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阿里巴巴卖米解决“办学难” 让留守儿童有书可念

2019-01-23 17:56 新华网

  1月15日,陕西子洲县马塔留守儿童学校校长马维帅,拉着自家小米到县城卖。吸引了众多路人购买。

  万万没想到,去县城卖了一次小米,竟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

  一周前,陕西子洲县祥和农贸市场外,马维帅将自家小米摆在车斗里,取名“自强”,5块一斤。这自强,说的是小米,也在说自己。

  马维帅是当地马塔留守儿童学校校长,自费办学28年,让近千名留守的孩子有书可念。

  春节前,阿里巴巴把他的小米放到网上,卖出去的钱能扩建两间校舍,“高兴,但得让孩子们知道,除了感恩,也得学会自力更生。”他解释着自强的含义。

  照片被路人拍下传到网上,引来数百万网友关注,有人把老马自费办学的经历挖出来,说他“教书育人,善莫大焉”,也有人说,卖米能引来如此关注,离不开他头上“马云乡村教师奖”的光环。

  “我没文化,吃了不少亏,不能让村里的孩子再没文化。”66岁的马维帅攥着小米的手满是褶皱、冻得发红,身后几孔窑洞和陕北高坡上的黄土还是旧模样,只是窑洞里最初当做课桌的棺材板和门板,已经换了新。

  一张棺材板做的课桌

  办学28年来,马维帅种了一茬又一茬小米,也送走了一茬又一茬孩子,小米和孩子是他一生的骄傲。

  直到现在,马维帅一天劳作完,也会直直腰,去没人的教室里坐会儿。

  “现在的课桌多好啊,28年前,你都想不到用什么当课桌。”

  28年前,陕西省子洲县周硷镇还没有马塔留守儿童学校,村里唯一的公办学校倒闭了。50多天没开课。马维帅回想那时,心里堵得慌。他和几个人合计着,不能让孩子没书读。

  他把自家的5孔窑洞腾出来当教室,把石头和砖块垒起来当板凳,没有课桌,他就到处卸门板,还是不够,他吭哧吭哧地把山上被人遗忘的棺材板扛回来。

  没告诉孩子们课桌是棺材板,看着他们在上面读书、写字,他笑了,又哭了。

  为请到好老师,节俭的马维帅从来不惜开出高工资。他骑着自行车,翻山越岭走了150多公里路,可请回来的老师一看学校的艰苦环境,待不够1个月就要离开。

  老师们很辛苦,为了让老师留下来,马维帅尽力创造好的环境,哪个老师家有困难,马校长总是第一个到;有老师生病,马校长亲自拉车送医院;老师家里种地,他拉着自家的驴帮忙犁地……

  但学校办得还是异常艰难,5个合伙人相继退出,只剩马维帅一个人。

自费办学28年,马维帅已经培养的数百名孩子。

  一位父亲的临终托付

  现在,马维帅的马塔留守儿童学校一共有332名学生,29位教师。

  十里八村、县城之外的家长们,都把孩子往他这送。一个学期600元学费,包括孩子的吃住,一切应用之物。而很多城市家庭养孩子,一个月何止6000元。

  有志愿者去学校见马维帅,他正抓着铁锹铲煤块,握手前,把手在衣襟处擦了好几遍,“一个农民,别见怪。”老人衣服上的袖口已经开线了。

  他不经常伸出手,儿子马强还记得一次尴尬的“伸手”。办学初期,没钱建校舍,父亲满村借钱。最多时借了60多家,“很多都是有利息的。”

  有一次在一家门口,儿子已经把2000元借给了马维帅,正巧当家的父亲回来,听说马维帅要办学,坚决不借,硬生生把马维帅放在口袋里的2000元给掏了回来。

  从那时起,家里一直是欠债的状态,年三十儿都有人登门讨债。

  马维帅没法特别漂亮地回答“这么多年你借钱办学到底是图啥”这样的问题,总是那句“我没读过书,不能让孩子也没书读。”

  但他回忆起一件事:几年前,一个单亲家庭的父亲得了重病,弥留之时,托人把马维帅叫到床边,手都抬不起了,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娃,又看了看马维帅,“托付给你了。”

  马维帅啥都没说出来,紧紧握着那位父亲的手。

  现在的马塔留守学校里,90%以上是留守儿童和单亲家庭儿童。有志愿者说,马塔学校就像一座灯塔,让人在茫茫黄土高原上能看到光亮。

为了免去附近村镇的孩子翻山上学,马维帅自费修了一座桥,为此向村里60多户人家借了钱。

  一座桥

  子洲是国家吕梁片区扶贫开发重点县,山岭并肩,沟壑相连。

  马塔小学校门口附近真的有一座小桥,约6米宽,10米长。

  桥是马维帅一家人修的,原因很简单,如果没有它,孩子们的上学路要多绕一座山,或多走一条沟。一次一个女娃上学的路上,跌到沟里。

  有村民说,“憨马三,有本事你把桥修起来。”

  马维帅没言语,随后,又开始挨着借钱,然后和老伴、儿子扛土方、石头、水泥,打坝修桥。

  问马维帅到现在还欠着多少钱,他不说,这个就不要问了,我能还上。

  很多村民没有“风凉话”了,桥修好后,桥头多了一副对联:

  过河难出行难上学难难上加难

  修桥难打坝难办学难难又何难

  ——这是村民对马维帅多年的评价。

今年春节前,马维帅的小米登陆阿里巴巴兴农扶贫频道。

  一捧小米

  这些年,困难见缝插针,时不时地扎一下马维帅。

  2016年10月,他骑摩托车去县城买药物和水管,途中跟汽车相撞,受了伤。

  学校事务忙了,身子骨不如当年,地也耕得少了。不过小米还是每年都种。

  “不过只要你喜欢,也不会觉得那是难,是苦。”憨马三笑了。若不是这个憨劲儿,或许也到不了今天。

  去年,马维帅和女儿马君参加了马云的乡村教师公益项目颁奖晚会。马君在台上讲父亲的故事,马维帅在台下红了眼圈儿。

  他更喜欢跟儿女说希望,像是给他们布置任务。

  正常情况下,一个宿舍应该住6个孩子,“但我们学校一间房住14至18个孩子,尿床房现在住了22个孩子。我希望娃的生活条件要改善,我们得一起想办法。”

  28年前那几间窑洞现在还陪着马维帅,还没有退休。

  他们需要资金,迫切的。

  有小米的商家找到他,希望能用“憨马三”作为品牌,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小米不稀奇,但却是我这老农民,唯一能给你们的。”马维帅说。

  不光是马云公益基金会的资助,阿里巴巴农村淘宝也决定帮马维帅开路——“憨马三”进驻农村淘宝兴农扶贫频道,流量上给予最大支持。

  他今年66岁了,人们常说“六六大顺”,儿女们也拿这话安慰父亲。

  他没回应,独自走上了那座小桥。

责编:李文瑶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