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科技初创公司估值下滑 大型公司或大肆收购

2016-06-22 14:09:00 腾讯科技 明轩 分享
参与

腾讯科技讯 6月22日消息,据外电报道,作为并购最活跃的科技公司之一,谷歌母公司Alphabet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中却一反常态,几无任何动作。在Alphabet本月8日年度股东大会结束后,该公司企业发展业务负责人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说出了其中的玄机,“你没发现它们的估值太高了吗?”

随着融资环境逐渐遇冷,科技初创公司的估值从去年年底开始出现了大幅的下滑,这不仅迫使初创公司的创始人们和投资者开始谨慎的接受收购要约,也吸引着Alphabet和其他大型科技公司重返并购市场。

多姆德说,“独角兽和十角兽们的估值正在发生变化。这并不是说它们完蛋了,现在进行收购正值良机。”独角兽是指估值达到或是超过10亿美元的科技初创公司,十角兽是指估值达到100亿美元以上的科技公司。

硅谷资深高管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对此持同样的观点。在专注于完成前惠普的分拆重组之后,现任惠普企业首席执行官的惠特曼表示,她已做好了收购的准备,原因是“科技初创公司的估值已经非常合理。”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在今年4月底曾表示,这家iPhone制造商“当然会收购一些规模要比以前收购的大的多的公司。”Salesforce.com首席执行官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称,这一次的并购季“将是我所看到的最密集、最令人兴奋的并购季。”多年来,大型美国科技公司已囤积了巨额的现金储备,他们会经常性的使用现金进行收购,来获取人才和向新业务领域进行扩张。彭博社的统计数据显示,拉塞尔3000指数中的360家科技和通讯公司,目前已持有8720亿美元现金,创出16个季度以来的新高。不过由于近年来来自风险投资公司、对冲基金和共同基金的大批资金推高了初创公司的估值,远超出许多收购方愿意承担的收购价格。

风险投资人马克·苏斯特(Mark Suster)表示,从2013年到2015年,美国风投的投资规模增长了一倍以上,达到630亿美元。这也让初创公司的融资平均估值,从2013年年初的1300万美元,迅速提升至2015年第三季度的6800万美元。市场调研公司CB Insights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初全球仅有13家独角兽,如今已增至150家以上。

“在过去的三至四年中,许多上市公司都选择了观望,关注着硅谷发生的一切以及泡沫的不断出现,”风投公司安德森·霍洛维茨联合创始人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说。“有许多原本应当出现的并购交易最终并没有发生。”

彭博社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迄今为止,Alphabet用于收购的投入不到3亿美元,去年也仅为3.8亿美元。从2011年至2014年,Alphabet的前身谷歌平均每年要动用超过50亿美元进行收购。在2014年斥资200多亿美元收购了WhatsApp和Oculus之后,Facebook的收购对象转向了小规模的初创公司。

Snapchat乘数

投资银行家和企业并购高管表示,Facebook斥资180多亿美元收购当时没有多少营收的WhatsApp,以及在2013年尝试斥资30亿美元收购Snapchat未果,让初创公司的创始人们和支持者在进行潜在的收购交易时,能够狮子大张口寻求获得更高的收购价格。

一些谷歌高管开始开玩笑称,测算独角兽的估值要基于Snapchat乘数,因为市场中没什么认真的方式能够评估那些毫无营收的昂贵的初创公司的估值。一位前谷歌高管称,在这种情况下,一家初创公司的估值可以是两倍的Snapchat,也就是60亿美元;或者是三倍的Snapchat估值。截止目前,Alphabet发言人对此报道未予置评。

随着科技初创公司的估值开始下滑,流向此类公司的资本开始逐渐减少。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有14家初创公司在融资时的估值低于上一轮;2015年第四季度这一数字为16家。不过在此前的两个季度中,这种情况只分别出现过6次和7次。

Jawbone、Foursquare和DoorDash是今年第一季度流血融资的三家知名初创公司。曾经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Gilt Groupe,在今年年初以2.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Bay Co.。曾经估值达到6亿美元的Yodle,在今年2月以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他人。在先前估值达到11亿美元之后,Good Technology在去年9月以4.25亿美元的价格售出。

今年以来,包括富达投资(Fidelity Investments)和T. Rowe Price等共同基金已经下调了部分他们所持的科技初创公司的资产估值。这些公司当中包括了Hootsuite Media、Dropbox、CloudFlare、Cloudera、DocuSign和Zenefits等。

上市和私有化

这并不引发科技巨头们在目前立即抢购初创公司,因为只有待初创公司进行新一轮融资时,他们的估值才能够真正重新设定。这种情况与股市的情况截然不同,因为科技公司在股市中的股价,都可能会因为收购交易而出现大幅的波动。

今年第一季度,LinkedIn的股价几近腰斩,这也吸引了微软在6月13日向这家职业社交网站发起了262亿美元的收购要约。尽管微软的收购价格较LinkedIn当时的股价溢价许多,但仍较该公司52周的最高价低出24%。

曾对LinkedIn、Pinterest、Blue Apron和Yodle等公司进行过投资的风险投资公司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合伙人拜伦·迪特(Byron Deeter)说,“对上市公司而言,估值的调整已经发生。但是对私有公司而言,估值的调整还仅是刚刚开始。”

迪特预计,谷歌、Facebook、阿里巴巴集团、Salesforce、Adobe、IBM和微软都将是“非常激进的”收购方。

现金注入

CB Insights预计,在未来的三个季度中,包括WeWork、BuzzFeed、Domo和Credit Karma在内的超过60%的独角兽需要启动新一轮的融资。

彭博社的数据显示,在上市之后,云存储公司Box在公开市场的市销率约为4.4倍。另外一家云初创公司Dropbox在上一轮融资时的估值为100亿美元,为该公司2014年4亿美元营收的25倍左右。今年年初,参与Dropbox上一轮融资的共同基金T. Rowe Price把Dropbox的估值调降至50亿美元以下。考虑到Dropbox的营收自2014年以来一直在增长,如今这家初创公司的市销率可能已降至5至10倍。虽然已接近Box的市销率,但依然存在着溢价。

因为估值的下滑,也让初创公司的创始人们面临着艰难的抉择:他们必须减少支出,尝试着在成长后以更高的估值进行融资;或者是流血融资;亦或者是考虑接受其他公司的收购要约。迪特说,“几乎没有初创公司在目前拒绝他人的收购要约,这就如同是毒品上瘾的人刚开始接受治疗一样。对一些初创公司而言,最好的选择可能就是接受被收购的命运。”

一家匿名的大型上市公司首席执行官表示,许多风险投资人如今都希望着自己投资的初创公司能够被科技产业的大公司收购。另外一位匿名的科技公司并购业务高管称,近几个月中,他至少同四家初创公司的创始人进行了探索性的会谈。该高管称,在今年以前,由于初创公司的估值太高,他甚至都不考虑与他们进行会谈。(明轩)

责编:陶文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