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科技也是软实力

2018-11-08 04:00 环球时报 王振耀

  王振耀

  最近几天,比尔-盖茨在中国推广厕所计划的活动又一次引起公众关注。接近他的人都知道,自从投入慈善事业以来,盖茨一直从事着用技术解决社会问题的多项实验,他积极支持的“Globa Good(全球善品)”公司,聚集了几百名高端科学家,发明出多项专利,用于学校防止儿童受到疾病传染,无水厕所只是多项技术的一种。

  盖茨所从事的技术解决社会问题事业是美国慈善家项目的典型代表之一。如果深入了解这个群体会很容易发现,许多人都在从事着多项科学技术改进的实验。《原则》一书的作者达利欧致力于海洋研究,有全世界最先进的海洋考察船,在世界范围内支持海洋保护行动。而著名的数学家西蒙斯则成立基金会,邀请多位科学家致力于攻克自闭症的研究。可以说,在美国,许多项科学技术发明往往都是由慈善家直接投入,然后推广应用于社会。在西雅图,有的慈善家已经建成可以依赖自然自供水电的7层高楼。有的慈善家则联合成立慈善技术实验室,运用科学技术来推进慈善的提升。

  我们常常讨论软实力,从一定意义上,可以说美国的一项重要软实力就是慈善科技。与我国科学技术发明项目往往要依赖政府投入不同,美国慈善家往往是科技潮流的引领者。仍然以盖茨为例,他不仅自己身体力行推进科技解决社会问题的试验,同时与巴菲特发起“捐赠誓言”,致力于与全球有共同志向的慈善家合作,共同开发项目促进人类进步。盖茨家族甚至专门在美国发起“敦煌保护基金会”,支持中国保护敦煌的技术项目。即使厕所类的技术,包括疫苗的案例运送技术,盖茨基金会也都支持在中国的推广。可以说,美国对于世界影响的软实力中,慈善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时至今日,洛克菲勒家族所捐献的北京协和医院,依然是中美人民友谊的重要纽带。

  但如果从另外的角度看,美国慈善家的软实力,恰恰是因为他们并不局限于解决美国问题,而是自觉地担负起解决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他们关注各类社会问题,注重从技术上解决问题,恰恰能够对国家政治、经济与社会产生积极而持久的影响。

  比较而言,我国的现代慈善事业发展历程还只有十多年时间,尽管全社会的慈善热情很高,但慈善事业发展的深度与广度都还有着巨大空间。与美国慈善家比较,最为突出的差距是,我国慈善界对于慈善科技还相当陌生,大家对于慈善科技的计划,几乎还没有多少概念。而对于许多普世性的问题,全社会整体上还关注不够,因而导致慈善家与外国慈善家合作还心有余悸,到国外从事慈善活动甚至还遭到国内的批评。同样是在中国,前些年,有的学校邀请慈善家成立厕所文化研究中心,努力与国际慈善家合作,就被误解为“不务正业”,因而只能被迫关门。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慈善家不可能从事厕所一类的投入。所以,更为开放地学习国际慈善经验,从而促成中国慈善界软实力的增强,极为迫切。也许,盖茨与其基金会给中国所带来的,不仅仅是厕所项目,更是与中国慈善界软实力的共同增长。▲(作者是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

责编:李文瑶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