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遇挫,中国民营航天怎么办

  本报赴酒泉特派记者 李司坤 本报记者 马 俊

  备受瞩目的中国民营商业航天企业遭遇了第一次挫折:10月27日,蓝箭航天公司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的“朱雀一号”运载火箭未获成功。此前中国民营航天企业一路顺风顺水,外界的期待也水涨船高。此次突遭挫折,对中国民营航天的影响会有多大呢?

  “首枚民营入轨火箭”含金量高

  27日下午,《环球时报》记者在现场观看了“朱雀一号”的整个发射过程。火箭升空后,现场工作人员和观礼嘉宾纷纷欢呼,就等卫星顺利入轨的消息了。但这个消息始终没有到来。

  18时38分,蓝箭宣布,根据发射中心的结论,火箭发射后飞行正常,一二级工作正常,整流罩分离正常,三级出现异常,所搭载卫星未能入轨。“朱雀一号”没能如愿成为首枚民营入轨火箭。

  近年来,多家中国民营商业航天企业展开激烈的你争我赶:“首枚发射”“首次在国家发射场内发射”“首次实现民营火箭一箭多星”……各家企业都在拼命抢占“第一”。蓝箭要抢占的是“第一枚民营入轨火箭”,这是含金量更高、象征中国民营航天里程碑式发展的制高点。此前成功发射的民营商业火箭,如零壹空间公司的“重庆两江之星”号,星际荣耀公司的“双曲线一号”,都是探空火箭或亚轨道火箭,并不具备将卫星送入预定轨道的能力。

  美国航空航天学会会员、“小火箭”工作室创始人邢强博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将卫星送入轨道对于商业火箭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分界岭,代表了商业航天公司具备在轨交付能力。“每个国家跨入航天门槛的标志性事件,就是独立自主地将卫星送入轨道”。具备在轨交付的能力背后,意味着独立自主的多级运载火箭的研制能力、具备卫星的完整研制能力、具备测控能力,包括整个供应链管理,跨过这道门槛,才有能力把卫星送入预定轨道。

  从资本的角度看,火箭入轨则是民营航天企业拉开与其他竞争者的差距、获得资本进一步青睐的关键。36氪基金曾投资过民营火箭领域,该基金创始合伙人赵甜此前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如果能如愿入轨,不但可与竞争者拉开一个比较大的差距,同时也能刺激资本市场对它的关注。”

  谨记航天是高风险的行业

  在这样的判断标准下,此次蓝箭发射的“朱雀一号”火箭未能将卫星送入轨道,对中国民营航天企业会造成多大冲击呢?

  “我认为完全不会!”蓝箭CEO张昌武在发射结束后举行的媒体沟通会上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发射过程中,火箭的表现是高度可控的。”张昌武认为,此次“朱雀一号”发射过程中的整体表现其实不输于历史上的很多首飞。“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对自己接下来的发展更有信心了”。他强调,从整个火箭的飞行上看,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体现了国家支持民营火箭、支持民营航天发展的态度是没有问题的”。

  邢强提醒说,尽管技术不断发展,火箭发射成功率从60%上升到80%,直到现在的90%以上,但航天发射依然是高投入高风险的事业,我们应该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航天专家黄志澄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的私营航天企业早期也面临同样的困境,例如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猎鹰”系列运载火箭曾接连失败。对于蓝箭的这次挫折,黄志澄说,“整体上不会造成很大冲击。这是一次尝试,一个民营火箭公司处于起步阶段,两三年时间的发展能有这样成绩就已经很不错了。”但他同时反复强调,我国的民营火箭企业要沉住气,按照中国航天火箭发展的规律去做,“不要急于求成,不要去争名义上谁是第一谁是第二。”

  美国的“他山之石”

  中国刚起步的民营商业航天企业不可避免地会被拿来跟美国同行们比较。太空探索技术公司、“蓝色起源”公司等美国私营航天企业不仅瞄准商业航天发射市场,而且已拿下了军方的大单,甚至还推出了雄心勃勃的载人航天计划,的确更为强大。

  不过多家中国民营商业航天企业均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美在该领域的情况略有不同。在本世纪初美国航天局退出近地轨道的探索任务后,私营航天企业得到美国官方的大力扶持,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就获得大量美国政府和军方的订单。

  中国民营商业航天企业的定位则是航天发射“国家队”的有益补充,而非竞争者。随着卫星应用市场的高速发展,中国航天的现状是火箭运力不足,“国家队”忙于完成国家重大航天项目,大量商业卫星只能排队等待。中国民营商业航天企业瞄准的就是这个细分市场,用较低的发射成本争取客户。

  邢强表示,相比“国家队”不惜血本也要保证发射成功率的做法,商业航天企业为降低成本,进行在轨交付、空间站的货运任务等涉及非载人的商业发射时,允许一定的失败概率。他介绍说,作为保障,航天保险能最大限度地维护商业航天用户的利益。目前商业航天保险已是一个比较成熟的保险市场,我国的保险公司也打入了国际商业航天的保险和再保险的市场,“这本身就是对发射活动的一种保证”。▲

责编:李文瑶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