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供应商的讨债路:吃着盒饭、轮班倒

2018-12-20 09:19 虎嗅APP

  昨天,在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楼下,退ofo押金的队伍排到了街角;今天,望京北路中国数码港大厦门口,另外一群人守在门口要钱,他们是被锤子科技拖欠款项的供应商。这已经不是锤子第一次被供应商上门围堵了。据报道,在上个月13日,以及本月5日,供应商们都曾聚集在这里,高举“锤子科技还我血汗钱”的横幅标语,向锤子科技讨要欠款。

  2018年12月19日,讨债队伍再次聚集到了北京数码港大厦。此次上门讨债的,是一家天津的供应商——华维诺电子有限公司。

  官方资料显示,华维诺成立于2009年,主营业务为“通讯、电脑、汽车及家电等不同领域所需求的MIM产品、转轴产品、小五金装饰件、模切听筒网及石墨类产品。”

  讨债队伍带头的是李强,天津华维诺的一名车间经理。据他介绍,这次来的大概有40~50人左右,相对的,整个工厂有100余人。

  这也是华维诺第二次大规模的来到数码港门口讨债。上一次,他们一早集体乘坐大巴从天津出发,10点到达数码港大门,在这里守了一天,直到晚上8点才离开。横幅与标语,出于维稳的考量,在中午就被有关部门收缴。

  今天,讨债队伍“低调”了一些,没有横幅,而是换成了在衣服背面贴字,不过依然很快就被收走了。

图片来源见水印

  李强说,今天他们来得更早,早上6点种,就从天津集体乘大巴来到这里。由于要在门口等候一整天,讨债队伍带了充足的干粮与水,另外,还需要在门口吃两顿盒饭。

  “一盒25,还是没通过外卖软件,直接和饭店谈的价格。”李强说。

  讨债队伍表示,锤子科技拖欠华维诺供应款已经有9个月,共涉及款项2000余万,工厂已经有半年发不出工资,生产也陆陆续续停掉了。而今天,还有另外两家供应商也来到了这里,李强说,另外一家同行也被拖欠了1000多万。

  上午10点左右,公司的一名股东作为代表,进入了办公楼内与锤子相关负责人员进行沟通,但之后再也没出来,偶尔会用微信与大部队沟通进展。但李强说进展并不顺利,上次,双方也在办公楼内沟通了近一天的时间,但并没有就欠款问题达成一致。

  李强表示公司也曾采取过法律手段,但还没有看到效果。

  北京最近气温回升,今天最高温度有10�,算不上寒冷,但随着天色逐渐变暗,气温也逐渐降低,讨债队伍也开启了“倒班制”,分批回到大巴上取暖休息。

  到下午6点左右,那名进去协商的股东,发出消息说会在一个小时之内协商完成给出结果,“有希望见到罗永浩”,李强转述说。

  但一个小时过去了,一切都和之前一样。

  眼见股东进去半天也没什么进展,李强从大巴里拿出了帐篷,要带领队伍在大厦门口扎营过夜。大厦的物业管理人员也颇为无奈,只能劝他们明天再来,从长计议,在门口过夜之类的举动,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7点20分左右,队伍陆续回到了大巴车,准备开回天津。

  “明天还来吗?”我问。

  “应该不来了,耗不起,我们也有别的事情。”李强说。

  数码港大厦位于望京北路,距离此前锤子位于北京的总部——绿地中心并不算远。现场的一名锤子员工介绍,目前大概有100多人在这里办公,锤子科技租下了四楼整层。

  至于此前流传的拖欠工资问题,这名员工也承认公司确实没能发出工资。“我也找不掉领导在哪儿。”他说,“以前我们(员工)是绝对不能对媒体说什么的,现在这样了,也没人管了。”

  锤子如今的财务状况并不乐观,负面传言四起,而锤子科技和罗永浩的官博,也有月余没有进行过相应回复,只是在例行转发行李箱等产品的促销信息。

  如今困局唯一的解法,似乎就只剩拿到下一轮大额融资这一条路。而据《第一财经》报道,锤子为寻求融资开始接触百度、阿里、华为等公司,但至今未果。从供应商透露的数字来看,锤子挖的坑实在是太大,能否找到接盘对象还未可知。

  锤子手机几成过去时,如果锤子这家公司得以延续,也会转向生活、文创用品方面。但在此之前,锤子要先把坑填上,供应商们,依然在等着拿钱过年。

  应采访者要求,李强为化名

  文/我不叫塞尔达

责编:陶文冬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