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湖南卫视《我是未来》:如何打造成功的科技节目?

2017-09-11 14:25:00 环球网 张之颖 分享
参与

  【环球网科技报道 记者张之颖】你有没有看过一个能切水果、开啤酒、甚至还能秀舞蹈的挖掘机?你有没有想过,国产的探索科技的电视节目也可很综艺、很创意,甚至扬名国际?

  随着湖南卫视原创科技秀《我是未来》的热播,观众已经见识了不少新颖的科技。这档全新科技秀,在日前爱丁堡电视节上,得到ABC等等境外媒体的关注,甚至希望这档节目的模版能销售到海外。一档科技节目能获得如此回响,着实令外界印象深刻。环球网采访了《我是未来》节目的出品方——唯众传媒创始人杨晖,来分享这档节目精采的“幕后花絮”。

唯众传媒创始人杨晖  

  面对国际媒体的关注,杨晖笑着坦言,“我不知道是不是在他们(外国人)眼里,中国现在发展了,最多是个土豪,但是好像你们突然一下那么有觉悟,把科技作为题材做成原创节目,同时那么受中国观众欢迎,这个可能是他们特别意外的一个事儿。”

  “我觉得湖南卫视眼光独具,”   杨晖表示,这是第一次有非娱乐节目在周末晚上的黄金时间播出,这个决定需要非常大的勇气——将黄金时间的90分钟用来展示中国的科技自信。

  以下是记者采访杨晖的精采对话,因为经过编辑整理,调整了部分文字内容,但维持受访者原意和语气。

  记者:为什么会想打造《我是未来》这样的节目?

  杨晖:我们要想再创新。跨界和混搭,是我们自己在原创方面很重要的法则。怎么把科技题材和综艺形态相结合,本身是个特别难的事儿。

  我说要做一档科技综艺类节目的时候,所有人说想法不错,但是基本上没有人信,直到我把这个节目的策划案拿到湖南卫视。湖南广播电视台的台长吕焕斌,他终于信了我了一回。他觉得是时候,应该有一档能够思考人类未来和终极问题的节目了。

  大家会觉得,如果科技也可以用很酷炫“秀的方式”表现出来,大家早就抢着做,轮不到你。实际上我发现,如果真的要创新,想另辟蹊径,你真的要在最没肉的地方,最难的地方,一口啃下去。我发现作为媒体人讲创新,你还真的要啃骨头边上的肉,那肉就特别的香嫩,没有像大块肉一样那么死,这是我的感受。

  当《我是未来》第一期节目开播时,那天晚上我哭了。当时我拿着两个手机,一个手机是酷云实时的收视曲线,一个是CTR曲线,都保持在双网第一,数值在一个点左右。我觉得被大家质疑了半天,困惑了半天,可能内心也嘲笑了半天,终于观众用他的遥控器投了票。

  记者:节目主持人选择了张绍刚,您为什么会想到拿人工智能“小冰”来做他的搭档?

  杨晖:先吐槽一下小冰,在我们的节目预算方面,小冰是一个最花钱的主持人。反过来说,也要特别感谢小冰,因为她实现了我们的一些初衷,我们在想,如果能有一个跨物种的主持,我觉得这个节目在标识性上面,大家会看得一望便知。

  我们是按照我们的理解,赋予小冰玫红色、栗子般的形象。小冰平常很nice,但我发现我最喜欢她的时候,是她怼你的时候,她会更加鲜活,而且你会觉得互动感更强。

             

 小冰和张绍刚联手主持电视节目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在想怼谁好呢?我们发现这世界上最欠怼的人,大概就是张绍刚了,因为他天生腹黑的体质。现在看下来是小冰怼他,完全已经怼到出神入化的程度,张绍刚没有还手之力,只有招架之功的感觉。

  当这两个跨物种混搭,大家会觉得节目充满了喜感。所以很多人会问,小冰成立了,我们觉得她应该来,那张绍刚为什么要来?我觉得很有意思,本来人家应该是张绍刚来了,为什么要小冰来?最后大家全都成了小冰的粉丝,说那张绍刚为什么来?

  我说他来很简单,他来就是为了来洗白的,因为他太黑了,在这高大上的节目,跟小冰这少女在一块,完了以后他也沾点光,从此他的级别就升上去了。大家叫刚哥、刚叔,一天到晚以老干部自居。

  原本综艺节目应该把预算放在聘请大明星身上,但是我们的的确把预算全部放在:让节目本身的手法以高科技呈现。

  记者:《我是未来》这个节目形式,未来有没有什么发展空间?或者有没有创新的可能?

  杨晖:我们给了《我是未来》一个原创的模式。

  例如,韩必成能够让断臂的残疾运动员,通过机械臂,用脑力意念来控制这个机械手,进行握手,喝水,写字,还写出了“我是未来” 四个大字。反正之前我认为他是骗子,他弄好了之后,我就泪崩。

  我们采取踢馆制。最后第四位是韩必成,完全杀出来的黑马,把前面三个人全干掉了。所以他获得了最后演讲的机会。也就是说,你能基于自己的科学理论以及科研成果,站在你的角度去谈你眼中的未来,而这是可信的。

  另外,我们采取了一些新的方法,比如说我们做生命科学,讨论“你能活到200岁吗”?

  这东西特别难做,说心里话,基因长什么样子?干细胞长什么样子?我们尽管用AR呈现,但还是很难很形象地说明,于是我们找了方清平来说相声。有趣的是,他说,“两位科学家,现在在你们面前有一个按钮,这个按钮能够让你长生不老,或者能够让人类长生不老,你会不会按下去?”

  结果我们干细胞的全球顶尖科学家裴段清教授按了,华大基因的CEO殷业没按。他们各有各的道理,从这里展开他们的演讲,我觉得这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东西。

  所以当我们把这个科技秀、脱口秀、真人秀和演讲秀mix(混搭)在一起的时候,你会发现它非常大胆。因为你要把这四样东西放在一起不违和,都为一个主题服务,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

  记者:当你们尝试了这样全新的节目形式,你觉得带来了什么影响?

  杨晖:我们从第一期节目播出之后,就有太多的科学家自己找上门来,韩必成就是其中一位。他仅仅29岁,却是哈佛脑科学领域中,第一位建立实验室的华人科学家。我们感受到未来有特别多的高科技企业、科学家会主动来报名,因为他认可你这个平台。

  再来,我觉得整个团队气势如虹。我们把这个东西做顺了之后,会形成一股势能。大家在做这个节目的时候,会越做越自如,觉得所有有利于表达和表现的方式,都可以拿来为我所有。当大家做开了的时候,我觉得这个节目没有什么太多能难倒大家的了。

  记者:央视也有一档科技类节目《机智过人》,您觉得《我是未来》优势何在?

  杨晖:我有一个总的观点,大家现在无可争议地认为《我是未来》是省级卫视科普类节目的标杆,但是从整个中国的电视市场来看,我觉得科技类节目,这样的品类肯定是央视走在前面。

  今年央视推出《未来架构师》,八月底又刚播出了《机智过人》,在数量、时间上面,都比省级卫视早一些。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在中国,现在科技类的节目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如果这是一个品类的话,真的应该百花齐放。

  假设你要跟张三比,李四比、王五比,比到最后你会发现你可能博采众家之长,但是唯独没有你自己。而我觉得《我是未来》其实通过这半季的成功尝试,已经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格,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它只要做自己就好了。

  我觉得应该跟所有科技类节目形成合力,把普通观众更多地养成科普类节目的粉丝。只有这股势能形成之后,市场很大、份额很大的时候,你盘子里面才会有更多菜肴。

  我是未来的特点包括,但凡是科技类的节目,酷炫两个字大概是所有人都觉得不可缺少的。我认为《我是未来》做到了这一点,无论是拉菲罗教授的无人机秀,还是我们昨天才看到的费斯托的仿生空气动力学,我们看到了大鸟、海鸥那个两米长,不到400多克的大鸟,还有翩若惊鸿的蝴蝶,我们能看到非常多酷炫的科技展示。

  在湖南卫视这个平台上大家知道,从超女到我是歌手,第一,它能够打造平民的歌手与歌王,像李宇春、张靓颖这样的,它也能够让过气的歌手咸鱼翻身。反过来说,今天通过《我是未来》,重新发起了新的一场造星运动,打造科学家成为新的国民偶像。

责编:张之颖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