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这些日本复古游戏商店才算是把情怀做成了生意

2017-08-22 15:11: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环球科技综合报道】提起电子游戏,我们可能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日本这个国家。不管你是八零后还是九零后,相信你在童年时代都或多或少的玩过日本游戏。从万年经典的超级马里奥到现在依旧很受欢迎的宠物小精灵。日本游戏仿佛在不知不觉中伴随了好几代人从小孩长大成人。

  “情怀”,算是在近几年被炒的及其火热的一个话题。从诺基亚到近些天的夏普和黑莓,似乎我们之前觉得已经被时代所淘汰的一些东西又重新回到了我们的视线中。人们愿意为怀旧或者情怀买单,一方面是因为信仰,一方面是因为想寻找当初的感觉。虽然时间回不去了,但是当年的感情,或许还能找回一二。

  对很多80后来说,小时候的记忆总是和同学家的游戏有关。因为80后的小时候,正是游戏机在中国普及遍地开花的时候。人们印象最深的可能有任天堂的红白机还有小霸王学习机,而印象深刻的游戏则包括了《魂斗罗》、《超级玛丽奥》等等。现在80后都已经长大,过去攒好久钱才能买的游戏,现在可能一包烟、一顿饭就能买到。但是,要体会到当初的快乐已经不再那么容易。所以这才诞生了复古游戏这门生意。

  援引近日彭博社的撰文:

  怀旧是最容易卖钱的。

  现在,日本掀起了一股购买复古电子游戏的风潮。无论是电子商务还是线下复古的电玩商店,每天都会涌进大量的买家。真正的痴迷游戏的人,其实一直在购买和收集复古游戏,但现在普通游戏玩家也成了狂热的复古游戏收集者。他们收集的包括卡带游戏、以CD形式发售的游戏甚至早期的游戏机。反正只要是能引发怀旧情绪的,一切照收。

  全球游戏市场大约有1090亿美元,复古游戏大概只占到其中很小一点点。但这仍然是一个收入非常可观的存在。去年,任天堂重新发布了自己的第一款红白游戏机,很快就被玩家抢购一空。今年任天堂又重新发布了一款过去的经典机型,仍然很快就卖光了。这主要是因为,上世纪80年代,任天堂是主宰着家用游戏机市场。当然,大部分出售和购买的行为都发生在日本。

  “复古游戏能让我回到童年。复古游戏是一项艺术。那些游戏很简单,但很刺激,你永远都不会玩厌。” 意大利人大卫·孔韦尔蒂诺(Davide Convertino)说。为了能买到年代更久远的复古游戏,他已经去了四次日本。

  孔韦尔蒂诺最喜欢去的地方是日本东京秋叶原售卖电子产品的核心地区。在那里,有一家叫超级土豆(Super Potato)的店。这家店占据了三层,每层都放满了复古游戏和游戏机,有Neo Geo 和世嘉游戏早期的游戏主机,也有彩色的GameBoy 掌机以及任天堂的游戏手柄。

  在一个玻璃展台里,放着金色版的“筋肉人摔角大赛(Kinnikuman Muscle Tag Match)”游戏,这款游戏被很多人认为是红白机上最经典的游戏之一。现在,玻璃展台里的这款游戏售价为200万日元(约12万人民币)。

  “秋叶原一直是一个外国人很喜欢来的景点,但是过去5、6年里,这里的外国游客尤其多。”超级土豆的店长熊平说,“现在我们有一半收入来自外国游客。”

  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来到秋叶原淘复古游戏,在线复古游戏的销售也已经呈现出爆发式的增长。安德鲁·斯坦梅尔(Drew Steimel)经营着一家电商复古游戏公司DKOldies,他说自己去年光卖复古游戏就能卖了300万美元。而他刚刚开始在eBay 上做这行的时候,每年就只能卖几百美元。“我们做复古游戏这行已经13年了,每年都可以感受到这个市场的增长。”他说。

  在线复古游戏市场主要也还是靠日本和周边几个国家。在eBay 搜一下就会发现,有一半的复古游戏来自亚洲。通常在线销售复古游戏的价格会比线下略贵,比如一款超级玛丽奥的游戏在超级土豆只卖490日元(约30人民币),而在雅虎拍卖和eBay 上的价格则在3000-10000日元(约180-600人民币)之间。

  斯坦梅尔说:“我们刚刚开始做这行的时候,主要的客户是30来岁的人,买复古游戏的原因是想体验回到过去的感觉。现在任天堂也成了我们的竞争对手,因为他们也会重新发布过去的游戏。但这只会让复古游戏的市场越做越大。我们各个年龄层的客户都在增长,尤其是20来岁的客户增长最快。”

  就连世嘉这样的公司也开始准备在复古游戏上花功夫了。世嘉曾经是主流的主机游戏公司,它曾经是任天堂最大的竞争对手,那时候还没有索尼和微软什么事情。本周,世嘉发布一款叫Sonic Mania 的游戏,这是一款复古游戏的再生版,是世嘉和自己的游戏迷一起打造的。

  对一些复古游戏的买家来说,逛逛像超级土豆这样的复古游戏商店是一件非常爽的事情。如果还能碰上几个穿着动漫主题服装的游客,那就更有感觉了。在超级土豆商店那幢楼的五层,有一台复古的街机,人们可以在这台机器上玩复古游戏。工薪阶层的人会撸起袖子伏在游戏机上,眼睛盯着屏幕里8像素的动画,听着游戏音乐。这里还有浓重的烟味,以及过去常见的玻璃瓶装的可口可乐。

  对在工厂打工的茂喜来说,去复古游戏商店逛逛,看看那些布满灰尘的游戏,是一件非常放松的事情。他正在找一款索尼初代PS的游戏,尤其是那些他曾经有过或者玩过的。“我感觉自己又变回了一个小孩。”他说。

责编:黎晓珊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