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扎堆直播 直播会成为音乐宣发的新常态吗?

2017-11-03 15:30:00 飞象网 分享
参与

  “没想到现在通过直播能与花花连麦聊天,听他给我唱歌,这比跟他打电话更刺激,很多粉丝都在直播间听着,一定很羡慕我,”网友“晨惠2017”在听完华晨宇的直播后这样说道。

  与粉丝连麦聊天、提前爆料火星演唱会的内容、宣布即将发布新单曲、谈及自己最近的生活状态,这是华晨宇9月16日直播的简单总结,1182万的在线观看人次、直播结束24小时后,直播播放量达到1400万人次,亮眼的直播数据也证明了华晨宇的高人气。

  华晨宇的直播实际上只是明星直播的一个缩影,随着越来越多的明星扎堆进入直播领域,当今娱乐圈放佛进入了“直播时代”,不管是吴刚、王劲松等老戏骨,还是李易峰、华晨宇、黄子韬等当红小鲜肉都成为了直播的常客。这其实是趋势使然,直播作为新兴的娱乐社交工具,凭借着高度的互动性、实时性以及话题性,正逐渐成为年轻一代的娱乐新宠,而明星通过直播既能吸粉固粉,又能营销事件,理所当然成为了如今明星娱乐宣发的标配工具。

  目前来看,明星通过直播进行娱乐宣发主要分为影视剧、音乐作品两个层面,也分别对应了影视、音乐宣发两种形式。相比于明星直播进行影视宣发,关于音乐宣发形式的分析还偏少,所以接下来的文章,我们综合了目前的主流直播平台,先分析当下明星通过直播进行音乐宣发有哪些主流玩法。

  1 、明星与粉丝直接深度互动 唱歌、卖专辑两不误

  从目前的明星直播实例来看,大概可以把明星直播分为两种方式,一是有主持人,由主持人进行采访,并为直播进行串场;二是由明星自己手持,直接进行互动,并自己为个人新专辑、单曲进行宣传,第二种是目前最常见的明星宣发方式,粉丝也更喜欢这种方式,可以只和自己的偶像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互动,享受“二人世界”。

  张艺兴在酷狗直播开启自己新专辑《SHEEP》的直播首秀;魏晨在一直播 分享制作《旅程》这张专辑的过程;华晨宇在红豆Live直播与粉丝连麦互动,提前爆料即将到来的演唱会以及新单曲的内容;光良通过“慢直播“的方式为新专辑《九种使用孤独的正确方式》进行宣传,通过六次直播为歌迷提供线索,吊足粉丝胃口,引发网友对新专辑的猜测。

  值得一提的事,在这些直播平台中,微博旗下的红豆Live显得很特殊,因为这是一款关闭了摄像头的语音直播,产品主打以二次元、明星娱乐互动直播,红豆Live的优势在于通过打造直播的强互动感来锁定明星与受众,独特的连麦、多人连麦、付费问答玩法增强了互动效果,明星能够随时随地非常放松的在平台与粉丝互动。在关闭摄像头后,有效降低了明星与粉丝互动的门槛与成本,明星可以不用化妆,也可以不用拘谨的坐着,完全可以躺着、趴着与粉丝聊天,让整场直播变得非常放松,直播效果也会更佳。

  同时红豆Live在直播流量方面也很有保障,微博客户端内增加了红豆Live直播的入口,粉丝可以通过微博直接观看红豆Live的直播,在带来高流量的同时也实现了微博用户的高效导入;你也会经常在微博开屏、热搜话题、客户端banner栏等资源位看到红豆Live的直播,这也是为什么华晨宇在红豆Live直播能有这么高的人气。

  在产品特殊形态与高流量的加持下,郑爽、欧阳娜娜、许魏洲、王博文、冯建宇、刑昭林、侯明昊等流量小花、小鲜肉都会经常在红豆Live直播,不论是单纯与粉丝交流,或是宣传新作品,红豆Live都是他们的首选,对于很多喜欢与粉丝互动、注重吸粉、固粉的明星而言语音直播可以说是一种很贴合的宣发方式。

  在直播间卖商品可不是只有淘宝网红会,明星们也深谙此道。前有Angelababy直播卖美宝莲的口红,短短2小时就卖出10000支口红,引起广泛关注,而现在歌手直播卖专辑,效果同样惊人。例如歌手蒋雪儿曾携新歌《不是你的唯一》在酷狗直播开唱,除了唱歌聊天外,蒋雪儿还开启了在直播卖数字专辑,粉丝可直接在直播页面购买,人气、知名度不及二线歌手的蒋雪儿却在两小时内在线卖出专辑两万张。无独有偶,今年2月好妹妹乐队在某音乐平台直播时,通过直播进行营销,呼吁粉丝购买新专辑,两天内,专辑销量就突破了5万,这说明在明星的呼吁下,粉丝对于爱豆的音乐作品是买账的。

图:蒋雪儿直播卖专辑

  2 、直播新歌创作过程 让粉丝更懂自己的音乐

  走在营销前沿的好妹妹乐队对直播音乐宣发也是玩的得心应手,早在今年2月,好妹妹乐队在乌镇办了一个封闭的创作营,联合了八大直播平台直播起了第六张专辑《实名制》的创作,每天都会直播两小时的创作过程,并在直播中时不时的与粉丝互动交流,让粉丝共同见证新专辑的诞生。

  依托互联网直播这种年轻用户喜闻乐见的社交方式,好妹妹将独立音乐专辑制作从音乐人封闭创作,转向开放互动,从制作完成后的单向聆听,转向制作过程的双向互动,探索出了“直播音乐作品创作”这种音乐宣发的新玩法,值得很多音乐人去学习。

图:好妹妹乐队

  3 、音乐深度访谈 让直播回归音乐本身

  在直播尚未流行时,歌手进行音乐宣发的传统方式包含了媒体访谈、电台访谈,歌曲打榜、线下签售会,电台访谈更是很多歌手非常重视的渠道,首先电台的受众较广,其次通过与电台专业的主持人聊音乐,能让自己音乐作品想要传递的内涵与创作历程分享出去。

  而在直播的时代,这种音乐访谈的形式也延续到了直播平台,斗鱼、一直播、红豆Live等直播平台都制作了PGC的音乐访谈节目,例如红豆Live推出的“大动静工作室”、“红豆音乐现场”等多个音乐访谈栏目。

  红豆Live联合动静科技推出名为“大动静工作室”的直播访谈栏目,邀请到了香港著名电台DJ陈海琪担任主持人,凭借陈海琪在港台音乐圈的人脉,节目邀请到了像林宥嘉、任贤齐、薛凯琪、许志安、侧面、草蜢乐队等知名音乐人,在直播中,主持人几乎不会问到恋情、绯闻等与音乐无关的内容,而是畅谈自己的音乐作品,对音乐道路的理解,例如侧田在直播中直言自己想做一名歌手,而非艺人,林宥嘉则在直播中回忆了自己10年音乐路上的点点滴滴。

  而红豆Live推出的另一档节目“红豆音乐现场”则似乎更深度一些,曾任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中国好歌曲等多档节目评委及点评嘉宾的知名乐评人邓柯担当栏目主持,每期邀请一位歌手做客节目,专业聊音乐,许魏洲、李炜、王梵瑞等都曾参与节目,与陈海琪不同的是,邓柯作为资深的乐评人,更懂音乐,在直播中会对音乐带来更深度的视角与评价,他会指出音乐作品亮点与不足,并建议如何去做的更好,让直播真正回归音乐本身。

  例如邓柯在首期节目与许魏洲聊第一张专辑《光》时,他是这么说的:我看了你之前的履历和作品,真的就是火的太快的烦恼,很多事情为了顾及进度牺牲了完成度,真诚建议很多事情可以稍微再平衡些,你真的是太快了,夯实些基础。我也非常希望你能把自己的音乐做的再多元一些,像第一张专辑里《光》这首歌的风格真的很适合你,但慢悠悠的流行歌,我觉得新专辑里收两三首就够了,还是多一些风格多元化的唱跳吧。

图:许魏洲与邓柯在直播聊音乐

  明星单人的直播相对来说更具娱乐效果,与粉丝深度的互动在宣传音乐作品的同时又能吸粉、固粉,而对于直播音乐访谈节目而言更多的是在关注并传递歌手与音乐作品本身的内涵与能量,对于明星而言这两种宣发方式都可以尝试,让更多人看到歌手本身的内涵与才华。

  4 、音乐直播综艺尚未成熟 未来或是趋势

  在用户对秀场直播产生视觉疲劳后,近期不断涌现的直播综艺正是直播平台寻求内容化发展的表现,也同时给综艺节目提供了一些新思路。

  相比于传统的电视综艺、网络综艺,直播平台的交互性和压缩时空的能力是无可替代的。观众和节目嘉宾的互动性更深,观众实时的弹幕吐槽无形之中也增加了观众参与度与节目内容的趣味性。

  目前做的比较成功的直播综艺节目有王思聪的熊猫直播打造的综艺真人秀《Hello!女神》,以直播养成的形式,将普通女孩打造成明日之星,此外还有像《饭局的诱惑》、《超神偶像》、《明日之子》等直播综艺节目,这些直播综艺节目的题材都主要集中在游戏、娱乐选秀等,而纯粹的聚焦明星音乐的直播综艺节目还相对较少。

  经过查找与分析我们发现虎牙直播的《小白音乐派》、集结了七大直播平台的《音乐竞技场》、全民直播的《尖叫歌王》等,这些音乐类的直播综艺节目的嘉宾主要以网红为主,而主打明星音乐的直播综艺除了《酷狗星月坊》外,似乎寥寥无几,酷狗直播在直播音乐综艺方面一直走在了行业前面,得益于酷狗音乐、QQ音乐两座靠山,酷狗直播通过直播+音乐的矩阵为歌手进行包装与宣传,并给予直播成长基金的支持,帮助一些直播音乐人成功转型为主流歌手。

图:酷狗直播推出的音乐直播微综艺《酷狗星乐坊》

  总的来说,虽说现在直播综艺还未成熟,并且多是网红、选秀的天下,但随着直播平台的不断演变与升级,未来明星+音乐或许也会成为直播综艺的新趋势,其广阔的前景和市场仍旧值得期待。

  而明星的音乐宣发经历了报刊时代、电台时代、电视时代、微博时代,接下来说不定就是直播时代,明星现在整天忙着发微博、发自拍,将来说不定每天都会抽出几十分钟开直播,分享自己拍摄新戏、创作音乐作品的过程,直播也有望成为明星娱乐宣发的新常态。

责编:李文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