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中国动画市场逐渐成熟 这是国产动画的最好时代

2017-07-21 04:00: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这是国产动画的最好时代

  本报记者 韦曦

  一部中国国产电影在片头打出“PG-13”的分级字样,这在以前从未出现过。13日上映的动画电影《大护法》(如图)打出“不建议13岁以下少年儿童观看”的自主分级标语;有人批评这是炒作噱头,更多人赞许这是一次勇敢尝试。在争议声中,《大护法》悄然成为今年以来豆瓣评分最高的国产电影(8.1分),票房正向6000万元人民币迈进。该片讲述奕卫国大护法为寻找该国太子,来到被暴力统治的花生镇。这里的居民外形酷似花生,当身上长出“鬼蘑菇”时便会被守卫枪决,因此片中不乏枪战、屠杀这样的“13禁”场面。而对于成人观众认为“反乌托邦式的台词有政治隐喻”,该片导演不思凡19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否认自己的创作初衷是去刻意隐喻什么,说自己“只是想讲一个关于束缚的故事”。

  “路演时没让小朋友进场”

   环球时报:很多人认为《大护法》映射现实,能谈谈故事的构思初衷吗?

   不思凡:首先要说,大部分创作灵感并不是去刻意隐喻什么。创作《大护法》时我来杭州大约6年,创作上进入瓶颈期,有一种很强烈的被束缚感。恰巧好传动画尚总来找我谈起合作的事,就开始《大护法》的创作过程。尚总给了我很高的自由创作空间,正好顺了我当时的情绪——企图摆脱束缚,找回原始创作状态。顺着我当时的感觉,就想讲一个关于束缚的故事,于是便开始寻找影片需要的素材。比如我无意间看到同事随手捏的一个呆滞小泥偶,当时我就想:如果他有了生命,会是怎样?电影中的花生镇,也是根据我们搜集到的巴西贫民窟照片创作出来的。

   环球时报:有观众认为电影中的台词“刀刀见血”,比如“生命这么短暂,你们却不珍惜”“你是什么,人是什么”。你怎么看?

   不思凡:创作时其实并没有想那么多,作品完成后,大家基于《大护法》的内容会进行解读。其实故事更多的在讨论人性,电影中的每个角色都被不知名的恐惧所束缚,但他们自己却都毫无察觉,现实生活中的人也一样。我们很难真正看清,只有勇于正视现实的人才能战胜逆境。

   环球时报:《大护法》的观众定位是13岁以上。做这样一个定位当初是否担心无法吸引足够广的观众群?

   不思凡:电影中有比较多的暴力镜头,内容小朋友也看不懂,出于从业者的职业道德,我们建议13岁以下的小朋友不要来看,这份钱我们不应该赚。这一点也得到主创团队的一致认同,路演过程中,我们都没有让小朋友入场。

  “喜欢李安的作品风格”

   环球时报:很多观众用“暗黑”来形容《大护法》,也有人说里面的打斗有“昆汀风格”。

   不思凡:我喜欢伊斯特伍德、昆汀 塔伦蒂诺、李安、科恩兄弟,这些导演的作品呈现出的气质、美术、想法等对我影响非常大。我会尝试将这些感觉同动画结合,希望出现一些新的组合方式,组合出我们没有见过的画面:这很难,却很有意思。

   环球时报:不久前传出《魁拔》系列动画片众筹的新闻,目前国产动画市场的真实现状是什么样?

   不思凡:现在中国动画市场逐渐成熟。以前环境很差,大多数公司入不敷出,现在基本都过得不错,从业人员的数量和素质也极大提升。从各方面来看,我觉得现在应该是国产动画最好的时代,人力和物力都有很大改善。

   环球时报:作为动画导演,你一路走来有不少坎坷。动画从业者如何坚持这条路?

   不思凡:其实我仔细想过这个问题。首先我知道自己是个喜欢讲述的人。而在讲述的呈现技能上,动漫的表现形式是我比较熟悉和擅长的。而说到“坚持”这一词,似乎假定其背后的艰辛——我大概知道这个假定说明了行业存在的普遍现状。从我个人来说,让我去长时间做不喜欢的事才需要坚持,而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同时在其他方面主动做出得失的心态调整,这一点非常需要——你不能想要所有东西。

  中国动画应该什么样?

   环球时报:与日本动漫风格不同,近年《大护法》《大鱼海棠》《大圣归来》这几部中国动画电影体现出的水墨画风格,备受好评。这种风格能让中国动画“独立”吗?

   不思凡:水墨画风格是中国动画的一种形式。但是我觉得,作品内核的中国化比外表的中国风更重要,未来中国动画会有各种各样的风格。

   环球时报:近日传出中美合拍《哪吒与变形金刚》。你觉得与国外知名IP合作、与成熟的工业体系合作更有益,还是中国应该保持自己的风格?

   不思凡:我们关于动画的美术印象来自美国和日本,当然还有国产的老美术片。不过老美术片的气质并不适合当下的市场,所以我们要么学日本,要么学美国。确实,我们在原创过程里也一直在探寻“中国动画应该是什么样子”,但现在并未找到最合适的答案,还在不停地尝试。▲

责编:李文瑶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