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网>科技>网络>IT业界>正文 订阅环球时报手机报

日本制造业衰退 昔日平板之湾尼崎市一片萧条

  • http://www.huanqiu.com
  • 2012-04-23 09:55
  • 新闻晚报
  • 我要评论
字号:T|T
尼崎市
尼崎市
松下电器位于尼崎的工厂
松下电器位于尼崎的工厂
一脸落寞的尼崎市工人
一脸落寞的尼崎市工人

  谢桂青 国际周刊专稿

  日本海滨城市尼崎,几年前还因其发达的制造业被称为“平板之湾”,此地聚集了多家生产高端平板电脑显示器的厂家,代表着日本制造业的实力。但现在,尼崎已经变得一片萧条,这也是日本制造业严重衰落的真实写照。最近几个月,尼崎已经有好几家工厂关门或者出售,昔日日本发达的电子产品工业,现在已经被中国、韩国的同行抢走了生意。松下公司在尼崎有三家工厂,3月份已经关掉了两家。夏普公司则为了拯救设在酒井的平板电视工厂,接受了中国台湾商人郭台铭的注资。一直以来,日本都以亚洲经济领航者自居,夏普的这次交易给日本人带来的震动不亚于一次地震

  “亚洲奇迹”消失

  自从上世纪90年代日本受到房地产和股市泡沫的双重打击以来,日本的制造业就不断地萎缩,而且缩量巨大。 “平板之湾”的萧条使许多日本人担心日本的工业经济可能会完蛋。

  制造业萎缩的原因有很多,譬如临近亚洲国家的竞争、日本工人的老龄化以及日元的升值等等。而去年福岛核电站的核泄漏事故,使能源价格攀升,断电事故经常发生,这使日本的官员和商人担心制造业的萎缩会变本加厉。

  经济产业省负责制造业推广的官员田中哲说:“制造业的萎缩以及工作岗位的减少,已经让我们有了危机感。现在我们担心电力供应的不稳定,会使制造业的老板选择在海外设厂。”不断加大的成本,也成为日本制造业难以承受之重。上周索尼公司预测过去一年的亏损达到64亿美元并宣布裁员1万人。而汽车巨人丰田公司,去年也因海啸带来的损失将 “世界最大的汽车公司”这一称号让给了通用公司,丰田公司更担心的是,他们会在未来的电动汽车的竞争中失去优势,而传统型汽车市场又会在价格战中输给韩国品牌。

  制造业的萎缩使日本经济学家们对日本经济的未来非常焦虑。经济学家们分成两派,一派是担心日本去工业化到底能达到什么程度,另一派则想搞清楚放弃制造业是不是真的那么糟糕。

  上世纪80年代开始,日本通过制造轿车和彩色电视机创造了 “亚洲奇迹”,在世界经济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而如今,大多数经济学家都同意日本的确要改变他们的经济模式了,但到底怎么改,一直是大家热议的话题。关西大学的大西雅知教授认为:“找到新的经济模式,是日本迫在眉睫的事情。我们可以向美国学习,走入后工业经济,或者像德国那样,制造业往高端方向发展,但是我们不能像中国那样做批量生产。 ”

  转型势在必行

  日本的制造业在世界上有良好的口碑,而且日本人也为自己的好工艺感到自豪,要舍弃制造业的确是很为难的选择。日本国内的争论已经引起了许多亚洲国家的关注,因为这些国家都在不同程度上走着日本的道路,他们希望能在“前辈”身上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而经济学家们认为日本,乃至其他外向型经济的亚洲国家,最关键是要学会进行技术革新,成为像苹果、谷歌、脸谱以及其他新兴技术公司的供应商。早稻田大学的野口悠纪雄教授认为去年的大地震其实给予了日本一个转型的好机会,像美国那样转向服务型主导的经济。他表示,对制造业的依赖已经给日本造成极大的损害,为了与其他低成本的亚洲国家竞争,日本工厂拼命消减工资压低成本,造成最近20年来日本严重的通缩。“制造业毁掉了日本的经济。 ”野口教授说。

  通缩不仅严重伤害了大企业的利益,那些依赖大企业的下游小工厂也受到沉重打击。东京精工是一家位于东大阪市的小型塑料厂,过去该厂的主要业务就是为任天堂公司生产游戏机外壳,工厂只有27个工人,在90年代中期平均每个工人的月薪高达7000美元,是标准的中产阶级收入。但是10年前开始,任天堂为降低成本转向中国找加工厂,东京精工只能把工人的工资减掉一半。而在2009年,东京精工选择了关门大吉。大垣弘是东京精工的第二代掌门人,现在40岁的他只身在一间小公寓里设计计算机的塑料部件。“我们只看到不断有公司破产,却没有新创的企业出现,日本的制造业似乎不断地在萎缩再萎缩。”他说。

  日本的制造业在战后撑起了日本经济的一片天空,但现在看到的却是像东京精工这样的故事不断地在上演。根据经济产业省的统计,在1996年-2006年十年间,日本的制造业工厂减少了一半,只剩下54万家。上世界70年代,日本制造业的产值占日本整体经济的35%,但在2009年这一数字已经下降至18%。美国目前仍是世界上制造业最发达的国家,但是制造业的产值仅仅占整体经济的9%。

  制造业不可弃

  有的经济学家则认为,担心日本制造业衰落有点过分悲观。福井县立大学的中泽贵央教授认为,制造业工厂的衰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技术的应用,日本制造的商品在质量上与上世纪90年代的一样好。 “制造业空心化只是一个说法而已,实际并非如此。”中泽教授说。中泽教授的观点代表着一部分经济学家的看法,他认为日本制造业已经将一些低端的生产线例如电视机制造、日用品制造转移到亚洲其他国家,生存下来的日本工厂只专注于高质量产品的生产,例如工业机器人或者高端自行车齿轮等等,在这些领域日本仍然占据领先地位。

  松下公司便是向高端转型的典范。松下关掉在尼崎的两家生产等离子显示器的工厂后,将会把这些业务外包给亚洲其他国家,然后日本国内的工厂则集中精力开发生产工厂设备以及电动汽车电池。松下公司发言人桧木宏表示:“我们学到的教训是,不能所有的产品都自己生产,但有些东西的确是只有我们才能做得好。 ”

  实际上,有经济学家认为,产业基础的萎缩已经不可避免,但日本如果学美国那样放弃制造业,将是一个愚蠢的选择。作为一个资源短缺的国家,日本在过去几十年一直依靠出口赚的钱来为他们进口能源和食物买单,贸易顺差也大大缓解了日本政府的财政预算赤字。

  小长启一在上世纪80年代参与了日本产业政策的设计,他认为:“制造业是金融以及其他所有服务行业的基础,美国现在也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这便是美国政府帮助通用公司的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