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VR直播王菲演唱会的数字王国 又“复活”了邓丽君

2017-04-13 14:30:00 环球网 张之颖 分享
参与

  【环球网科技综合报道 记者 张之颖】你一定看过《阿凡达》、《泰坦尼克号》和《变形金刚》,这些电影特效的精采桥段深植人心。而电影的背后,这个盛名享誉美国好莱坞的特效制作团队 “数字王国(Digital Domain)”近年在中国市场展开许多动作,包括:“王菲幻乐一场”演唱会、康熙来了最后一集经典VR版,并在周杰伦演唱会时,以虚拟现实技术复活了邓丽君,两人展开跨时空的情歌对唱。而最近一次,则是随着母亲节到来,五月即将上映的《今日君再来:虚拟现实邓丽君音乐奇幻SHOW》,该剧以前沿科技结合音乐、歌舞、声光效果的艺术呈现于世,邓丽君的家属也将亲自出席。

  最有趣的是,这家充满名人光环与话题性十足的公司:左有HTC前CEO周永明出任该公司主席,右有谢霆锋作为中华区主席,而拉拢两方的数字王国CEO则是年仅32岁的谢安。

好莱坞特效团队数字王国CEO谢安。  

  虽然VR的前景众说纷纭,但拥有好莱坞强大电影娱乐产业资源的积累作为基础,数字王国走向这条路比任何人都更有优势。日前,环球网科技采访了硅谷创业导师史蒂夫霍夫曼(Steve Hoffman),他认为,目前VR产业发展是挑产业的,它现在的形式还不适用于所有产业,目前像娱乐产业会是比较合适的领域。  

  站在一条更有优势的道路上,深耕于文创产业多年的郭台铭之子郭守正,也于上周和谢安一同发布长期战略合作。谢安表示,两人的结识是一拍即合,因为年纪相仿,理念吻合,他们对创业有极大的理想,想干别人没做过的事。

  数字王国从电影产业跨界VR产业,路在何方?究竟VR与虚拟现实技术,在娱乐产业的应用如何?VR内容能有哪些商业模式?市场前景如何?数字王国又怎么解释目前的财报亏损?环球网科技在台湾采访了数字王国CEO谢安,聊聊身处科技前沿的VR内容产业目前在市场的发展态势。

  环球网科技:去年VR技术在哪方面更成熟?在商业变现上哪条路会更容易?

  谢安:从历史上来看,虚拟现实的历史有20多年,最早起源于样板图,头要伸进一个很奇怪的箱子里,VR很早就有这个概念。

  而虚拟现实的技术是在2008年,由我们公司第一个提出来,“班杰明的奇幻之旅”成为"处女作"。当时我们的梦想是把人类的脸模拟重构。从一开始怎么变老、怎么变年轻,到后来发现我们可以完全取代演员的时候,就开始全情投入这项事业。并且我们在过去8年多颇有小成。

  5月6日全球网友可以体验《今日君再来:虚拟现实邓丽君音乐奇幻SHOW》。虚拟现实是利用全息投影技术在你面前体现人或物,它跟VR完全不一样,因为VR还要隔着头戴式装置。

  我非常相信VR的用途绝对比虚拟现实更广泛,但我觉得虚拟现实是非常令人震撼的,像我们的顾问伟忠哥(台湾知名资深电视制作人王伟忠),他最常提到如果我们的技术跟过世的家人结合在一起,就可以重现往事,不仅把过去经典人物复活,也可以是已经逝去的家人。

     

  谢安与郭守正合作的音乐奇幻剧在台湾举办记者会,中间为邓丽君的哥哥邓长富。  

  环球网科技:所以说像VR演唱会,是未来数字王国的一个突破口,这一块市场您对它的预期是多少呢?

  谢安:现在的市场都是两个发展方向,其实可以区分得更好一点。 一是你可以去做CG特效,运用大量的特效,比如说世界毁灭、回到恐龙时代,或者像我们现在做的影片《美猴王》,进到西游记的世界里,这种叫CG content。

  另一方面是视频直播。坦白讲,你要问我个人的话,对虚拟现实而言,最好是体验一些没有人体验过的东西。像刚才提到穿越时空回到过去,这种东西是大家没有经历过的,会让大家更有欲望去体验。视频直播不一样的地方在于VR产业还没有完完全全成熟。

  为什么呢?如果做直播,无非是体育赛事、演唱会、或网红的直播。这种直播具有巨大的经济价值。我们要做的不是因为它眼前的经济效益,而是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的创造上。怎么样在现有的技术之上加一点创意进来?比如像王菲的演唱会。

  我很感激的一件事情是王菲演唱会是目前公认,不敢说全世界,起码在大中华区是第一个敢去收费,收得还不便宜,然后还真的做出了利润。

  王菲的演唱会我们不仅仅做直播,我们还为演唱会加入新的呈现方式,听王菲唱的时候你会进入MV的世界,有一幕忽然间变成了沙漠,另一幕则是流星划过天际,接着在一片星光下听她唱歌。我觉得这是把数字王国CG 特效融合VR最好的尝试。

  环球网科技:你的虚拟现实这个技术怎么获利?现在看起来你只有10场演出,门票甚至要跟合作方分享,你的虚拟现实未来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样的?

  谢安:我跟你讲一下,你这样思考一件事,现在虚拟现实的技术随着我们技术的成熟,成本不像大家想像得那么高,可以压下来做到越来越低,这是第一点。

  第二件事情,当你做完邓丽君的音乐奇幻剧,从商业模式角度怎么开发?你可以去办演唱会,或办什么别的东西。这次我们尝试音乐奇幻剧,希望它会成为固定的商业模式。当它在一个接一个的地方播出的时候,你的成本已经去除了,因为它已经做完了,所以当你每播映一次,按一个play,一场就过去,下一场按一个play就过去。所以从经济效益来看,它会成为固定收益的一种商业模式。而最重要的事情是你怎么做一个很棒的市场品牌,加上你怎么样分销它、复制它,你复制得越多,收益就会越高。

  环球网科技: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你的财报处于亏损的状态?它还在前期的投资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烧钱?

  谢安:答案你刚才已经讲了,我觉得作为一个创业公司,大家会看到你的投资与市场前景。

  我们公司在过去这两年,对于VR以及新技术的投入在网上都可以看到。我们投入了将近1亿8千万美金,如果纯粹只是想要把公司做得好看,之前已经证明我们做过。当初我在接手数字王国CEO的时候确实很快进行了止损,把公司做到收支平衡,这其实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最困难的一件事情是,你想要把公司转型做没有人做到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我跟Jeff(郭守正)两人聊得比较开。我们做的事情,不是去复制别人做的东西,不是尾随在别人背后做一个什么样的事业,而是在创造全新的事业。当你创造全新的事业,必须要做很大的投入。

  如果要看财报,我们财报确实有些亏损,但我要看的是一个公司的细节是不会骗人的,它代表的是股民们,包括市场怎么去看的。你看看我们的市值,从去年你们访问我的时候市值是50亿港币,到今天我们是100亿港币。而我们财报出来之后,股价没有跌还涨一点点。这代表什么?代表市场对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是有很高的期望。

  我要做的事情不是看财报,我要做的事情是如何在大家这么多期望的情况之下集大家的气,真正把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做起来,这一点我很需要大家用正面的方式来看。

  环球网科技:王菲演唱会之后,市场的反馈是什么?会有更多人找到你们做这一块吗?

  谢安:我觉得我们运气很好,因为我们大中华区主席谢霆锋的关系和渠道,所以邀请到王菲,做一个这么好的商业模式。我还记得第一次跟王菲说这是什么概念的时候她很兴奋,因为这是全新的领域。自从王菲演唱会成功之后,在过去四个月,我们接到非常多的大牌歌手表示希望能够谈合作。

  环球网科技:虚拟现实在版权方面存在哪些困难吗?

  谢安:有啊。数字王国在做虚拟现实之前,世界上还没有什么叫“虚拟肖像权”的东西。我们为了它,还专门创造出“虚拟肖像权”,它在法律上还是一个非常灰色的地带。我们在美国做虚拟现实时,每一次都要跟演员签定五六本字典厚的合约,因为它的法律范围太广。以往的肖像权,只是不能使用照片,当我有你的虚拟肖像权后可以让你去说任何你没有说过的话,做你没做过的事情时,它在法律和伦理道德上的考量是很大的。

 

谢安透露,以虚拟现实复活名人,最困难的部分是眼神和神韵。

  环球网科技:单独去签每一项是吗?美国和中国,哪一方法律规定更细一些?

  谢安:虚拟现实在法律上是非常灰色的地带,因为我们对于信誉非常在乎,所以我们就会选择做比如像邓丽君,而我们一定是和家属邓长富先生合作。

  记得我最早做虚拟现实的时候,很多法律学者说,你去做一个虚拟现实,是没有任何肖像权问题的,因为那不是拿以前的照片来做,在法律上称之为公有领域的概念。为什么好莱坞电影拍林肯?因为你不可能跟林肯的后代要版权。公有领域在法律上是存在的,所以很多学者会觉得当虚拟现实没有肖像权的时候,就不会有虚拟肖像权的问题。

  数字王国非常在乎声誉,所以我们跟任何人合作或做任何的虚拟现实一定会跟他的家属合作。

  美国法律非常细,可是美国的虚拟现实使用上非常狭隘。我们做过很多研究调查,发现美国在文化上,认为经典应让它留在心中,对于复活经典明星的兴趣停留在一首歌的耐心聆听。早年大家都喜欢把电影大片定格看看你到底是不是使用替身。现在都没有这个问题,好莱坞大量的电影演员遇到不想亲自拍摄的情形会让我们做虚拟现实来当替身。

  采访后记:

  谢安是一个相当谦和的CEO,平易近人,没有什么架子,带着感性的思路,喜欢说故事。据之前媒体报道,数字王国过去多是好莱坞顶尖制作人作为领导层与一线员工距离遥远,这反而让善于沟通的谢安获得多数美国员工的信任。

  数字王国在大中华区一直有创新的尝试,这次将虚拟现实科技结合音乐与视觉设计,将科技与流行文化融合,为艺术带来新的可能性。郭守正自己也说,这次的奇幻剧,他“有信心一定会 ‘哇’!”。

  身为富士康郭台铭之子的郭守正,在中国台湾颇有名气。郭守正表示,数字王国最大的竞争优势是执行的速度和力度。他认为,依照这样的执行速度,以将来的量体而言,成本会一直下降,未来的重点是创造这样的价值链。

  关于价值链,郭守正提到,拍摄一部电影从前需要百人、甚至千人,但如果把数字王国拥有丰富的素材全部做好,将来或许只需要一个会说故事的人在数字王国的空间里就可以把故事做出来。而这才是数字王国和三创想要累积的东西。 郭守正认为,尽管数字王国在这块领域已经拥有二十年的经验,但他和谢安聊起来很契合,因为谢安也是用创业的态度看待这件事。

  新媒体的时代蕴藏了新媒介、新平台、新科技的各种可能性。未来表达故事的方式更加丰富多元,每个人都是作者,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机会。笔者期待娱乐产业、故事产业、创意产业百花齐放的一天。

责编:陈健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