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硅谷风投精英教你深挖好项目

2017-07-26 04:00:00 环球时报 杨沙沙 分享
参与

图说:美国《福布斯》杂志对张璐进行专访的视频截图。

图说:美国《福布斯》杂志对张璐进行专访的视频截图。

  本报记者杨沙沙

  图说:美国《福布斯》杂志对张璐进行专访的视频截图。

  美国《福布斯》杂志每年评选的风险投资领域30under30奖项,今年给了美国风险投资基金FusionFund(A.K.A.NewGen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张璐。这位还不满30岁的年轻人,是自榜单开设以来第一个当选风险投资领域年度主题人物的华人。30under30奖项旨在表彰上一年美国30岁以下在不同领域做出卓越贡献的30位青年,往年入选的年度主题人物包括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等。近日,张璐在潘石屹对话人工智能新势力活动后,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对于中国资本进入美国可以关注的领域以及人工智能是否值得投资等热点问题,给出了专业建议。

  硅谷是一个可控的泡沫经济

  环球时报:《福布斯》把风险投资领域主题人物给你,最看重的是什么?有评论说,你的当选代表着近年来中国新生代的投资人已经进入美国主流投资圈,你怎么看?

  张璐:对于一个投资人来讲,最能证明自己的标准就是投资项目的成长性。我们基金创立之初就专注智能工业、智能交通、网络技术以及医疗领域的技术投资。2014、2015年,没有很多人布局这些领域的时候,我们就在布局。到了2015、2016年,当美国很多基金开始转向,重点投资下一代信息载体技术的时候,我们的项目就受到青睐和追捧。我的当选,更多代表美国当地风险投资圈看到一个趋势,就是中美互动大时代的到来。这可能也是《福布斯》把我选为主题人物的原因。

  环球时报:你一直在硅谷工作,硅谷对美国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

  张璐:我最早在斯坦福大学做纳米薄膜材料相关的科研,再到做医疗器械创业公司,公司被收购之后,转型成为投资人,算是以科研学者、创业者再到投资人身份,亲历整个硅谷生态圈给创新带来的原始驱动力。2008年金融危机给美国经济带来重创,但是短短几年,美国经济就快速恢复。硅谷通过科技创新,把美国快速带出那场惨烈的经济危机。从另一个角度说,硅谷也改变企业生态发展节奏。之前传统意义的公司,要想成为百亿或者千亿级别市值,可能需要几代人努力,但是硅谷出现后,十多年一家公司就能达到这个级别。

  我在2013年听到扎克伯格分享说,他刚来硅谷,在高速路上开车,远远看到谷歌、苹果这样的公司,心想要是自己的公司能做到这么厉害该多好。没有几年,脸书就变成这样伟大的公司。

  我时常开玩笑说,硅谷就是一个泡沫经济,所谓泡沫经济就证明它是有起伏的,不是一潭死水,而是一个有变化的市场。泡沫经济造就硅谷这样一个创新潮,能够有机会让小公司破旧立新,乘势而起打破大公司垄断。我们作为资本方,也可以有机会低进高出,获得好的资本回报。最重要的是这个泡沫经济是可控的,硅谷生态圈的主要资方和企业家有理性的认识和默契的配合,以保证在泡沫经济中受益的同时,保持这个生态圈健康高速成长。当然,硅谷代表不了美国。在美国中部东部,民众对于新模式的接受速度低于硅谷,也远低于中国老百姓,比如微信支付在中国普及非常快,美国人大多到现在还倾向于传统的支付方式。

  美国创业者正布局这些领域

  环球时报:你决定投资的项目都有哪些特征?

  张璐:我们一般会投资拥有unfairadvantage(不公平优势)的公司。这种不公平优势可以是它的技术、商业或者团队经验的门槛。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是,我们希望这个团队对商业有一个比较长远的理解,一步步走得比较稳健。如果一家公司一开始估值就特别高,我们也不太愿意去参与投资。如果早期估值过高,这家公司后期也会在资本市场上表现浮躁。

  环球时报:以你和你的团队在硅谷看到的创新趋势,你认为接下来几年,哪些领域值得投资,会比较火?

  张璐:其实,火并不代表项目一定能成功。以人工智能领域为例,2003年硅谷出现一轮人工智能创新潮,2004年就死了一批公司。当时最大的问题就是很多技术创新找不到合适的市场商业的窗口,或者成本太高,市场商用并不符合商业逻辑。人工智能我们也会投,但判断上比较谨慎。我们在机器人领域投资,比较看重的是ToB(对企业)端医疗或者工业机器人;ToC(对消费者)端机器人比较大的问题是成本不够低,应用场景也不是很明确。

  除了人工智能,我们在硅谷看到新的创新的趋势,第一个就是CyberSecurity(网络安全)。我们处在一个万物互联的时代,这个时代来得太快,导致我们没有意识到自己处在多大危机下。网络安全是创业者在重点布局的方向。

  下一个方向就是医疗生物技术。通过网络技术,人类族群生理信息能以更低成本被快速集合分析,然后更好预测疾病,研制更优质药物,这都是生物信息学带来的巨大的历史机遇。

  另外一个领域,国内可能不是聊得很多,就是纳米机器人。这是四五年前兴起的领域,把机器人的维度降到纳米级别。我们投资了一家人脑机器接口的公司,通过纳米机器人做植入性医疗设备,放到大脑之后进行脑功能的修复,从而治疗老年痴呆以及帕金森。

  中资适合关注两个领域

  环球时报:对于想通过收并购把技术引入中国市场的中资企业,你认为可以关注美国哪些领域?

  张璐:我觉得重点可以关注的领域就是智能工业、交通系统和医疗。而数据相关的行业,比如网络安全、生物信息学等,在中美两地看还是比较敏感的。

  智能工业领域,中美两国可合作的机会非常多。美国的工业已经是半自动化或者是全自动化,他在使用新技术的时候,不仅要求这个技术成本低,嵌入式成本也要低,因为他不可能把现有设备都拆了。中国的好处是,之前工业自动化程度比较低,现在新建的工厂会直接打造全新的生产线,这个过程不需要考虑嵌入式成本。所以我反而觉得,这个领域中国的机会比较多。

  医疗领域,相比美国,中国医疗资源没那么平均,国家大、人口多,所以好的医疗检测设备可能在中国有更大的市场,也会产生更大的社会效应。

  环球时报:对于中资去美国投资,你有什么建议?

  张璐:如果是早期项目,中资去美国投资面临一些挑战。我们在美国当地知道,最好的项目一定不在市面上,好项目是挑投资人的,能挑投资人证明他不缺钱,除非他有特别强的中国战略需求,否则接受纯粹来自中国资本的动力并不是很大。因此,我建议中国投资人在美国遇到早期项目,要小心一点。跟美国人打交道的时候,不要被硅谷的光环所蒙蔽,许多投资人到了硅谷觉得投资项目很便宜,但实际上,硅谷的项目在美国来说,价格已经偏高。另外,硅谷的创业者也会忽悠人,不要觉得硅谷所有的项目都是好的,任何地方都是二八法则。硅谷也是,好项目也是少数。创业者比较在乎自己在当地创投圈的口碑和发展,会注意和我们硅谷当地投资机构沟通的准确性,因为有犯错成本。如果是外来的非当地资本,一些创业者可能会觉得忽悠没有犯错成本。

  美国人也为中国做了改变

  环球时报:今年以来,投资美国的中资下降很多。你在美国市场,对于中资的增减有什么直观感受?

  张璐:2015年,是中国资本进入美国市场一个大热潮,后来就退出了。美国市场之前对于中资大量进入很困惑,搞不清中国资本想干吗。最近,中资在海外收并购的时候,会有很明确的战略目的,比如选择的公司会跟国内公司有很强的业务联系。只有这样,中国资本在境外口碑才会越来越好,大家才会认可你在资本市场上是非常专业的玩家。

  环球时报:美国人对于和中国人做生意是什么态度?未来是否看好中美合作的市场?

  张璐:美国人也有很多非常自大,他们之前也想让中国人适应自己做生意的方式,但是现在中国资本影响力确实非常大。不管乐不乐意,美国资本市场都会有一种心态,我也去试试怎么样更好理解你。但双方最大的驱动力是两边合作的愿望和冲动。中国资本很强大也很有野心,美国资本追求美国梦,美国梦就是商业成功,所以美国也是一个爱跟人做生意的国家。大趋势看,中美交互以及中资进入美国,是非常对的方向。过去一些年,美国资本在中国动作也很大,从资本流动的平衡看,中资自然也会有很好的机会流向美国。▲

责编:陶文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