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禁虐待、颠倒黑白?网秦高层深陷罗生门

2018-09-12 15:26 第一财经

  真假公告

   故事的另一层诡谲之处在于,两个不同名称、实则是一家公司的官方公号,各执一词。

   2018年5月16日,网上流传的一份网秦公告称,史文勇涉及未经董事会批准,私自操控徐英和出纳刘颖丽等,使用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作为其个人购买飞流22%股权的50%预付款。同时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董事、COO等所有职务。由郭凌云担任董事长。

   此外,许泽民因参与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事宜,并且向董事会隐瞒此重大事宜,免除其董事,CEO职务。由网秦创始人林宇,接任CEO,并担任Co-Chairman (联席董事长)。

   随后,凌动智行官方称,有媒体发布凌动智行(前网秦)不实消息,该消息称原创始人林宇回归网秦及网秦(凌动智行)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据悉,网秦前创始人林宇已于2014年12月11日因个人原因离任,目前公司董事会管理层均未有任何调整。关于不实消息对公司品牌、声誉及正常运营造成的影响,公司将保留法律追诉的权力。

   2018年9月11日,凌动智行通告其独立调查结果摘要,该独立调查由其董事会独立特别委员会主导并由其独立法律顾问Loeb&Loeb LLP执行,主要负责处理有关因一项调查而引起的关于公司内部监管问题的指控。此次调查涉及林宇辞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及董事会决定由史文勇接替林宇担任董事长。

   调查结果显示,RPL的唯一股东是一项史文勇及林宇作为其主要受益人的信托。林宇曾为RPL唯一董事,直到2016年发函宣布辞职,此后其职务被史文勇取代。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林宇辞去上述职务的辞职信是未经其本人授权或批准的。

   对于独立调查顾问Loeb&Loeb LLP,林宇称,一方面是由史文勇请来的,会对调查结果进行一定的剪辑;另一方面,林宇笑出声,“他请来的调查顾问都发布对他不利的调查结果。”

   Loeb&Loeb调查认为,公司的一名雇员拥有林宇签名印章的保管权,她曾用这此在RPL董事辞职信上“盖章”。 Loeb&Loeb进一步发现,在史文勇的指示下该员工“很有可能”这样做。 林宇曾为RPL唯一董事,直到2016年发函宣布辞职,此后其职务被史文勇取代。

   同时,林宇语气很无奈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其实网秦与凌动智行就是一家公司,只不过在 2018年1月22日,史文勇故技重施,未经我允许,将公司名称由‘网秦移动有限公司’更名为‘凌动智行有限公司’,并将其股票代码从‘NQ’更改为‘LKM’。”

   彼时担任凌动智行董事长的史文勇表示:“网秦创建于智能手机时代,凌动智行将定位于未来的智能汽车革命的浪潮中。未来移动计算平台的基础设施是智能汽车,出行即服务(MAAS)模式将为乘客打造了可移动的私人空间,让用户享受出行好时光。”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12月10日,网秦突然宣布董事长兼联席CEO林宇卸任,晋升公司总裁徐泽民为联席CEO,并加盟董事会。此外任命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与代理CFO史文勇承担董事长一职。网秦官方当时强调称,林宇卸任与公司无关,系个人原因。

   对此,林宇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如今挂靠在史文勇、许泽民名下的公司,几乎均系盗用其签名进行的法定代表人更替。对于这一操作的可行性,林宇称,因为董事董秘即史文勇妻子的姐姐,该人直接盗用林宇签名章,伪造其签名,并递送给工商局,未经真实性审核。

深陷罗生门

深陷罗生门

   如今林宇方与史文勇方各执一词。

   第一财经记者据此案向京师律所创始人封跃平律师求证,他表示,从目前各方执词情况来看,首先,林宇因持有立案告知书,具备一定可信性。告知书显示,“你报被非法拘禁案一案,我局认为本案符合立案条件,先已立案侦查,特此告知。”

   封跃平表示,如此广泛传播的情况下,对方一般不会贸然伪造立案书,否则一方面公安会进行辟谣,一方面将面临伪造国家公文的刑事责任。但同时他补充称,如今公安立案要求降低,立案并不保证事情的百分百真实,要看证据系由公安主动调查获得还是报案人自己提供,前者真实性更大,后者会打一定折扣。但从立案成立这个角度看,报案人遭遇拘谨及虐待的可能性较大。

   第一财经记者持该立案告知书至负责受理刑事案件的北京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侦支队求证时,值班人员在听到“立案告知书”几个字后即问道:“是说林宇那案子吗?”但并未对案情进行更多回应。

   至于林宇于2017年年底被北京警方解救、于2018年8月才立案这个时间差问题,封跃平表示,时间跨度确实拖得有点儿久,但也不能说不合理,因为警方可能较长时间处在证据获取的侦查阶段。

   史文勇在11日接受采访时表示,2015年,林宇的互联网游艇项目遭遇危机,甚至连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林宇的家人找到史文勇,希望史文勇能够帮忙,史文勇则以个人名义借给了林宇500万。

   针对于此,第一财经记者向林宇求证,林解释称,2013年底2014年初,网秦市值达到一定峰值,他通过质押网秦0.7%A类股的形式换取约700万美金;2015年1月,史文勇以“共同投资项目”的名义从林宇处借走这700万。因此,林宇表示,史文勇所谓的“借出500万人民币”实际还了不到10%的钱。至于共享游艇项目,林宇表示确实存在,是他与江南春以及两家基金合作成立。在答复“具体哪两家基金”这个问题时,林宇表示需要向对方征求下公开的许可。

   至于股权问题,史文勇称,一方面网秦引入新战略投资方,另一方面,如今RPL最大股东是林宇太太郭凌云,共持有52%,剩下的股份大部分落在他与周旭身上,“我们三个是一致行动人”。

   对此,林宇反驳称,目前他与太太作为家庭共同体,共担52%股份,至于原因,林宇称是出于家庭考虑,将财产划到太太名下。第一财经记者据此向封跃平律师求证,后者称,夫妻之间如果一方持有较多股份,一方虽没有股份但一直作为创始人身份存在,很大可能就是股份代持关系——即一方为名义股东,一方为隐名股东。至于这样操作的原因,封跃平称,有几种考虑——一是基于家庭原因,双方约定将财产置于妻子名下;二是用作个人风险规避;第三,针对于隐名股东当时已处于风险之中,为了控制家庭资金风险而行此操作。

   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发稿,林宇发来信息称“我明天都会去公司上班”,同时强调称,公司门口的保安问题已通过警方解决。

责编:陶文冬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