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炒作“中国监控新能源车”

 

  %%本报记者 范凌志  本报特约记者  陈 一

  “在中国,你的车可能正和政府对话”,美联社11月30日以此为题发表长篇报道称,中国有110万辆新能源车的数据“遭到官方监控”,“这潜在地增加了中国政府的监视工具”,且“可能让中国掌握新能源汽车的技术优势”。该报道30日被多家外媒转载。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发展公司首席分析师贾新光3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没有听说过“中国政府要求车企共享数据”的说法,美联社的报道是一种污蔑和刻板印象。

      报道称,根据中国2016年发布的规定,中国境内的电动汽车要把车载传感器收集到的数据传送给汽车制造商,然后汽车制造商再将至少61种数据传给当地的数据中心,这些信息包括车辆位置、电池、引擎功能等。“目前有超过200家汽车制造商将这些数据发送给中国政府支持的监控中心,包括特斯拉、大众、宝马、戴勒姆、福特、通用、日产、三菱以及美国上市的电动汽车初创企业蔚来等”,“而大部分车主对此并不知情”。报道称,这些数据最终会流向新能源汽车国家监测与管理中心,该中心从全国110多万辆汽车中获取信息。

      美联社称,中国官员说,搜集这些数据的目的是用于分析,提升公共安全、促进产业发展和基础建设规划,防止有人诈领补贴。“但批评人士说,被搜集的信息超出了满足这些目标需要的范围,不仅可能被用来削弱外国汽车制造商的竞争地位,而且还可能被用于监视”。报道对比称,美国、日本和欧洲国家也都是电动汽车的主要市场,但是这些国家并不收集这类实时数据。

      报道采访了中国上海嘉定区的上海市新能源汽车公共数据采集与监测研究中心。“该中心巨大的墙面屏幕记录了上海市超过22.2万辆新能源车的信息,包括每一辆车的位置、型号、行驶里程和电池电量。”针对美联社关于“监控隐私”的质疑,该中心负责人表示,电动汽车数据监测计划并非为了国家监控,“坦白讲,如果安全机关要锁定嫌疑人,肯定有其他方法,根本无需通过我们的平台”。该中心表示,尚未与警方、检方或法院分享信息,但已利用这些数据协助政府调查车辆火灾原因。

      贾新光3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没有听说过“中国政府要求车企共享数据”的说法,车辆用户信息收集主要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车企对用户的,车企卖出车辆的时候,用户要填表,车企会拿回去做分析,这是为了以后的服务。另一种情况是政府的车辆登记,这是为了车辆管理。

      贾新光表示,以现有的大数据技术,想要监控一个人其实很容易做到,但关键是没有必要。如一辆车的电池电量、车况信息,政府拿这些数据有什么用?他认为,美联社的报道是一种污蔑和刻板印象,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政府管理方式、社会状况缺少了解。文中提到的“上海市新能源汽车公共数据采集与监测研究中心”是市场研究机构,而非政府。公开资料显示,该中心是由上海市经信委指导、上海市社会团体管理局批准成立的一家民间非营利组织。美联社文中提到的“新能源汽车国家大数据联盟”,则是由新能源汽车国家监测与管理中心、新能源汽车制造商、零部件供应商、互联网应用服务商、科研机构、相关社团组织自愿组成的全国性、联合性、非盈利性社会组织。

      美联社的“担忧”显然不止于此。报道称,美国能源部2011年曾花费巨大代价才搜集了2万多辆电动车的驾驶信息,分析报告直到2015年才发表。中国政府获取这些数据的能力使其在与其他国家的竞争中占有优势,“中国倾向于把技术发展视作是一项关键的竞争性资源”,“尽管全球的汽车制造商已经从美国、欧洲和日本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激励和补贴,但是他们还是把数据传送给中国政府,这最终会服务于北京的战略利益”。

      报道还引述美国政府前官员的话,让这些国外汽车厂商“自问能否为了自身价值而放弃市场”,但在采访中,这一鼓动并未奏效。美联社称,特斯拉、宝马、福特等多个车企都拒绝对该报道作出回应,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海兹曼表示,他们确实将车辆数据传送给了中国政府支持的监测中心,“这包括车辆位置信息,但不是谁坐在车里”,而一辆车所暴露的信息还不如一个人携带的智能手机多。日产汽车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何塞·穆诺兹表示,他们只是根据中国法律行事,“日产极度致力于中国市场,我们将此视为前景最大的市场”。▲

责编:陶文冬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