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共享单车红包车轮战:鸡血过后终将一地鸡毛?

2017-05-19 13:00: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环球网科技记者王楠】资本的力量在共享单车行业中交战正酣。

  近日,共享单车平台推出活动“红包车”,通过短暂骑行,刷取系统发放的红包。这本是想通过红包来引导市民去骑被人骑入小区的车辆、锁具电量即将耗尽的车辆等等,如今却成了某些人的赚钱工具。

  据媒体报道,这些人被称为“红包猎人”:他们晚上出动,专门找摩拜系统中的“红包车”;通过短暂骑行,刷取系统发放的红包赚钱。为了提高效率,有人甚至准备了两部手机,同时骑行两部红包车……

  仅骑行了一小段,其中一辆车满足了红包领取条件,落锁后,界面显示,男子拿到了不到两元的红包。该男子表示,一晚上单靠刷“红包车”便可获利近百元。

  同样,ofo也并没有幸免。

  4月16日,ofo红包车推出后,又迅速成为不少人“薅羊毛”的利器。ofo红包车的原理是,在地图上划定一些“红包区域”,用户只需要拿着手机站在区域内解锁小黄车,无论哪辆车都是红包车。这就意味着用户只要站在红包区内,打开ofo的最新版APP,任意输入小黄车车牌号就能伪造一辆红包车。

  据悉,在ofo红包区域内只需要走500米的距离、等10分钟,然后再随便换一个ofo车牌号就能轻松刷单了。而ofo车牌号在网络上有大量资源,几乎不需要成本就能获取到。

  虽然在之后,ofo做出了相关“补救”措施,降低了红包数量和数额。但“红包车”漏洞带来的严重净亏损让人为小黄车捏了一把汉。

  类似的刷单赚红包之事,早年前打车软件风靡时也曾发生过。一些司机与他人配合,通过不断地接单,赚取平台发放的红包奖励。但最终,这些刷单的行为均被认定为是“近距离刷单”,是一种作弊行为,严重者更涉嫌诈骗。那么,共享单车的刷红包行为,是否也涉嫌违规呢?

  摩拜单车方面对媒体表示,红包车的活动是摩拜今年3月起推出的,用户扫码解锁红包车后,有效骑行红包车超过10分钟,锁车后即可获得1个现金红包;金额随机,最低1元最高100元。红包车的初衷,一方面是吸引市民多多骑行,更重要的则是希望达成“全民运维”的目的,即通过红包,来引导市民去骑被人骑入小区的车辆、锁具电量即将耗尽的车辆等等,来达到客户代为运维管理的目的。红包车活动推出之初,也考虑到了刷红包的可能性,因而也制定了一套恶意刷红包的判定规则。根据目前的判定规则来看,上述刷红包的行为仍在允许的范围内。

  是否涉嫌违规目前尚未可知,但有人算了一笔账,3月底ofo官方宣称每天的订单量达到1000万,而通过APP可以看到ofo红包车比例可占到7成左右,这样红包车数量可达700万,以5元每单计算,ofo每天要为此支出3500万。此前ofo创始人戴威公开表示每天收入接近1000万元,那ofo红包车每天带来的净亏损达到了惊人的2500万元。以ofo职业刷单党刷单速度计算,这个预估数字可以说还十分保守。

  盈利是模式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也是共享单车行业面临的巨大挑战。目前,ofo和摩拜都在投入期,尚未实现盈利。

  一些业内专家认为,靠用户骑行付费来盈利,从理论上是可行的。但在同类产品的激烈搏杀中,企业能否通过保持高“翻台率”来实现盈利,也要打一个问号。而在一些城市,甚至已经有企业因为单车丢失、投资人撤资等问题难以为继。

  “共享单车行业进入门槛低,但要形成规模则需要海量资金投入,需要系统的资源配套。”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兼CEO王晓峰曾向媒体表示。

  有业内人士也认为,共享自行车是半公益性质,如果通过共享盈利,需要漫长的过程。能否依托大数据实现庞大用户群,并通过其他延伸服务来获取利润,是共享单车面临的挑战。

  “一贯喜欢规模化、烧钱、速度的资本方,他们的加入,会让这个本来就该多多试错找合适发展路径的领域,陷入了一种癫狂状态。先不提各种共享单车企业的异军突起,仅仅是‘红包车’这样最高奖励是用户使用费用的几十倍、百倍的补贴,就足以让人感到咂舌。资本很现实,看好的时候会各方涌入,不看好的时候就只剩一地鸡毛。”该人士表示。    

  红包手段也许在短期内可以解决共享单车运营难的手段,但是羊毛真正出在哪里?难道不是用户的押金吗?

  那么对于共享单车来说,红包经济,究竟是泡沫还是奇迹?

责编:王楠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