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异形》:科幻片的“颠覆之作”

2017-06-13 04:00: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异形》:科幻片的“颠覆之作”

  本报驻法国特约记者董铭

  经典科幻系列《异形》的最新一部影片《异形:契约》即将于本周五国内上映,这条消息早已让中国的科幻迷激动不已。该片仍然出自异形之父好莱坞商业科幻大导、曾导演《火星救援》《普罗米修斯》的雷德利斯科特之手。笼罩人类几十年的外星噩梦,终于在这次的故事篇章中完整衔接起来。

  系列新作备受关注

  作为《异形》系列正传的第6部,《异形:契约》离大获好评的前一部《普罗米修斯》已有5年,距1979年的第一部《异形》则有38年之久。然而异形的魅力并未因时间而减淡,反而在一次次的重拍、解构和致敬中,成为科幻电影史上最重要的形象之一。

  《异形:契约》的时间线居于《普罗米修斯》和《异形1》之间,在上一次灾难般的杀戮发生10年之后,又一群人类来到未知的星球,迎接他们的除了恐怖的异形,还有《普罗米修斯》的幸存者法鲨迈克尔法斯宾德饰演的生化人大卫。对于这个套路中藏有惊喜的续集,深谙此种类型的美国媒体打出中上的评分:《娱乐周刊》赞扬主线和悬念很有趣,《波士顿环球报》评论《契约》沿袭《普罗米修斯》的作风,角色更尖锐,关系更富戏剧性。

  科幻惊悚片的鼻祖

  《异形》在电影史上,开创性地奠定了科幻惊悚片的独特分类,在银幕上创造了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外星恶魔形象。从梅里爱的《月球旅行》开始,科幻电影已有上百年的历史,但是直到上世纪70年代,还是以幻想性的太空歌剧为主流,无论是斯坦利库布里克的创世纪《2001太空漫游》,还是乔治卢卡斯的英雄传奇《星球大战》,观众们都习惯于在银幕上看到浪漫的未来和波澜壮阔的史诗。

  资料图

  脱胎于B级片剧本的《异形》彻底颠覆了人们对宇宙的认识:黑暗的太空中暗藏着危险和杀戮,在弱肉强食的原始法则中,人类不过是屈身于飞行棺材里的猎物,在强大的外星兽口中苟延残喘。《异形》中不再有明亮的飞行舱和炫目的光剑,有的只是人类在幽闭空间里的惶恐,尖牙利齿下的徒劳抵抗,彻底颠覆了观众对科幻电影的固有印象,给该题材的后世发展产生巨大影响。

  瑞士画家HR吉格创造的这种融合机械与有机生命体的怪物,其坚硬的外骨骼、腐蚀性的体液、带有性暗示的头部口器,给不少观众留下心理阴影。异形的卵、抱脸虫、破胸幼体和成年体的设计,也构成一种独特的黑暗科幻美学,渗入到20世纪末的创意领域,在绘画、雕塑、电子游戏等领域都能找到异形的身影。

  随时代发展不断创新

  作为一个电影原创IP,《异形》系列之所以深入人心,还要归功于几名续集导演的锦上添花。斯科特之后接手的詹姆斯卡梅隆、大卫林奇和让-皮埃尔热内,无一不是具有强烈个人风格的世界级名导,他们把自己的偏好掺入到异形电影的拍摄中,或设计精彩动作,或强化心理恐惧,或渲染诡异画风,都给《异形》带来更全面的解读。

  在4名导演的共同努力下,又诞生出异形女王异形狗和异形宝宝,丑陋嗜血的异形家族也有了更高的智商和心理活动,甚至在《异形4》中还长出人类般的眼睛。

  当然,《异形》系列并不满足于用怪物来一次次制造恐怖,而是像《2001太空漫游》一样有意探讨人类起源等更宏大命题。斯科特在30多年前留下工程师的伏笔,终于在《普罗米修斯》后得以挖掘展现,把整个系列的科幻主旨提升到哲学层面:我们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此外,《异形》意外地塑造了一个独立女性的银幕形象西格妮韦弗饰演的雷普利,凭借坚韧的勇气和伟大的母性,和这个终极怪物整整搏斗了4集,成为科幻电影中标志性的女英雄。

  《异形》的成功催生不少同类科幻恐怖片,如《异种》《异怪》《铁血战士》等,包括最近上映的《异星觉醒》,都可以算是模仿者,但很少有作品能超越《异形》的开创地位。大部分科幻惊悚片借鉴了《异形》中的恐怖元素,虽然视觉特效有所进步,但对于观众却难激起恐惧。《异形》的成功,是在乐观主义的科幻大环境下,用悲观主义的寓言,利用人类潜意识中对于未知世界的恐惧,凝合出一个杀戮的图腾。这种来自地狱深处的魔鬼偶像,或许一个就可以满足观众。▲

责编:陶文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