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 人和家顺事事兴

2019-02-13 09:20 人民网

  湖南衡南县滨河村——

  “回乡创业,咱有信心!”

  本报记者  杜若原

  从湖南省衡南县云集镇往湘江边上走,便来到了滨河村。水泥路在山丘间蜿蜒伸展,串起绿色的山林和散落的农舍……

  正月初七,村道上车来人往。路边一个大院子显得格外热闹,这是村民刘建辉办的易达液化气站。

  “来,我再加一瓶。”跨进气站,本村的刘师傅刚用微信缴完钱。“你节前买了两瓶,这么快就用完了?”刘建辉一边把我们迎进门,一边忙着和客户打招呼。

  “一天只能卖出去200瓶气了,”尽管如此,刘建辉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去年以来,气站的生意一直很红火。临近春节前,每天能卖出去上千瓶。”

  2010年,刘建辉和3个乡友拿出在外打工攒下的200多万元辛苦钱,买下滨河村闲置的20亩园艺场,建起了液化气加气站。2012年,由于电力供应不足,导致不能正常灌装,只得关门停产。直到2017年10月,邻居老张给刘建辉打电话,说村里电网实施了全面改造升级,不再为用电发愁了,在外打工的刘建辉兴奋地回到了家乡。2018年2月,停产6年的加气站又开业了。

  “生意这么好,回乡创业,咱有信心!”扭亏为盈的加气站让刘建辉很开心,不仅因为气站赚钱了,更重要的是盘活了园艺场20亩土地,经常有人找上门来谈合作。

  “这几天,打工返乡的村民一拨拨找上门来,了解土地政策、询问租金行情,纷纷有了回乡创业的想法。” 村支部王书记兴奋地告诉记者,“去年,村里有500多亩土地签了流转合同。现在村里路修好了,去年底还装上了路灯。电网改造升级后用电也有了保障,在外打工的村民很多在老家建起了楼房。返乡的村民会越来越多!”

  江苏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网上诊疗——

  “节约了时间,缩短了距离”

  人民网记者  闫  峰  本报记者  姚雪青

  “我家孩子8岁,患强直性脊柱炎,出院后一直复查开药,有种口服药没有了,您看哪种药合适?”

  “保肝药可以吃点甘草酸苷片,如果是肝功能正常,我建议可以不用吃,下次复查后再说。”……

  今年春节,这段患者和医生间的问诊对话不太寻常。对话中的患者身在辽宁大连,而医生臧银善则远在1400公里外的江苏宿迁,他们通过一款名为“互联网医院”的手机APP,实现了远程即时问诊。

  2019年1月,江苏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与京东合作,让37个重点临床科室进驻京东互联网医院,242名主治医生在网上开展诊疗服务,成为国内首个“搬”上互联网的公立医院。宿迁也是国内首个电商医保支付城市,居民可以在网络平台上完成全流程医疗健康服务。

  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张雷介绍说,宿迁“互联网医院”节约了时间,缩短了距离,目前在网上开展部分经过医疗机构确诊的常见病、慢性病的复诊服务,让医院更合理地利用有限的医疗资源。

  借助互联网医院平台“坐诊”,风湿免疫科专家臧银善不到10天的时间接诊了255位挂号患者,但作为新生事物,其中年龄以40岁以下患者居多,最有就医需求的60岁以上“银发族”则几乎没有。

  记者了解到,在国家卫生健康委等部门出台《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等相关文件,规范网上远程诊疗服务的基础上,江苏省又专门建设了统一的“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重点监管互联网医疗服务中的人员、处方、诊疗行为、信息安全等内容,确保医疗质量和安全,也加强对患者的隐私保护。

  河南卢氏县兴贤里社区——

  “摄影师给拍全家福,好幸福!”

  本报记者  任胜利

  记者来到河南省卢氏县时,正赶上县里组织摄影师给老乡们拍全家福。

  卢氏县是河南省面积最大、平均海拔最高、贫困发生率最高的深山区县,易地搬迁任务量占河南的1/8。兴贤里则是当地目前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社区里2700多户1.1万多人从18个乡镇搬迁而来。

  走进兴贤里,新起的楼房错落林立,新建的社区干道宽阔平坦。“苦尽甘来”“知恩图报”,李亚军家客厅正中墙上的两块匾额格外醒目。以前,他们一家五口住在官道口镇磨上村,母亲和妻子都患病,孩子上学也不便。搬新家后,李亚军利用扶贫贷款在县城办了一间门市,每月纯收入超3000元;女儿转入镇里的中学,妻子也病情好转,时常到店里帮忙。“摄影师给拍全家福,好幸福!”他找来三面小国旗,让全家围坐在一块,面对镜头,一家人露出幸福笑容……

  “全县春节团拜会上有个节目叫‘搬迁群众大拜年’,娜娜是主要演员,照完相还得加紧排练呢!”离开李亚军家,社区人员带记者来到陈娜娜家:布艺沙发、干枝梅、中国结……陈娜娜家布置得简洁温馨。以前,她住在深山里,送女儿上学还遇到过狼。搬迁后,丈夫在邻近的灵宝市打工,月入五六千元;女儿在城关镇中学住校,5岁的儿子也就近上了幼儿园。“搬出大山天地宽”——陈娜娜家外墙上的巨幅红色标语格外醒目。

  “现在,全县有9300多户近3.4万人实现搬迁脱贫。安置社区里,网络、饮水、医疗等服务一应俱全。”卢氏县宣传部长郭军文说,县里还出台配套措施,帮大家把生产搞上去。卢氏县摄影家协会的同志说,他们计划免费给每个易地扶贫搬迁户拍一张全家福,把大家搬离贫困、迎接幸福的瞬间永久记录下来。

  四川泸州市江阳区龙透关派出所——

  “工作更需要严谨细致”

  本报记者  倪  弋

  晚上8点,记者跟随四川泸州市江阳区龙透关派出所案查中队中队长廖成鑫登上警车,开启了执勤巡逻。47平方公里,是龙透关派出所负责的辖区面积。

  路旁张灯结彩,楼里灯火辉煌,处处洋溢着春节氛围。廖成鑫时而注目道路两侧,观察是否有人在违规燃放烟花爆竹;时而拿起对讲机,向在各处蹲守的执勤民警询问情况……

  “老百姓过节,公安‘过关’。”廖成鑫说,“我们过平安关,也过幸福关。越是事关群众平安幸福的时刻,工作更需要严谨细致。”

  晚上8点30分,警车路过天立水晶城小区,不少居民聚集在门口:原来小区突然停电,不少居民不大高兴,聚集到光亮处等待来电,造成道路交通堵塞。廖成鑫下车疏导,引导大家分流,同时紧急联系街道办和供电公司,派出更多人手来维持现场秩序和电路检修。渐渐地,现场秩序稳定了下来……

  随后,廖成鑫还帮助处理了一起群众被困电梯事故,依法劝阻了几起违规燃放烟花爆竹事件,依法处置了一起打架斗殴事件。当廖成鑫和同事们结束巡逻值守,陆续回到派出所之时,已是零时30分。

  派出所所长唐戈扯着略带嘶哑的嗓门,招呼大家到派出所食堂吃饭。据介绍,今年除夕夜龙透关派出所全员上岗,共出动警力(含民警、辅警)106人,警车10辆(含摩托车),18时之后共处理警情10起。在岗的所有民警和辅警,从警以来每年除夕夜都坚守在岗位上。

  凌晨2时记者离开时,又有一辆警车出发了……是基层民警用担当坚守、敬业奉献,绘就了暖心春节中平安幸福的底色。

  哈尔滨乳业设备技术检测员谢璟玙——

  “电话铃声是‘紧修令’”

  本报记者  方  圆

  初七早7点半,31岁的谢璟玙来到生产车间,换上整洁的工作服,开始了12小时的“长白班”。车间内,机器隆隆作响,谢璟玙熟练地走走停停,看、听、摸、闻,一套下来,机器运转如何,他已然心中有数。

  谢璟玙是黑龙江省完达山乳业双城分公司设备技术检测员。“别人看着就是冷冰冰的机器,我看着却很亲切,机器会告诉我它们‘生病’了没有……”

  8点40分,谢璟玙来到包装车间,将耳朵贴在轴承上,把手放在上面感受温度。“转动均匀没异响,说明它在正常运转,如果振动频率不对,我立刻就能分辨。”

  兢兢业业工作10年,谢璟玙有了让旁人羡慕的“特异功能”。“其实没啥,只要多琢磨,谁都能做到。”说到这儿,腼腆的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

  “4.2万平方米,都得走着巡检吗?”记者问。“不走到机器身边,哪能准确检查呀。我每天走步数得18000以上,健康得很,这是多少人羡慕的步数!”谢璟玙笑着说。

  11点半,巡检了一上午的谢璟玙早已满头大汗,来到食堂,他一边扒拉着工作餐,一边和几个同事继续探讨早会上有关“智能化发展”的话题,手机就放在手边最显眼的位置。“电话铃声是‘紧修令’,设备设施24小时正常运行,我就得24小时随时待命;出了问题,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维修。”

  “我们一直都是从严、从精管理,中国乳业实力强起来,让我有很强的成就感。”谢璟玙说,“新的一年我还要加强学习。我想,民族乳业越做越强,也有我的一小份力啊。”

  江西南昌工务段道口工董贵琴夫妇——

  “道口就是我们的家”

  本报记者  孙  超

  左手握着黄旗,右手握着红旗,腰上挂着对讲机,快速走出道口岗亭,先缓缓摇下铁道道口栏杆,再检查道口铺面及线路有没有异物,拿出对讲机说道:“45083次列车司机310道口正常!”听到司机回复后,她站军姿等待着列车通过,像一位士兵接受检阅……

  春节并不休息。南昌工务段道口工董贵琴和丈夫戈爱民负责抚乐线K35公里310道口的安全防护工作,自从19年前接下这个任务,已经度过了6700多个日夜。如今,想到还有150多个日夜就要退休了,他们的内心像打碎了五味瓶……

  起初,夫妻二人也想过要逃出这个无形的“牢笼”。自2000年起,他们吃住都在道口,还要轮岗看着道口,寸步不离。“19年来只离开过一次,那是父亲过世时我们夫妻请了3天假。”想起这唯一一次请假,董贵琴双眼湿润了。19年来,丈夫从没陪伴她离开道口,去逛街、去旅游甚至接送女儿读书;只有你上岗了我下岗,我上岗来你下岗……

  “道口虽然困住了我们的身体,却成就了我们的人生价值。”董贵琴说。

  道口是开放的铁路线,行人车辆都能通行,任何异物都可能影响到正常通行。1月12日14时29分,一辆大货车剐到道口房,货车车头停在道口铺面上,俩人慌忙向相关部门汇报拦停列车,并立即设置防护,同时请交警动员行人一起推车。将车推出道口几分钟后,列车就开了过来……像这样的事情,他们不记得遇到了多少次。

  “道口就是我们的家,把家看好,是我们的责任。”想到这是他们的最后一个春运,董贵琴依依不舍地说,“如果这个道口没拆除,我们会每年回家看看……”

责编:王楠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