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沪江CCtalk CEO陆坚:新时代的IP是人与内容结合体

2017-11-30 13:59: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11月28日,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在上海举办。沪江教育合伙人、CCtalk CEO陆坚受邀出席,与TechNode动点科技副主编杜宇对话,分享在AI+教育的时代背景下,CCtalk平台的技术创新与网师群体的崛起。

  作为沪江旗下的实时互动在线教育平台,CCtalk于2016年催生并定义“网师”群体,为独立的知识传授者、分享者提供完善的在线教育工具和平台能力,为求知者提供丰富的知识内容和一起学习的社群环境。据了解,CCtalk平台上的 “知识网红”、顶尖网师年收入能达到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

  TechCrunch则是美国重量级的创投和科技媒体。目前,TechCrunch国际创新峰会已在中国举办7届,从2013年到2017年上半年,总计参会人数超过50000人,是中国最顶级最国际性的创业盛事。

  

  以下为对话实录:

  杜宇: 沪江做了很多年了,最新的数据有1.6亿的用户,我知道您做了一个新的平台CCtalk。沪江网校和CCtalk两者的定位分别是什么样的?在沪江生态中起什么样的作用?

  陆坚:沪江是中国一个非常老牌的互联网教育企业。在沪江的整个教育生态中,沪江网校和CCtalk是沪江未来发展的两大引擎。

  沪江网校是B2C的模式,会自己开发教学内容,会雇老师,把课程再售卖,直接给学习者,这个模式的可行性也已经被验证。其实大部分今天的在线教育,无论是口语学习类还是课程类都是B2C的模式。

  我们看到,在过去的十年里,在线教育领域开发出来的一系列的工具,比如说上课的音视频的直播等等这些,实际上在沪江的教育生态体系外也能够起到作用,所以去年沪江开拓了一块平台业务,也就是CCtalk。

  CCtalk跟沪江网校的B2C业务一个最大的区别是,作为一个新的平台业务,CCtalk不自己雇老师,也不自己开发内容,而是把平台的功能,也就是这些教学的工具开放给第三方的老师,尤其是独立的老师。

  有一个有趣的比喻,沪江网校像“京东”,CCtalk像“淘宝”。

  杜宇:回到我们今天的主题——-AI,AI在CCtalk里面怎么体现?在社群互动方面能发挥什么作用?

  陆坚:沪江在教育行业耕耘十六载,最大的优势是积累了大量的数据。从最初的语言学习,到最近快速增长的K12中小幼、职业教育,再到文化艺术,现在的CCtalk涵盖了各个品类各个领域。这些海量的有效的数据是非常有价值的。

  现在很多AI教育的产品,可能大家侧重的是在学习者上面的,比如沪江网校的Uni智能课程,就是针对学习者的自适应学习课程。

  而CCtalk的数据主要有两部分,一部分关于学习者,另一部分关于教学者。学习者方面,比如他的学习习惯、学习时长、学习内容等,教学者方面的很有意思,比如老师PPT课件每一页的播放教学时间、上课效率,还有很多互动数据,比如上课的时候老师和学生之间、学生和学生之间的互动数据等等。

  如何利用这些数据?我们刚刚开始利用和挖掘,目前还在一个探索阶段,在学生端怎样提高学习效率,在老师端如何提高教学效率。

  杜宇:这种人群规模大概有多少?

  陆坚:沪江的学习用户有1.6亿。CCtalk从2016年成立到现在,一年时间内积累了3万多独立网师(包括个人网师、中小机构),注册用户1000万,产生的课程超过85万节。

  杜宇: 您认为人工智能助教这样的角色怎么替代老师完成一些其他的工作?这两者您怎么定义?

  陆坚:助教更多的是助手的角色,肯定是不能取代老师的。CCtalk平台的特色是一个社群化的学习环境,每个社群都会有一个机器人智能助教。

  针对每个课程老师都会开一个学习群,有点像微信群、QQ群,即使课程结束后,这个群和群成员都还在,并且还保持活跃。比如新学习者加入、老师布置作业、学习资料分享、讨论答疑等,但老师是无法24小时在线的。那么在这种环境下,机器人智能助教就能起到很大的作用,更多层面是帮助新加入的学习者。比如给他介绍教学理念、最活跃的讨论成员、往期学习资料等等。当然,所谓的智能,在观察别人讨论的时候,这位助教也能够慢慢进化。

  杜宇:您对CCtalk有一个预期吗?有没有一个阶段性的目标?比如说从流量、变现的节点,您希望他最后成长的是什么样的?

  陆坚:在沪江的整个教育生态里,CCtalk的平台型业务是发展最快的,基本上营业额环比每一个季度都是超过150%的速度增长,增速非常快。说实在的,也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我们觉得独立网师是一个非常大的群体,但也没有想到发展这么快。

  最终极的,我希望他能够成为一个“淘宝式”的平台,发挥技术的价值,连接教育产业的供需双方。淘宝连接消费者和商家,而CCtalk连接学习者和老师。对学习者来说,CCtalk提供丰富的学课程内容;对老师来说,则是一个巨大用户的流量平台,老师可以卖课,通过知识分享获取财富。

  杜宇:从整个宏观的局面来看,您觉得人工智能现在布局教育场景,哪一个方向才是好的?比如之前的高考教育机器人。

  陆坚:在不同的应用领域,各个平台擅长的事情不同。但我相信,在未来五年内,人工智能对整体教育市场的影响会非常深远。

  说到高考机器人,其实机器阅卷在美国 2012、2013年的时候就已经比较成熟了,美国SAT和ACT里的标准化考试已经达到了可以机器阅卷,跟人是相等的一个水平。目前在国内,有一个网站叫“批改网”,也在用机器批改作业。也许五年后,我们再回来看身边的变化,其实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变革期。

  杜宇:我们假设一条线,先有三个点,从CCtalk开始,中间是人工智能,最末端是流量,您觉得人工智能在中间需要怎么搭这个桥才能让平台更快地获取流量?

  陆坚: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但必须考虑对应的场景,人工智能要应用到具体场景中才能发挥价值。比如说我刚才讲的CCtalk智能助教这块,对我们的平台非常有用,但对其他家可能不是。CCtalk智能助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影响的一个产品,但不算是解决用户流量的工具。

  杜宇:业界有一个观点,现在传统教育机构从很早前就开始聚拢一些教育资源。对于这类转型或者新初创的科技类教育公司来说,是不是有一些壁垒?怎么做才能弥补这些短板?

  陆坚:做CCtalk一年下来,我有一个很深的感悟,在教育里面,最大的资源其实是老师和内容。

  我们所称的教育的IP,在以前只是教材、教科书,现在我觉得新时代的有价值的IP,除了教材、教科书,更多的是人与内容的结合体,特别是在如今直播技术很成熟的时代。一个有网红气质的老师,在平台上实际上是最受欢迎的。一个优质的IP,确实是非常优秀的能讲好课的老师和内容的结合体。

责编:王楠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