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篡权与镇压:超级高铁公司的超级宫斗

2016-08-16 07:31:00 网易科技报道 分享
参与

Hyperloop One前首席技术官巴姆布劳根

8月15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2014年12月,技术工程师布劳根·巴姆布劳根(Brogan BamBrogan)正在从拉斯维加斯前往加利福尼亚北部的度假之路上,他接到了风险投资家舍文?皮什瓦(Shervin Pishevar)寻求帮助的短信,随后超级高铁公司Hyperloop One成立了,其致力于通过真空胶囊为乘客提供快速交通工具。作为风投机构Sherpa Capital的合伙人,皮什瓦为公司注入了启动资金,而巴姆布劳根则担任公司的首席技术官。皮什瓦的兄弟,阿夫欣?皮什瓦(Afshin Pishevar)从华盛顿开车前来担任公司总顾问。他需要一个地方借宿。巴姆布劳根和他的妻子停下手头的活,整理了他们在Los Feliz的家,并将备用钥匙藏在门前的地垫下面。几天后当他们回到家中,发现阿夫欣?皮什瓦还坐在那里,室内花盆中散满了烟头。

然而二十个月过后,巴姆布劳根和阿夫欣?皮什瓦都离开了Hyperloop One公司。六月份,巴姆布劳根以及其他三位公司前雇员向皮什瓦兄弟以及公司管理层提起诉讼,诉讼对象也包括了公司首席执行官罗伯特·劳埃德(Robert Lloyd)和投资者约瑟夫·朗斯代尔(Joseph Lonsdale)。巴姆布劳根一干人联合指控上述人员“中饱私囊,未将公司利益放在首位。”此外还指控这些人进行了人身攻击以及恐吓。而Hyperloop One公司则提起反诉,称巴姆布劳根一行欲试图创建一个新公司与原公司进行竞争。其中一个争议是围绕前员工阿夫欣?皮什瓦某天早上在巴姆布劳根的办公椅上故意放置了一个“绞刑”绳套。

很多初创公司,包括Facebook以及Twitter等已经成功的企业,都出现过创始人冲突、高管出走以及股权纷争等问题。然而超级高铁Hyperloop One公司的内讧尤为严重。事态发展很快,矛盾也更为突出。这种赤裸裸的法律诉讼,以及耸人听闻的恐吓指控,恰恰玷污了公司研发新型交通的理想主义。

Hyperloop One公司法律代表奥林?斯奈德(Orin Snyder)表示,“巴姆布劳根等人的诉讼是为了掩饰其野心和政变失败。其用意昭然若揭,目的就是为了窃取知识产权,成立一个竞争性的新公司。”而巴姆布劳根等人则对于试图发动公司“政变”表示否认。而前雇员阿夫欣?皮什瓦也通过其律师大卫·汉姆(David Willingham)发声,否认在巴姆布劳根家中留下满地烟头。

目前,公司由思科前总裁劳埃德(Lloyd)负责运营, 目前正在推进将胶囊客舱在管道中运行的运输方式。劳埃德指出,最早明年公司将会迎来腾飞时刻,将能够在真空管道中使客舱悬浮运行。相关测试是为了通过演示说服更多的投资这为公司融资,据悉Hyperloop One研发的每个项目开支都在数十亿美元。

劳埃德表示,“这是一个仅有20个月大的初创企业。”尽管过去几周内发生的事情“非我所愿”,但劳埃德相信这最终将会使公司更加团结,更加强大:“无论是公司的喜讯还是别人的攻击诽谤,都能让我们更加紧密团结。”

“超级高铁”项目的概念最初是由特斯拉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在2013年提出的。其理念是将搭载乘客的悬浮吊舱送入近乎真空的管道中,以高达800英里的时速运行。在这种速度下,从洛杉矶到旧金山只要35分钟。如果相关技术成熟,那么超级高铁或将在几年内实现商业化。

而风险投资家舍文?皮什瓦 (Shervin Pishevar)一向以投资初创企业而闻名。此前其曾投资了初始发展阶段的Uber公司。他一向喜欢借助名流权贵抬升自己,曾和马斯克以及演员肖恩·潘(Sean Penn)一道飞往古巴,为一个美国政治犯获释进行谈判。

舍文?皮什瓦对马斯克提出的这个设想非常感兴趣,希望寻找一个技术合作伙伴。经过多方寻找,他看上了技术工程师巴姆布劳根。在SpaceX公司,巴姆布劳根的员工号是23,是公司的技术中坚,但也喜欢拉帮结派,树敌众多。

皮什瓦向巴姆布劳根提供了公司初始股权的6%,并开始募集资金。他拉来了数据分析公司Palantir Technologies的联合创始人朗斯代尔。巴姆布劳根开始着手起草工程计划。

巴姆布劳根在公司内部打造了一种进取心十足、快速进取的公司文化。他易怒,但也对事业有相当的忠诚度。许多员工甚至将一些印有其头像的钞票图片贴在办公桌上。公司在搬到洛杉矶一座工厂几个月后,巴姆布劳根就宣布了新的扩张。

而舍文?皮什瓦的兄弟,阿夫欣?皮什瓦曾在华盛顿担任律师多年。其代理的一个案件登上了华盛顿杂志2014年人身伤害诉讼的榜单。同年其儿子在一次飞行事故中离世,而Hyperloop为其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开始。

在阿夫欣?皮什瓦找到自己的公寓之后,他和巴姆布劳根之间的冲突矛盾开始凸显。据知情人士透露,巴姆布劳根认为阿夫欣?皮什瓦的法律文书工作进展缓慢。但阿夫欣?皮什瓦认为初创企业有时行事过于匆忙,考虑欠佳,往往合同与公司的最佳利益相冲突,而首席法律官的作用就是避免这种情况。

根据前雇员的描述,Hyperloop One有时就像一所大学,大家加班到很晚,不断进行头脑风暴,不用操心食宿问题。但时间的紧迫和计划的变更往往带来压力,也极易引发口角。此外,还经常有各界名流前来参观,使得员工疲于应付。而公司发言人法雷尔?史克洛夫(Farrell Sklerov)则极力否认这一点,称其并不是常态。

曾有一段时间,巴姆布劳根担任公司的临时首席执行官。去年夏天,董事会聘请了劳埃德于9月份接任首席执行官。与此同时,公司雇员获得了加薪,热情高涨。公司每个雇员都敲打彩罐庆祝,其中装满了印有劳埃德以及公司其他高官头像的钞票图片。

在巴姆布劳根提出的诉讼中,称那时就有关于阿夫欣?皮什瓦的工作“很不专业”的抱怨。有一次,当阿夫欣?皮什瓦得知公司一次内部会议的参会者不包括他时,他开始质问为何没有让其参会,而是让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代替他。巴姆布劳根以及其他人希望劳埃德能够说服阿夫欣?皮什瓦,但这位首席执行官拒绝讨论阿夫欣?皮什瓦的任期问题。而在今年的公司内讧中,阿夫欣?皮什瓦否认其当时的工作不专业。

据熟悉内情的人士透露,起初劳埃德泛泛答应,有人以为这意味着阿夫欣?皮什瓦将离职。但公司法律代表史克洛夫否认劳埃德曾表示要解雇阿夫欣?皮什瓦。

在采访中,劳埃德拒绝老调重弹,但他表示宁愿在与合作伙伴谈判或是雇佣一流员工上来多花精力。他表示,“你应当专注与你能够掌控的事情。”

劳埃德主要工作是推进融资,今年公司再次募得资金8000万美元,公司融资总额超过了1亿美元。然而融资增加带来了另一个新问题:员工股权问题。公司在募得8000万美元之后,巴姆布劳根获得了额外的股权,但大多数员工都没有。而有股权的一些人想要的更多。

同时,劳埃德与巴姆布劳根私下也有矛盾。根据公司的反诉,劳埃德与其至少有五次会面,讨论“负面和破坏性行为”。然而巴姆布劳根坚称,这些会议讨论的都是劳埃德的问题,而不是他自己。

公司反诉声称,甚至有一次巴姆布劳根摔碎了啤酒瓶,巴姆布劳根也承认曾在室外砸瓶子发泄。

今年春末,巴姆布劳根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再次就员工股权以及其他问题与舍文?皮什瓦进行商谈。在内华达州的测试现场,巴姆布劳根相信自己能够掌控舍文?皮什瓦,二人针对员工股权公平性、参观团以及其他问题进行了“强硬对话”,据巴姆布劳根的说法,他们就工作问题达成了一致。

(从左至右)舍文?皮什瓦、罗伯特·劳埃德、巴姆布劳根

在五月中旬进行的实验成功了,Hyperloop One将测试设备在一秒钟内加速到了每小时116英里。在记者的镁光灯下,巴姆布劳根、舍文?皮什瓦以及劳埃德相互拥抱,然而背后关系依旧紧张。回到洛杉矶,一切正在悄然改变。

根据诉讼陈述,五月下旬,一批上层员工决定采取行动。他们私下召开会议,提出需求,包括巴姆布劳根担任董事会工程代表、乔什·吉格尔(Josh Giegel)担任工程总裁,为员工争取更多股权,同时罢免舍文?皮什瓦的董事会主席职务等多项要求。他们打电话要求劳埃德同意他们联名签署的提议,但被劳埃德拒绝了。

而公司则有自己的说法。在反诉中,Hyperloop One称巴姆布劳根、业务发展副总裁克努特·绍尔(Knut Sauer),前助理法律总顾问大卫·彭德格斯特(David Pendergast)以及前财务副总裁威廉·穆赫兰(William Mulholland)一干人等试图接管公司或成立新的竞争公司,甚至抢购了域名“Hyperlooptoo.com”。但巴姆布劳根等人称反诉相关陈述“完全虚构”。但他们补充称,一旦“试图干预”董事会成员,那么对认为他们在“找其他工作”的想法并不感到意外。

虽然劳埃德并没有同意员工的相关诉求,但也有一些东西在困扰他。他表示,“我对这种措辞和野心相当惊讶,我建议通过更好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

公司在反诉中指出,5月31日,董事会成员贾斯汀菲歇尔(Justin Fishner)会见了心怀不满的员工,历时长达七个小时,满足了员工提出的关于改变股权规则等需求。

上图为从Hyperloop One公司监控摄像中截取的照片,可以看到阿夫欣?皮什瓦手里拿着绞索

此后,曾签署联名信的员工都一直在正常上班。直到6月15日,这些员工在Ripley再次聚集,准备再次与公司高管进行会面。这天早上,巴姆布劳根进入办公室,在其椅背上发现了一个类似于绞索的环状绳套。巴姆布劳根认为这是一个威胁恐吓,然而公司坚称这仅仅是一个绳套,认为这是阿夫欣?皮什瓦意指“某人像一个牛仔”。阿夫欣?皮什瓦自己声称将其看做一个绞索就是相当于“把漏洞百出的诉讼强加在一根毫无价值的绳子上。”

通过查阅录像,工作人员发现是阿夫欣?皮什瓦在巴姆布劳根的办公椅上故意放置了绳索。根据反诉,阿夫欣?皮什瓦在与俄罗斯投资商会面之前巴姆布劳根提出了一些意见,阿夫欣?皮什瓦对其表示生气。

而反诉中引用了舍文?皮什瓦关于事发当晚向其兄弟发送信息的描述:“仅仅提供意见和指导。不要表现出任何的情绪化,不要提及任何关于我们本人、公司和家庭的负面消息。谢谢。”

因为放置绳索,公司将其定性为一个“恶作剧”,阿夫欣?皮什瓦随即被解雇。当天下班时,彭德格斯特也被解雇了。第二天,巴姆布劳根、绍尔以及穆赫兰都提出了辞职。几个星期后,巴姆布劳根等人向法院提起诉讼,指控Hyperloop One公司及现有管理层滥用资金、中饱私囊、违背信托义务。几天之内,公司提出反诉,指控其诽谤和恶意中伤。

如今,工程负责人吉格尔在董事会中拥有了一个职位,而员工股权计划也有所改善。吉格尔以及六个签署联名信的员工依旧在正常工作。在近期对公司的访问中,工程师工作有序,有的在设计图纸有的在推算数据,工厂中一些技师在对金属设备进行切割焊接。劳埃德曾目前公司员工170人,预计年底将达到250人左右。

此外,劳埃德还表示,已经开始了新一轮融资谈判,除法国铁路公司SNCF以及工程巨头Arup之外,有希望争取更多的合作伙伴。他指出,“我们有能力获得融资,这是一个相当强大的团队。”

阿夫欣?皮什瓦目前仍在洛杉矶。而巴姆布劳根则表示对超级高铁这一概念充满信心。而他和Hyperloop One之间的诉讼之路,依旧蜿蜒而漫长。(晗冰)

责编:李文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