的,传统厂商不会这么考虑问题。

  用战略性亏损攫取用户  大屏收入会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嘉宾:我补充一个问题,在硬件上亏损是不是市场的一个趋势?如果在硬件的部分亏损,从什么地方能赚回来?

  梁军:我们先看一个事,大家知道,苹果手机在中国卖多少钱吧,一个新的手机最便宜也得四五千,但一个新的苹果手机,到美国199美金,其实很多中国人去了以后,特别想买一个。但紧接着看到底下,AT&T两年绑死,而且不能换,必须要交两年的费。为什么会这样呢?核心是它绑了服务。电信运营商之所以敢用这么低的价格给你一款手机,他就很有信心的认为,他能通过这款手机在未来的两年挣到足够多的钱来弥补硬件上的损失,还有机会挣到他想挣的钱,我想这是一个基本的逻辑,否则他就不会这么疯狂的干了。另外,谈到亏损,我们的亏损跟其他行业比亏损不太一样的地方,我们叫战略性的亏损,就是这个亏损是我们要的。对于乐视是一种互联网的业务模式,要求的是用户数量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大的用户。

  嘉宾:就是互联网思维,先砸钱,占领市场,把用户圈在自己手上,当我作为老大的时候再去赚钱。

  主持人:我觉得乐视是一家很敢说的公司,前段时间在乐视的发布会上,贾跃亭说苹果五年之后会消失,他真的这么说的吗?

  梁军:乔布斯非常年轻的时候,在苹果的IBM的大LOGO下面曾经有一个照片,当时他举了一个非常不雅的照片,今天没有人再讨论IBM的PC了,不代表IBM不是一个伟大的公司,而在于那个时代已经没了,变成了苹果的时代。二十年以后呢,我们怎么能想象一百年以后还是苹果的iphone 87发布?我觉得互联网的魅力在于,它给用户和给我们的厂商提供了新的选择和新的畅想,我们也想有朝一日能够颠覆,成为一个新的巨无霸,大家都有这样的机会。

  主持人:其实我们很多人对乐视,或者对贾总特别心疼,因为他不断质押自己的股权用更多的钱支持乐视的战略和他的梦想。从乐视整体来说,什么时候通过自身的造血,进入到一个良性的发展轨道呢?

  梁军:也就是说,现在电视是亏损的,我们用战略性的亏损攫取客户,我想过了一千万以后,整个形势可能就会有变化。什么意思呢?我现在为什么说做大屏,硬件要投入到一定程度,当它的规模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有可能从一个量变突然间变成质变,广告收入一下能翻好几倍,包括会员的收入,游戏和电视购物,我们的游戏和电视购物,去年和今年比是10倍速增长,即使小到开始1块钱,可以想象四年后是什么样。

责编:陈健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